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剧 >

律政强人分集剧情介绍(1

发布时间:18-01-18 阅读:510

律政强人第1集剧情介绍

谨昌拒停车厂上巿计划

播出日期: 2016.09.19 (一)

柏迪车厂决定提升上市集资规模。本港最大华资律师行Donald & Co.的执行合伙人刘谨昌,带领众多下属为此工作至深夜,忙个不停。谨昌又秘密约见四位包销商,要求他们协助让车厂成功上市。谨昌承认以车厂现在的实力,未必能满足股东的回报要求,但他豪言失去了的收入,将会很快赚回。

四名股东对谨昌的说话非常怀疑。未几,电视新闻便报道了一宗交通意外,涉事车辆正是由柏迪车厂生产,谨昌为之震惊。

张强巧言阻止工潮

有工人要求印刷厂复工,在资方办公室外静坐示威。他们的行动持续了两个星期,吸引大量媒体采访、报道。代表劳方谈判的律师张强一出现,工人立即上前探问。张强自称已经与资方达成了协议,让工人得到更多的赔偿,建议他们停止工潮。

然而,众工人仍然不满资方开出的条件,一拥而上,张强制止众人,好言解释,又表示愿意帮他们控告资方。可是当张强把官司费用说出来后,工人无不惊讶。另一边厢,Donald & Co.的委员会主席卓继尧在电视萤幕前,看着张强说服工人,非常欣赏他的口才。

谨昌拒停上市计划

谨昌与下属任伟梁在讨论案情时,接到继尧的来电召见,谨昌心里泛起不好的预兆。继尧坦言与另一委员会成员程日匡商量过,不想车厂上市的计划在公司「流产」,建议谨昌暂停议案。然而谨昌坚持绝不会停,柏迪车厂会如常上市。

宜中与张强倾谈客人的离婚协议及遗产分配问题。可是,会议上张强非常不专心,令宜中甚是愤怒。张强要秘书李少桦查出交通意外的资料,少桦不知何解,又称公司还有很多案件要处理。

律政强人剧照

张强想在庭上赢谨昌

宜中寻找张强,想为女方当事人提出新和解条件,愿意减少生活费。但张强坚持男方当事人不会给予一分钱。继尧来到张强家楼下,等他回家。继尧希望张强可以加盟他的公司。

车祸死者太太杨芷凝从法援律师名单中,挑选出张强为她作民事索偿,张强非常高兴,认为这次是一个挑战。

宜中再次找张强,商谈离婚协议的问题,令张强非常不满。谨昌去见张强,希望张强说服芷凝庭外和解,但张强想在法庭上赢谨昌。然而,谨昌拿出一份死者的验身报告,张强才发现这宗案件的真正难处……

律政强人第2集剧情介绍

张强、谨昌为赔偿案初次斗法

播出日期: 2016.09.20 (二)

张强首次与车祸遗孀芝凝会面,但她仍是六神无主。张强指金钱只能保障生活,但并不足够,他提出至少要柏迪车厂公开道歉,承认责任。芝凝想了一会,也只好听张强的话。

少桦查到死者生前很少检查身体,对上一次检查,已是入职银行前。但报告指他身体没有大问题。芝凝根本不知道丈夫有心脏病。

张强的徒弟周力行则怀疑,是死者刻意不把身体毛病告之家人,但张强突然从另一个角度思考,怀疑谨昌手上的验身报告是虚构的,目的是扰乱自己的思绪。

谨昌以海量资料瘫痪张强

谨昌被记者问到,交通意外会否影响柏迪车厂上市。他坚定地指上市一定如期进行。但访问后却致电报社,叫负责人把访问稿抽起。

谨昌回到办公室,伟梁把芝凝所提出的要求告诉他,谨昌完全不接受,尤其是对方要求车厂公开道歉,谨昌更是大力反对。这时,谨昌下属准备好张强要求的车厂文件,一共三年的汽车报告。谨昌突然灵机一触,叫下属通知车厂,把有关资料的数量加至十倍,声言要令张强没有时间看完全部资料。

张强拒绝和解条件

张强从记者口中得知,谨昌计划封杀所有车厂上市的媒体消息。张强却要把它公开,于是要求网台节目讨论事故,必要时,用钱买节目时间。伟梁把百多盒车厂文件交给张强,张强心知是谨昌在耍花招。

伟梁把谨昌的新建议交给张强,希望他会与芝凝商讨。张强看完后,即把建议文件撕去,并叫伟梁向谨昌说建议不获接受。

继尧把真相告知包销商

谨昌接太太颖琳放工,其间得知证监会对柏迪上市甚有保留,怕万一车厂有事,会影响到证监会的声誉。谨昌若有所思。

继尧把证监会的决定告诉四位车厂包销商,他们打算一同庆祝,岂料继尧突然把出真相来,表示现在不值得庆祝,因为假如当车厂上市,但官司仍未处理好,股价会急速下落。那时,四位包销商就要负责托市。

张强离开时,刚巧碰上谨昌,他们在电梯内秘密对话。谨昌指死者有隐性心脏病,报告已显示得一清二楚,但张强坚持报告是假的,车祸死因是汽车机件故障。

宜中负责一宗诽谤案,当事人梁坚被商人林敬龙要求赔偿三千万,而梁坚完全不愿赔偿。双方争持激烈。宜中不知如何是好。幸得律师密友方宁帮助,宜中才能把事情解决。

律政强人第3集剧情介绍

张强以非常手段拖延谈判

播出日期: 2016.09.21 (三)

宜中协助方宁,准备开车祸意外的内庭聆讯。宜中问她知否对方的律师是谁,方宁指是张强。宜中表示听过行内传言,最好不要在庭上遇到张强,否则凶多吉少,但方宁竟自称对张强了如指掌。

原来方宁曾是张强的徒弟,当年只欠一个月便完成实习,可是张强竟不让她毕业。宜中本欲追问下去,但方宁不想多说。

另一边厢,张强向芝凝解释,自己会用尽方法阻止死者被解剖,于是邀请她在这个非常时期,一同使用非常手段。芝凝答应听他的话。

继尧与股东阻止上市

伟梁提出只要车厂不用公开道歉,赔偿金额可以增加。但张强却指公开道歉是底线,不能让步。伟梁坦言,如果法官真的召开死因聆讯,最后发现死者是死于心脏病的话,芝凝将会失去赔偿。可是张强却指,如果证实了死者并非死于心脏病,车厂股价一定会大泻,坦言今次是要看看究竟谁人够运。

继尧与一众大股东冲着谨昌而来,强调车厂有官司在身,加上四名包销商离阵,如果强行上市,对车厂极度不利。谨昌却以数据反映律师行已经跌出行内三甲,原因是太保守,不够进取。他已经联络了外国银行,愿意全权处理车厂的股票包销。众股东都有不同意见。继尧有见及此,即进行投票,以作决定。

张强方宁彷如陌生人

张强在庭上见到方宁,当作完全不认识她。宜中觉得很奇怪,以为二人有深仇大恨。

张强与方宁争辩时互不相让,张强从警方的调查报告中,指出汽车的零件出现问题,而死因是颈骨折断;方宁则希望法官召开死因聆讯,守从程序公义,解剖尸体还车厂一个公道。岂料,张强突然临阵妥协,同意召开死因聆讯,而芝凝的情绪随即失控起来……

继尧约见张强,指现在律师行主要谈论的,都是张强与车厂的官司。张强问继尧会支持哪一边,继尧坦言不想支持谨昌,但看见张强的形势,也没有信心,所以都未有决定。

张强自称一眼看出谨昌注定失败,继尧没有再说下去,但已经被张强的信心打动。临走时,他说在律师行留了一间房给张强,希望他随时加盟。

芝凝被诱签和解协议

张强回到律师楼,少桦叫他立即停止追打车厂。张强感到愕然,指一定要令车厂公开道歉,愿意承认责任。少桦坚持要张强停止,张强一怒之下,把少桦解雇。但之后却向她道歉,希望她不要离开律师楼。张强誓言,即使死者有心脏病,他都不会认输。

芝凝出席双方律师的谈判会议,谨昌在张强不在场下,游说芝凝签下和解协议,尽快完成索偿案件。被困于挤塞马路的张强知道后,即命力行阻止她签任何文件……

律政强人第4集剧情介绍

张强加盟即碰壁

播出日期: 2016.09.22 (四)

继尧向董事局宣布张强加盟律师事务所,他第一个问谨昌的意见,谨昌心里很不服气,但没有表现出来,更指张强是非常出色的律师,所以很欢迎他加盟事务所。

方宁指张强在事务所的分红,比其他律师都高,这样非常不合理。这时,谨昌指为了事务所声誉,他要求张强每件案件,都要向他汇报。

谨昌暗邀宜中转投阵营

虽然张强加盟了事务所,但谨昌仍然在他之上。他吩咐下属,把最难、最复杂的案件都交给张强处理,因为他要令张强第一宗案件败得非常难看。

宜中接到一宗网络性侵犯的案件,受害女子张美琪要求民事索偿。宜中看了网上影片后,二话不说便决定办理。她追问谁是拍摄影片的人,法援主任骆思慧指是日升集团的人,而日升与Donald & Co.有很多生意来往,她想宜中先询问继尧意见。宜中没有理会她。

各同事把相关的性侵犯案例交给宜中,这时谨昌出现。宜中想向谨昌汇报案件进度,但谨昌表示相信她的能力。他又明言希望宜中不再处理法援案,而是转去帮助他。

少桦不想转去事务所

张强通知少桦与力行,明天将会转到Donald & Co.事务所工作,而他们所得到的薪金,将会是现在的两倍,甚至更多。二人听罢各怀心事,少桦担心事务所恍如斗兽场,人事关系复杂,而且车厂一案,张强与谨昌的关系弄得很差,转去对方公司工作并非好事。

张强到事务所上班第一日,继尧为他引见其他股东,而张强亦事先牢记住各人的背景。

力行第一次来到大型办公室,要开始适应新生活。宜中见到他,即上前打招呼。宜中料不到个多星期前,与力行仍在打对台,但现在已经成为同事。

方宁说谎出卖宜中

张强在Donald & Co.的第一个客人,就是日升集团的何老板。事前,张强做好资料搜集,得知何老板与金洋电业的交易有问题,而对方不肯减价,但会议中张强却虚称金洋的老板已愿意减价,何老板听后大喜。会议后,少桦私下问张强实情,他坦言仍未与金洋老板达成协议。

宜中准备控告日升太子爷何友泉,同僚好友潘希文提醒她,张强正为日升集团打官司,担心涉及利益冲突。宜中致电方宁,方宁竟指张强一案已完结,宜中放心下来。但原来,这正是谨昌设下的陷阱……

律政强人第5集剧情介绍

谨昌发功拉继尧下马

播出日期: 2016.09.23 (五)

继尧、谨昌和张强都看过宜中的新闻片段,她在片中所说的追究到底,令事务所陷于两难之间。谨昌坦言,身为公司高层,一定以公司的利益为大前题。所以,他不想因为宜中的案件,错失了日升的生意。

张强主动接手宜中的案件,并预计会在一星期内处理好。会议后,继尧问谨昌是否寻找旧档案,谨昌坦然承认。

方宁叫宜中依张强做法

张强向宜中求问实质证据,证明美琪是因网上影片而失去了工作,可是一无所获,他失望地表示根本没有赢的机会。但是宜中没有放弃,她觉得一定要为美琪取回公道。这时,张强向宜中提议,要求美琪在官司完结前,不能离开家门半步。

宜中一听之后,立即反对,因为律师没有权禁止客人的生活。张强声言律师的责任是为当事人争取最大权益,他想美琪保持无业状态,好赢得法官的信任。宜中不懂得如何与张强相处,她只好请教方宁,但方宁反指,如果要赢官司,不论张强说甚么,宜中都要照做。

继尧将被律政司检控

谨昌见完检控专员,知道商业罪案调查科即将调查继尧多年前的案件,但谨昌知道,继尧应早就收到消息,事先毁灭所有有关的文件。

继尧约见所有事务所的委员会成员,指商业罪案调查科开始调查天坤集团。原来当年他为了帮天坤上市,与众委员一致决定造假文件。委员听到继尧这样说,开始心领神会,知道将会发生何事。

日匡指,他把当年的开会过程录下,希望日后提醒他们会议的内容。继尧提起谨昌近日有意寻找当年的案件资料,想各委员阻止事件东窗事发,日匡提议将谨昌踢出委员会,希望各委员适时和议。

浩天不答应庭外和解

张强约见友泉的代表律师叶浩天,商讨庭外和解的空间,但浩天指他的当事人是不会赔偿的,并且要美琪立即撤销控诉。宜中知道浩天不肯和解,张强惟有使出非常手段。宜中听了后,不肯协助,张强只能自己去做。

绕尧秘书谢康儿听从吩咐,把当年案件的文件全部碎掉。但是,她暗中偷了一份非常重要的,交给她所爱的那个男人。

董事局大会上,日匡动议把谨昌踢出公司,其他委员都很赞成,可是谨昌却指继尧失去了主席的资格。

律政强人第6集剧情介绍

张强阻止谨昌登位

播出日期: 2016.09.24 (六)

日匡带着一班警员,进入继尧办公室,准备搜查当年的相关文件。宜中惊讶,不知道继尧发生何事。她致电继尧,只知道他被带回警署调查。

宜中多次请求张强出手助继尧,但张强坦言只求名利,不想牵涉公司权斗。这时,宜中竟用自己在Donald & Co.的股份向张强交易。

警员搜查文件时,发现有关天坤集团上市的文件不见了,即问谨昌因由,康儿代为解答,指继尧曾叫她销毁过天坤的文件,但不知原因何在。警员反问谨昌,会否觉得继尧这样做,有点奇怪。谨昌直指继尧可能有些事情,不想其他人知道。

继尧指文件不合法

警员开始审问继尧,张强担任他的辩护律师。继尧承认曾为天坤集团处理上市业务,而且所有签名都由他签署。可是,警方表示当时的天坤总值只是六亿,而文件上却显示十五亿,文件内容令人生疑。张强看过警员取得的证据后,发现该文件由碎纸条贴合而成。

离开警署后,继尧指警方提供的文件不合法,根本不能做检控证据,张强同意从这方面着手,可是继尧又怕谨昌在背后做了手脚。宜中想加入一同讨论,但继尧指她根本没有经验,只叫她立即回家。宜中非常失望又伤心。

事务所重选新主席

翌日,继尧收到通知,律政司正式发出起诉,事务所其他委员非常担心。继尧从日匡手上,取回当年的会议录音,并立即销毁,以表示这件事由他一人负责。继尧想委员们修改公司守则,而张强则尽力拖延官司时间。这时,日匡提出新建议,要暂代继尧的主席职位,继尧听罢感到愕然。

言谈之间,谨昌突现现身,提醒众委员现有很多客户取消与事务所合作,为今之计,应该立即重组公司架构,选出新主席。

方宁决定辅助宜中和继尧,并坦言希望从中帮张强一把。宜中不明所以,她不知道方宁与张强发生过的事,以为他们二人有感情问题,但方宁否认,并自称曾令张强输了一场官司。可是,张强一直没有在其他人面前提起过,事过境迁,一直令方宁最后悔的,是她不能再认张强做师傅。

宜中被升为新主席

谨昌约见所有委员,指继尧已成为事务所的包袱,所以邀请他们与自己站在同一线。众委员因为是继尧的好朋友,当面拒绝。此时谨昌拿出辞职信,指这些年来他们所得的花红,全是他赚回来的。如果众人不站在他一方,谨昌与他的下属会立即辞职。

委员会选新一任主席,日匡与谨昌都各有人支持。这时,张强拿了继尧的授权书出来,他把所有股份转给宜中,并要她成为新一任主席……

律政强人第7集剧情介绍

张强扶助宜中稳权

播出日期: 2016.09.25 (日)

宜中升为事务所主席,引来很多媒体的好奇。每当被问到她上任后的新发展,宜中都指事务所已经有良好的制度,她只是保持下去而已。但当记者追问继尧的案件,少桦便会立即终止访问。宜中不明所以,觉得案件已经判刑,根本不用逃避。

谨昌处理各人的工作时,方宁主动要分担伟梁的工作,但谨昌不肯,只是叫她多多休息。方宁自知是之前激怒了谨昌,再三请求下,谨昌才答应让她成为伟梁副手。方宁心中不满,但只能听命。

宜中接刑事案件没信心

张强奇怪为何宜中没有工作安排,谨昌表示宜中已是公司主席,不能随便接工作。张强提出把中环公厕伤人案交给宜中处理。谨昌不同意,直指宜中没有能力处理。张强想把这个决定交由委员会讨论,谨昌立即转口风。

宜中接到伤人案的资料后,认为自己未试过处理刑事案,所以没有信心。张强指她现已是公司主席,代表着全公司,处理这宗案件对她将来发展会有很大帮助。

日匡指由谨昌话事

谨昌向日匡汇报各合伙人的工作安排,日匡即指工作完全由谨昌话事,他只是闲人一个,纯粹挂名当副主席而已。他更自称与继尧的不同之处是不会争权。谨昌听到日匡的话后,感到十分满意,并指他们能做到好朋友,日匡也是这样想。

伟梁与方宁会见解约案的当事人陈学欣,她想与娱乐公司解约,可是对方完全没有违反雇佣合约的条款,无从入手,令伟梁二人大伤脑筋。会议过后,伟梁、方宁查出娱乐公司有为学欣安排饭局,方宁计划再与当事人商讨,希望她可把这些事说出来。

宜中为伤人案与律政署的检控员讨论,想不到,那人正是思慧。宜中希望说服恩慧,改控被告吴贯星刑罚较轻的罪名,但思慧认为依从证据,意图伤人罪是非常合理的指控。

宜中不想张强帮忙

宜中日以继夜,想找出为贯星脱罪的方法。她因为太累,所以在事务所睡着了。当她醒来时,却发现张强正在看她的文件。宜中立即抢回文件,并表示想自己全权处理,不想张强插手。张强让她考虑,但宜中坚持。

伟梁托国内朋友找到学欣在内地的合约,他对方宁说,只要用这份合约做证,学欣就会听她说。方宁感谢伟梁帮忙,而伟梁希望这宗案件由方宁继续跟进,又坦言大家正站在同一阵线,一定要互相帮助。

律政强人第8集剧情介绍

谨昌暗撑日匡取代宜中

播出日期: 2016.09.26 (一)

少桦找不到酒吧门外的影片,但张强却在会议上谎称已经找到影片。少桦与宜中知道真相后,一直指责张强,张强不停在思考下一步计划,可是少桦二人一直在吵,令他非常烦恼。张强对宜中坦言谨昌正在找机会踢走她,于是叫宜中及少桦帮他打两个电话,但其余的事,却叫她们不要过问。

另一方面,谨昌正在看方宁为女明星所拍的影片,方宁指这是女明星自愿拍下的,但她只是用来写文件,不会用作呈堂证供。

伟梁踢爆谨昌说谎

谨昌问伟梁意见,伟梁直指如果影片没有问题的话就要当作证供,但谨昌指昨晚与娱乐公司的高层吃饭,知道很多此女明星的内幕资料,所以得知这影片内容是假的。方宁询问伟梁,问他是否见过女明星的资料,岂料伟梁指根本没有见过,更指谨昌说谎。方宁问及谨昌与娱乐公司的关系,伟梁便把真相告诉她。

张强深知明天委员会大会时,谨昌会问他关于目击者的资料,所以要尽快把这个目击者找出来。张强与下属开会,把整件事重新检视一次,而再次听取双方口供后,他发现贯星的口供比较合理。

同事汤家健指曾在同志网找到相关的人,但线索最终还是断了,张强督促他要再追查下去。伟梁把私家侦探拍到颖琳的照片交给谨昌,并指颖琳一星期有三晚会见相中男人,谨昌听到后极度愤怒。

张强计划收买证人

谨昌回家后,见到颖琳却没有发怒,反而对她特别好。颖琳自称知道张强没有新证据交给律政司,谨昌大喜,更打算在委员会上直接质问张强。颖琳欲离开时,谨昌突然阻止她,并警告她不要行差踏错,否则便会招人话柄。

张强要求宜中立即叫欧阳伟出来见面。宜中拒绝,因为他是控方证人,又指如果会议上张强交代不到目击者的资料,他将会被踢出委员会。张强再度强调只要见到欧阳伟,便有方法令他说出真相。

谨昌支持日匡上位

宜中听到张强的方法后,感到不能接受,她指张强正在犯罪。张强怒火中烧,直指宜中的第一宗案件绝对不可以输,但宜中断然拒绝。

谨昌去见日匡,要求在会议上集中讨论贯星的案件,更声言张强根本找不到证人。日匡却指这是宜中第一宗案件,如果输了,事务所就会被其他同行取笑,所以希望谨昌给宜中一些时间,不要把事务所的名声搞坏。

然而,谨昌推断只要宜中输了官司,传媒一定大造文章,而委员会则有理由,推选一个新主席。谨昌指到时他第一时间动议,让日匡接受新主席职位,日匡听到后暗笑。张强再次要求约见欧阳伟,被宜中再次拒绝;但无意之中,张强竟突然发现目击案情的那位「第三者」是谁……

律政强人第9集剧情介绍

张强为祥叔力拼地产商

播出日期: 2016.09.27 (二)

所有实习生将要挑战Donald & Co.的模拟试传统,由谨昌亲自主理。力行测验前显得非常紧张,又担心如果测验结果太差会无法毕业。力行希望张强能在场见证,但是少桦指张强仍未回来,力行更显紧张。

希文见他脸如死灰,即从旁安慰他;希文完成后,轮到力行测验。力行以为将由伟梁做主考,岂料竟见谨昌亲自出手。

张强与思慧去见中年汉梁永祥,原来他正站在天台准备自杀,而且更因为情绪激动,用刀伤害了一名地产公司职员。

张强愿为祥叔辩护

张强向警方指自己是祥叔朋友,由他尝试说服祥叔。张强不停游说,并应承祥叔会做他的代表律师,为他与地产商争取到底,终令他放弃轻生念头。张强接下祥叔案件后,叫力行为他准备地产商的资料,但谨昌突然调走力行做伟梁助手,令力行不知所措。

张强与思慧对祥叔的案件非常关心,因为当年是他们替祥叔签订楼宇买卖契约的。张强指祥叔是被元方发展公司强逼收楼,而他在被威吓之下才会错手伤人,思慧希望可将找到祥叔被威吓的证据。

宜中接到关于狗只拥有权的案件,女主人钟家美希望从前夫谢伟荣手上取回狗只的拥有权。力行向希文指他想继续帮张强,但他的说话被伟梁听见,于是他直接问力行原因。伟梁坦言若不是力行有实力,谨昌根本不会叫他帮手,由此可证明谨昌对力行非常赏识。

阻止张强帮助祥叔

谨昌指祥叔的案件是因元方公司而起,但元方是事务所的大客之一,因此认为不应为祥叔一件小案而得罪一个大客,要求张强不要帮祥叔。张强听到后非常不满,他坦言当时继尧答应过他,接受甚么工作,全权由他自己决定,其他人不得干涉,二人为此事吵起来。

日匡制止他们,并指张强可以继续处理祥叔案件,但不能使用力行。张强同意日匡安排,但反提出要方宁帮助他。张强问方宁关于祥叔一案的意见,方宁指如果要让祥叔缓刑,一定要令法官同情他。这时方宁说了个故事,是她为祥叔所作的。

张强要求方宁协助

张强听了这个故事后,觉得相当感人,决定把这个故事发放给传媒,让全香港人都同情祥叔。因张强与方宁以前是两师徒,但因某件事而决裂,张强特意对方宁说要求她帮手,只因为她是最适合的人选,并没有其他原因。

希文与宜中对于张强为何找方宁帮手,感到一头雾水,但是连方宁自己也不知为何。为了让祥叔的故事更吸引,方宁安排祥叔穿上写有抗议字句的衣服,到元方公司楼下抗议;更找来一群网络打手,让祥叔的故事成为整个网络世界的焦点。

律政强人第10集剧情介绍

张强气极向宜中辞职

播出日期: 2016.09.28 (三)

集团主席李元亨突然来见张强,要他放弃帮祥叔打官司;只要张强答应,元亨即把公司的上市计划交给他处理。张强坦言如果这件事发生在祥叔案件之前,他会毫不犹豫立即接受。

元亨觉得张强就此拒绝,白白错失这次赚大钱的机会,甚为不智。张强指不论元亨开出甚么条件,他都不会放弃。元亨深知不能说服他,怒火中烧。谨昌看见网上有大量流言,将祥叔塑造成悲情人物,他见到方宁后,即问她是否张强所做的。

方宁谎称全不知情,但谨昌不信。伟梁指可能是网民过分敏感,谨昌即要方宁向他汇报关于张强的每一个行动。谨昌指他在事务所工作多年,从未见过局势如此混乱,誓言要把张强踢走。

谨昌誓言踢走张强

元亨回公司时被大批记者围着访问,指他是无良商人。其集团代表律师郭家图立即命令手下向网站发出禁制令,家图要手下简述张强的背景,发现张强绝不会接下少于过百万营利的生意。

宜中与浩天讨论狗只案件时,希望浩天能劝服男主人伟荣,早日和解,了结此事。浩天亦希望尽快完结此案,但当事人不肯。这时宜中收到希文来电,指有三个大客暂停与事务所合作,谨昌得知后震怒,急召宜中开会。

宜中强迫张强放弃

会议上,谨昌希望张强以大局为重,退出祥叔官司。谨昌要求宜中表态,想她以事务所利益为主,没想到宜中也希望张强退出官司,令张强非常意外。

谨昌提出,如果张强愿意退出,他可以向律政司建议,用较轻的罪名控告祥叔。他的刑期会由一年半,减至半年,但张强认为祥叔不应该坐监。

这时宜中竟然说,如果张强坚持参与官司,她会用主席身分解雇张强。张强听后怒火中烧,指只要祥叔一案完结,他会立即辞职,再夺门而去。宜中立即追出,关心张强与祥叔的关系,张强怒气渐消,娓娓道来与祥叔的渊源。

指出伟梁只是棋子

康儿在丈夫的电脑中下载了娱乐公司的会计账目,伟梁一看之下极度震怒。原来谨昌交给他的工作完全是一个陷阱。伟梁立即返回事务所,叫力行把所有由他签名的文件抽起,并将它们销毁,力行不知发生何事,只能照办,但他自己却暗下做了一些手脚。

伟梁质问谨昌,气称今次是造假数,所有文件都是他签名的,万一事件被揭穿便会成为谨昌的代罪羔羊。谨昌反斥伟梁是他救回来的人,所以他吩咐甚么,伟梁都不可以拒绝。

律政强人第11集剧情介绍

张强高价接下元亨兄案

播出日期: 2016.09.29 (四)

律政署决定撤销对祥叔的伤人案起诉,事务所众人听到消息后都非常高兴。谨昌见到新闻后,通知宜中与张强开会。

张强与思慧吃饭时,希望她找旧同事协助祥叔,更指自己已经错过了数百万元的分红,所以不会再帮下去。当张强把赡养费给思慧时,她提起考虑与男友结婚一事,张强即脸色一沉。

方宁问张强有否害怕事情被拆穿,张强坦言只要方宁不说出来,根本没有人会知道,方宁趁机指这次的事与之前曾出卖张强之事打和,二人各不拖欠。

掌握谨昌造假资料

日匡探望继尧,直指公司愈来愈乱,宜中斗不过谨昌,张强又令公司失去生意。继尧坦言问日匡想怎样,日匡直指要他的股份。日匡探完继尧后,伟梁即问结果,日匡指继尧只依靠张强与宜中两人,因此誓言要把他二人踢走。

张强回到事务所后,众同事相继询问案件的细节,但张强拒绝回答,这时宜中立即把张强拉入房中。

会议上,谨昌直指事务所失去了三个大客,一定要向股东交代,张强也非常同意,他指会请所有股东吃饭,亲自向他们道歉,但谨昌要求张强兑现承诺离开事务所,张强反称只是应承削权,但没有说过离开事务所。

谨昌深知张强会出尔反尔,故此拿出录音笔出来,声称已把当日的会议对话录起来。当他正想播放录音时,突然接了一通电话……会议后,张强认为谨昌确实录下了会议过程,但不知是何人暗中录下。

闯出大祸急召谨昌

谨昌被元亨急招到会所,见元亨非常惊慌,谨昌知道他已闯了祸。这时元亨的电话突然响起,原来他手下正载着一名呼吸困难的女子,不知如何是好,他想把那女子送去医院,但被元亨阻止。突然间,元亨听到撞车的声音。

伟梁等方宁放工,说要载她去见一个人,方宁跟他去,原来那人正是日匡。日匡指现在事务所的话事人,其实是谨昌,但很快便会易手。日匡希望方宁支持他,当他登上主席之位,方宁就可坐上谨昌的位置。

事务所正式接受元亨的案件,而且会有两位律师负责。一位是协助元亨,另一位则协助司机刘子乐。

早知元亨就是兄手

众人都想知道谨昌会否出手,因为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打刑事案。会议上,谨昌指警方正搜集证据,但他已经决定好负责的律师人选,他想把子乐交给宜中处理,而元亨要求张强做代表律师,宜中听到后觉得非常愕然。

张强指自己对此案没有兴趣,所以拒绝,但谨昌希望他以大局为重,接受这个委托。张强坦言要五百万才愿意出手。张强第一次约见元亨,要求元亨把事情说一次,但张强知道元亨在说谎,并指元亨是间接杀死的谭雪儿的兄手。

律政强人第12集剧情介绍

张强教唆元亨公然说谎

播出日期: 2016.09.30 (五)

张强知道兄案是元亨所为,他想知道更多细节,但元亨却不想再面对。张强坦言他是元亨的代表律师,定会为元亨脱罪。元亨放心把当晚的事告诉张强,但张强知道他仍然有事隐瞒,力行听到元亨所做的事后看不过眼。

元亨想把所有罪名推在子乐身上,但张强指子乐未必会听元亨的话。元亨非常惊慌,现在才知道所犯的罪非常严重。这时他只能听张强的说话去做。张强与力行离开后,发现力行心情极差。

子乐失踪众人担心

力行坦言不明白张强为何会帮他,张强指将来力行成为律师后,可以走一条不同的路,但现在只能跟随张强的方向。希文不停寻找子乐不果,宜中觉得他是有心逃避。这时,方宁把雪儿的死因报告交到宜中手中,宜中看了报告后明白子乐为何不敢出现。

颖琳对谨昌说娱乐公司的上市申请已获批准,谨昌非常高兴,更要伟梁立即通知对方。当伟梁离开后,颖琳问谨昌是否保证娱乐公司会平安上市,谨昌坦言律师不会百份百保证,只会有所准备。

警方正式拘捕子乐,元亨知道后非常惊慌,张强要他立即去警署再补一份口供。家图与宜中探子乐,宜中想子乐把细节都说出来,可是家图竟要他保持沉默。宜中反对家图的说法,更欲解雇他,但家图指只有谨昌才有此权力。

依照吩咐元亨背稿

宜中要求解雇家图,但谨昌反对;宜中坦言家图叫子乐承认所有罪名,根本不符合当事人的利益。突然电话响起,谨昌听完电话后,即叫宜中退出官司,原来子乐已经改了口供,指证元亨,令事务所牵涉利益冲突,谨昌只好放弃子乐的个案。

张强知道子乐改了口供后,要求思慧延迟提交口供给律政司,因他要在元亨的记者招待会中,指出子乐的口供不可信。张强要求元亨把他准备的稿背熟,在记者会上只字不漏地讲出来,但元亨不肯;张强发怒指若不照他的稿去讲,他的官司一定会输。

记者会上公然说谎

元亨在记者会上,依照张强的吩咐,说出了他与雪儿的关系,让一众记者非常惊讶。宜中去见日匡,她希望日匡会在会议上支持她继续为子乐打官司,但日匡坦言这样做即对于与张强反面,宜中坦言为了公义在所不惜。

少桦希望张强不再接手这宗案件,张强却不同意,指自己既然已经收了钱,便要从当事人的利益出发,少桦听后既心痛又失望。在委员会议开始前,张强突然致电少桦,委托由她作为代表开会。在会议表决前,少桦讲出张强所交带的说话,令会上所有人都很愕然。

律政强人第13集剧情介绍

谨昌找出上市诡计告密者

播出日期: 2016.10.01 (六)

张强决定不帮元亨打官司,但却要收足五百万,元亨直指不能接受,即使元亨再提高薪金,张强也断然拒绝。元亨不肯支付人工,张强立即指他在记者会上说谎,并向传媒大爆元亨与雪儿之事。家图指如果张强这样做会被钉牌。张强坦言已经准备与元亨玉石俱焚。元亨边听边感到心寒。

宜中等人正为子乐而烦恼,因为元亨不肯再付律师费,所以子乐只可以由法援帮助。但希文等人都觉得,在房中只有子乐、元亨和雪儿叁人,而且法医更找到雪儿身上有子乐的皮肤,所以子乐被判罪的成数很高。方宁指如证明元亨在记者会上说谎,子乐才有胜算。

少桦欲知退出原因

张强回到事务所后,把元亨的支票交给少桦处理,少桦坦言想问个明白。少桦想把元亨的资料交给宜中,但张强不肯。

谨昌要张强给他一个理由,为何要中途停止帮元亨。张强只说与元亨合不来,而元亨交了五百万给张强,没有令事务所收少一毫子。谨昌愈听愈愤怒,坦言如张强不听事务所吩咐,他可以立即解雇张强。

突然,谨昌变收到一封电邮,是一个名叫Tony的人传来的,而且电邮由附上一份娱乐公司的假数资料,谨昌通知伟梁,令伟梁极度惊慌;谨昌愿意用任何方法,一定要找到这个人。

委员不欲争话事权

日匡秘密约见其他委员会成员,指现在事务所中谨昌才是话事人,所以他想利用会议把谨昌踢出公司,但其他委员觉得即使谨昌走了,事务所的情况可能更乱。

日匡眼见无法说服众委员,便放出一条影片,自称不想把谨昌的事情告上廉政公署,所以希望把事情私了。但是各委员都只想安于现况,不想事务所变天。

方宁再去询问子乐,她想知道更多细节。但子乐已经非常绝望,坦言即使知道更多细节,也难以降低被判坐监的机会。

谨昌知道Tony是谁

颖琳猜想,Tony应是联交所的高层,她指如果他把娱乐公司的财务报表给廉署,伟梁好应将恩情还给谨昌,直接认罪。伟梁怒指自己对谨昌的恩情已还清,因此不会认罪,他并说万一自己出事,便会公开一切。

颖琳回家后,对谨昌称已经知道Tony是谁,指他要叁百万才肯收手,但谨昌也自称知道Tony是谁,而且与颖琳所猜想的人,完全不同。方宁发现子乐案件的一个重大突破,而且有一段影片,可以证明元亨正在说谎。但宜中计划把这段片呈堂之前,先放上网。。

律政强人第14集剧情介绍

颖琳要求与谨昌离婚

播出日期: 2016.10.02 (日)

雪儿的影片在网上疯传,引起全城哗然。元亨到每个地方都会被追问,只有交由家图代他回答。谨昌召见宜中,问她网上影片是否她发放。宜中自称只是利用传媒,为子乐取回公道。

岂料谨昌指他已经与子乐达成协议,事务所正式退出元亨的案件,所以叫宜中不要再插手。宜中非常不满,她更用主席的身分,继续接这宗案。但谨昌却指他不是询问宜中的意见,而是来通知她,而她无权反对。

张强遇见思慧男友

谨昌指元亨背后,有很多千丝万缕关系,涉及很多生意利益,所以一定不能得罪他。宜中却认为维持公义比利益重要。张强载少桦与力行回家途中,突然见到浩天与思慧在一起,见两人态度亲昵,张强感到不是味儿。力行想与张强饮酒欲安慰他,但张强指自己心里早已放下思慧了。

宜中探望继尧时,坦言不想再做主席,只想好好地做律师为人争取公义。继尧听到后非常愤怒,要她坚持下去不可离开。

谨昌回到家中,颖琳突然提出离婚,谨晶听到后脸色一沉,声言不会答应。颖琳直指她曾与很多男人发生关系,谨昌坦言会原谅她,并希望她回心转意。颖琳觉得忍无可忍,谨昌却指单方面提出离婚,要等两年时间,在这段时间他会继续劝她。

助颖琳打离婚官司

谨昌见到宜中,即把法援的案件交给她,但只是些平常的小额财务案件;之后谨昌变本加厉,要宜中担任力行的助手。

颖琳要求张强做代表律师,负责她与谨昌的离婚案。张强问她有没有想清楚,又指离婚是很简易的事,只要双方愿意的话,上律师楼签名就完成了。但颖琳指谨昌不肯离婚,所以才要打官司,张强再次婉拒。

颖琳知道张强只看钱,她即指谨昌有一亿身家,她要分他一半,并拿当中五百万用来打官司。而且,颖琳说她知道谨昌的一个秘密,可以构成离婚的理由。

代表颖琳谨昌盛怒

国立被控告偷窃罪,少桦把他介绍给宜中与力行。但当国立案情告知二人后,他们都觉得案件非常棘手,因为没有人证物证。宜中二人正在讨论此案时,少桦出现。宜中好奇少桦为何会相信国立没有说谎,少桦指自己全凭直觉。

谨昌心想把张强踢走,与家图饮酒时建议把张强介绍给其他行家,并要用金钱去吸引他。张强去见谨昌,正式宣布自己成为了颖琳的代表律师,处理他们的离婚案。谨昌叫他不要接,并愿意赔偿张强任何损失,张强拒绝……

律政强人第15集剧情介绍

颖琳心灰轻生

播出日期: 2016.10.03 (一)

谨昌拿出一本杂志,指自己召妓时被记者偷拍到,同时向颖琳道歉,求她原谅。颖琳激动地表示报道是假的,是谨昌找妓女做戏,更指如事件属实,要利用通奸罪为由离婚。

可是,伟梁解释通奸罪是要求夫妻其中一方长期有婚外情为前题,一次召妓并不算是通奸。谨昌又称很快会有记者找该名妓女做专访,描述妓女与他发生过的事。

张强明知这场官司输多赢少,但仍坚持要上法庭审讯。事务所众同事感好奇,究竟谨昌最终会选择分居还是离婚。

谨昌誓言不能离婚

谨昌劝伟梁放下娱乐公司的上市工作,专心为他打离婚官司,而目标是要阻止颖琳即时离婚。伟梁指对方理据不足,估计分居两年才离婚应是定局,但谨昌仍然不放心。

日匡叮嘱谨昌多抽时间休息和照顾家人,又称他是事务所的顶梁柱,绝不能有三长两短。宜中与力行在街上见到浩天,怎料浩天突然不适跪倒,宜中想叫救护车,但浩天拒绝。

宜中与思慧讨论国立的案件,思慧指她要国立把一半的奖金交给她的当事人高志培,并且要道歉,但宜中觉得不合理。宜中问力行意见,力行希望多等一会。

方宁把谨昌的部分股票交给颖琳,表示这是谨昌的私人礼物,只要她愿意不离婚,这些股票便垂手可得。可是颖琳的心意已决,不论谨昌给予甚么礼物,开出甚么条件游说她,她都坚决划清界线。

要求妓女说出真相

张强会见当日服侍谨昌的妓女Jessica,可惜她拒绝透露关于谨昌的性交易事宜,张强直指她的故事是虚构的,当日根本没有与谨昌性交。这时谨昌出现,打断张强与妓女交谈。

张强以同事身分,劝告谨昌与颖琳即时离婚,但谨昌却坚持不肯,更说即使要等两年也在所不惜。张强指如果他再坚持,便会安排记者为颖琳做专访,叫她强调谨昌的身体问题。这时颖琳与谨昌通电话,颖琳竟声言不会说谨昌的半点坏话,张强听到后甚为愕然。

忍无可忍决意自杀

谨昌发觉颖琳的说话有古怪,即回家看个究竟,但当他赶到颖琳家楼下时,已见到救护车停泊。谨昌心知不妙,即冲上前看伤者……谨昌终于愿意签下离婚协议书,而当他知道颖琳想瓜分他一半身家后,露出了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日匡想知道为何谨昌会愿意离婚,康儿指是与颖琳昨晚所发生的事有关。日匡坦言颖琳非常坚强,因为昨晚的事只是一场戏。日匡叫康儿向记者爆料,指颖琳所遭遇的事一切由张强教唆,而他相信张强与谨昌斗得愈激烈愈好。

律政强人第16集剧情介绍

谨昌伪造录音陷害张强

播出日期: 2016.10.04 (二)

少桦见到杂志上刊登了张强的报道,指他教唆颖琳自杀。她即致电力行,问张强的反应。这时国立突然出现亲自多谢她,并送上一张巨额支票。少桦问起原因,国立指她之前代自己还钱,现在希望补偿。

股市大跌,浩天非常担心,连思慧说起婚事,他都只顾着看财经新闻。日匡就杂志的报道询问张强、谨昌等人的意见,又自称本来不欲干涉同事的私事,但由于事务所形象有损,所以无法坐视不理。

日匡提出若然二人想控告杂志,事务所会全力配合。可是,谨昌和张强同称不欲追究,日匡对两人的反应感到愕然,但宜中听出谨昌的说话中充满火药味。少桦等人见张强回办公室,得知谨昌的回应后,觉得难以置信,认为他会设好陷阱对付张强。

谨昌设陷阱害张强

谨昌把泰运集剧情介绍团的上市计划交给方宁,并叫方宁找张强共事。晚上,浩天一直等待张强现身,自称受人所托,想找张强过档。张强坦言虽然在事务所不停被谨昌针对,但自己一早向继尧承诺,要等他出狱后才可以离开。

张强与下属讨论上市部署时,方宁一直心神恍惚,更要求与张强单独对谈。方宁坦言指这宗案件是谨昌交给她的,并要她与张强合作,所以她不知道谨昌有甚么诡计。张强指既然不能逃避,只好小心面对。

突然停止张强职务

方宁问伟梁究竟谨昌背后有何计划,伟梁坦言谨昌与张强相斗,最好就是明哲保身,甚么也不理。方宁对他的回应非常失望,更指自己不想再伤害张强。

张强准备与四行工业的股东开会时,事务所突然暂停他的职务。少桦觉得奇怪,邀请宜中电话直播会议过程。张强发现之前与浩天的挖角对话,竟然被剪辑过,改成张强会离开事务所,并以商业机密资料作交易。

谨昌引用公司条例,提出立即解雇张强,但宜中怀疑声带是伪造的,谨昌立即提醒宜中说,身为主席一定要保护公司利益。

藉开会议清算张强

日匡最后决定把事件交由委员会处理。晚上,宜中仍未想到如何证明声带是假的,但方宁坦言即使声带是假,只要委员会上过半数投票赞成,就能踢走张强。方宁反建议宜中利用主席之位,来与日匡作交易,争取票数。

翌日,日匡知道宜中在等待他,刻意叫司机迟回公司,回避与宜中在开会前对谈。另一边厢,开会时间愈来愈近,但张强仍未出现,力行指张强可能已经认输了。会议上,委员按时出席,谨昌即时播放录音,众委员听后都大为震惊。

律政强人第17集剧情介绍

浩天犯案请张强辩护

播出日期: 2016.10.05 (三)

思慧希望张强担任浩天的代表律师,为他误闯女厕抗辩,张强知道后大感愕然,自称与浩天累积很多私人恩怨,着思慧聘请其他律师帮忙。思慧只好提起张强四年前间接令女儿离世一事,说服他参与此案当作偿还。

伟梁约见颖琳,坦言有同路人想铲除谨昌,有意介绍给颖琳认识,可是颖琳却拒绝。日匡找了康儿做内应,伟梁得悉后大感错愕,直言康儿居心难料,绝不可用。日匡自称与康儿的关系是利益伙伴,与伟梁的感情瓜葛不可相提并论,但伟梁听后仍心有不安。

指出浩天隐瞒实情

浩天前来讨论案情,岂料张强有意不露面,即使方宁多番邀请也不为所动。少桦告知张强,浩天突然叫停了会议,要求张强出席才肯继续,但张强继续爱理不理,少桦火起出言责骂。会议上,宜中与力行询问浩天案发经过,然而张强一直装作置身事外。

浩天禁不住要求张强认真聆听案件,谁知张强反指责浩天有意隐瞒真相,浩天立即否认。会议后,众人对张强的散漫态度十分好奇,但宜中相信张强一定会想尽办法帮助浩天。

发现康儿偷拍谨昌

谨昌与家图酒聚,日匡突然现身,拿着一个迷你镜头,指责谨昌不要搞小动作,又自称行事光明正大,不会被他找到痛脚的。谨昌起初一头雾水,但当他在车上发现同款镜头后,即时茅塞顿开。

一大清早,谨昌把车上装有镜头一事告知伟梁,并叫他找人搜查办公室。这时伟梁反称张强有机会已收买谨昌的身边人,言谈间以张强开支票给康儿还债一事,暗示康儿正是内鬼。谨昌信以为真,趁康儿不在时搜她的电脑,竟然在电脑中,发现自己被偷拍的影片,不禁勃然大怒。

张强断言官司会输

宜中与力行到律政司署为浩天辩护,希望律政司能撤销控罪。思慧见不到张强出现,即致电大骂张强。

翌日康儿回到事务所时,发现她的电脑被换了新密码。谨昌承认是他做的,还称立即解雇康儿。康儿向日匡讨公道,但日匡反指她做事不小心,与他无关。

宜中拿了浩天案件的资料给张强,但张强坦言浩天有事隐瞒他们,所以这宗案必输无疑。康儿为了金钱四出张罗,最后竟被发现身受重伤。

律政强人第18集剧情介绍

康儿幸存令谨昌提心吊胆

播出日期: 2016.10.06 (四)

康儿受了重伤,抢救后仍然昏迷。众人看到新闻报道后都很不愉快,而伟梁指很快会有警察上来事务所落口供,希望大家合作。职员向警察分批落口供,讲述康儿被解雇时的一切,更讲出她与谨昌之间的恩怨,并提起二人曾经在事务所吵架。

另一边厢,日匡向警方透露解雇康儿是谨昌一人的决定,因为他是康儿的直属上司;又称康儿离开公司前曾致电求助,希望日匡帮她出头。日匡指康儿当时情绪激动,自称会去律师公会投诉,亲自找谨昌讨回公道。

警察调查康儿受伤

警方询问谨昌,事发当晚可有不在场证据,谨昌对这问题显得非常敏感,担心自己因解雇了康儿而成为了可疑人物;他又解释事发时没有不在场证据,但正与伟梁进行视像会议。

张强要宜中以主席身份召开委员会议,勒令谨昌停职,可是宜中不肯,解释当日继尧被起诉后才被踢出委员会,所以除非谨昌被起诉,否则她不会滥用权力。谨昌偷偷去探康儿,对昏迷中的康儿说,不希望她醒过来继续骚扰自己。

誓助智才讨回公道

编剧郭志才在街上派发剧本,冤诉自创故事被人抄袭,深深不忿,要把真相公告全港市民。宜中与希文制止志才的行动,表示已经接受这单案件,志才这样做只会影响案情。宜中想不通如何能帮志才取回公道,于是主动询问张强意见。

谨昌接到地产商的案件,他们近日兴建屏风楼影响了邻近的住宅大厦,但最多只愿赔偿二十万给大厦的众业主。谨昌把这案件交给伟梁与方宁主理,要二人代表地产商说项。

晚上谨昌搜查康儿遗留下的私人物件,发现了一件重要的东西。张强下班时见到日匡,日匡指有朋友想托张强办一件事,指电影公司老板严文达想与志才和解,但要条件是要志才公开道歉。

谨昌主动探望康儿

宜中与希文去见文达,指控他抄袭,并强调志才方是原创者。可是文达的代表律师赵成武,竟反指是志才抄袭。这时成武拿出智才的评估报告,提出他有读写障碍,所以根本没有可能写出剧本。

一群受影响的业主往找伟梁,伟梁表示地产商愿意赔偿二十万给各业主,但众业主对数额显得极度不满,因为屏风楼落成后,他们物业楼价至少会跌一半。

谨昌探望康儿时,发现她的手指微动,即通知医生。医生解释可能只是神经反射,但谨昌却非常担心。

律政强人第19集剧情介绍

谨昌动议罢免日匡

播出日期: 2016.10.07 (五)

谨昌在开会时问起宜中的侵权案件,她指双方已和解。谨昌突然指责律政司方面没有查清楚理据便落控,又提醒宜中是公司主席,不能乱接案件。宜中有口难言,张强称只要为当事人争取到合理利益,无需要每次都上法庭。谨昌揶俞张强指事务所是大行,赚钱最重要,不像他以前的小型律师楼一样。

谨昌问伟梁关于地产商一案的进展,方宁指业主仍不满意赔偿金额,所以要花一个月要商讨。可是谨昌指一个月太慢,只可以给一个星期,否则会转交给张强处理。伟梁豪言只需要两日,便能把事情处理好,方宁坦言即使把金额提高一倍,众业主都不会应承。谨昌指要处理这事必须从业主委员会主席埋手。

为康儿找脑科医生

谨昌问日匡为何不开会,日匡指正在等待脑科医生来电,如康儿能快点醒来就能告诉警方,谁人推她下楼梯。日匡笑问谨昌谁人最可疑,再自称心中早有人选,只是苦无证据。谨昌离开日匡办公室时,刚巧电梯维修,他经楼梯下去时看到康儿受伤的位置,心有馀悸。

继尧约见张强,问他关于宜中做主席的情况,张强指她有权但不懂得运用,无法控制大局。继尧坦言想推举张强做主席,但张强拒绝,并强调自己起初的承诺是保护宜中,如果现在取而代之,就等于毁约。

要求宜中少管闲事

继尧深知只有张强才能应付事务所的所有人,包括谨昌,继而提出可以把股分交给张强处理,可是,张强仍然不肯。

谨昌知道康儿醒来后,立即赶到医院,康儿的丈夫称她醒来后没有说过甚么,但康儿见到门外的谨昌,却显得非常害怕,更立即致电给张强……

宜中请求张强帮方宁处理地产案,反而被张强指责多管闲事。张强指现在事务所内斗激烈,分党分派,因此提醒她称除了自己的事外,其他事不要理。

威迫宜中投票支持

谨昌单独与康儿见面,康儿表示会向其他人谎称自己失足跌落楼梯,但谨昌却要她将罪名嫁祸给日匡。

张强赶到医院见康儿,却在门外遇见谨昌,谨昌指康儿已向警方落了口供。张强提及收到康儿的电话录音,知道康儿有事需要帮忙,岂料康儿指她从没有向张强留言。张强心想一定与谨昌有关,他再三劝康儿,但康儿只是三缄其口。

日匡被警方请去问话,怀疑他与康儿的受伤有关。谨昌立即召开委员会,要把日匡踢出事务所,宜中不赞成,但谨昌称继尧入狱一事,正是日匡告发的。

律政强人第20集剧情介绍

方宁离开事务所

播出日期: 2016.10.08 (六)

张强突然支持日匡离职,令日匡感到非常错愕;张强更拿出日匡给他的三百万支票,举报日匡买票。谨昌坦言要取得委员支持是正常的事,但用钱收买委员是犯法。正当谨昌要宣布今次会议的结果时,日匡即以副主席身分,暂缓今次会议结果。

岂料,宜中却以主席身分反对,并要日匡立即离开事务所。伟梁把会议结果告知其他同事,并吩咐他们执拾日匡办公室的所有文件,以后所有关于事务所的事,毋需再告诉日匡。伟梁指最关键一票是由张强投出,力行知道后不知如何反应。

张强不肯说出原因

日匡见到张强,即问他为何会投赞成票,但张强却不把真相告诉他。谨昌约见所有委员,告知踢走日匡的安排,其他委员都觉得谨昌做法合理。谨昌再向各委员提议,如有任何人觉得不能与他共事的,他愿意买入对方的股份。谨昌希望大家以后同舟共济,进退一致。

谨昌等待众委员离开后,即严厉斥责伟梁与方宁,指二人跟随自己时日最久,但他至今尚未知道,究竟他们人心所向。谨昌更指如果今日会议踢走的对象是他的话,伟梁二人一样会投赞成票。谨昌直指现在是事务所内斗的白热化阶段,他需要有人为自己冲锋陷阵,只是伟梁与方宁之间,他只能二选其一。

访问内容剔出张强

谨昌接受传媒访问,他指事务所虽然全球排名第五,但他并不高兴,因为有两名委员不能分享他的成果。访问原本非常顺利,但当记者问及张强的事后,谨昌立即变脸,并要记者剔走所有提及张强的问题。

张强会见商业集团代表霍子聪,对方提出用五亿元收购日光报业,当少桦等人计算过日光报业总资产不只五亿元后,张强即指无能为力,叫他另聘高明,可是子聪突然愿意出双倍律师费,张强立即表示有方法处理。少桦与力行都知道收购机会微乎其微,但张强似乎胸有成竹。少桦接过电话后脸色一沉,表示为日光打官司的是方宁。张强听见后若有所思。

谨昌出言侮辱伟梁

颖琳约见谨昌,请他破坏一宗收购案,谨昌坦言颖琳拜托他定会帮忙,但当他知道负责官司的是张强后,坦言没有把握破坏它,因为胜负非常难预料。可是,谨昌答应会用尽一切方法去尝试。

谨昌命伟梁打探张强处理官司的手法,包括知道张强所做的每个细节。伟梁问谨昌是否仍然不信他,谨昌直认不讳,并揶俞伟梁是一头咬过主人的狗,伟梁听见这话后,极度愤怒。

律政强人第21集剧情介绍

方宁收购案技胜张强

播出日期: 2016.10.09 (日)

方宁返回事务所,希文知道对手是张强,问方宁有没有信心。方宁坦言收购案就好像买卖一样,只要价钱合理便可以交易。

岂料当她们走到电梯前,即看见新闻报道有大批市民,在日光报业楼下示威,投诉集团刊登儿童色情内容。希文指日光股价一定会大跌,可是方宁却指股价升跌如何,全看她与张强的会议如何,并非由其他人控制。

谨昌豪言就算日光报业声誉受损,股价大跌,亦不会降低卖盘价。伟梁却持相反意见,他指传媒最重要的是公信力,如果日光坚持这个卖价根本白费心机。

方宁提高收购价格

方宁与张强讨论日光报业的收购案,双方都找过核数师,核实过日光的总资产肯定超过五亿元,但张强一方却坚持以五亿元来收购。方宁强调日光要求的出价是六亿五千万元,张强非常愕然,因为他没有想到,方宁的出价不跌反升。

力行指将会有未成年的女模特儿开记者招待会,到时日光的股价会再跌,这时方宁拿出一份文件,指有公司愿意以六亿五千万收购日光,如果张强不肯开这个数,交易便告吹。

方宁令张强无力还击,令希文与宜中万分敬佩,宜中问她是如何令第三间公司,以高价收购日光,但方宁总说是商业秘密。

方宁谨昌平起平坐

伟梁约见方宁,问收购案是否由谨昌穿针引线,方宁不肯回答。伟梁指所有人都可以信,唯独谨昌不可尽信。因为在谨昌心目中,伟梁与方宁都只是一头狗。然而方宁坦言当日选择离开,就是了解谨昌的为人,不再屈居其下,现在二人的关系是平起平坐。

谨昌见颖琳,指他找到第三方买家愿意出更高的价钱收购日光,所以张强一定会失败。颖琳听到后非常高兴,并感谢他。

浩天陪同夏君燕去到律师楼,希望前男友石启男会撤销对她的指控,可是宜中指出君燕生活奢华,与她本身的收入完全不相称。君燕指一切都是男朋友所送,而且自称没有以结婚作为威胁对方的手段,但希文找到一条影片能证明君燕在说谎。

谨昌不甘心誓要成为主席

张强见谨昌,在谨昌面前说了一个故事,是关于日光收购的整个来龙去脉。谨昌直认自己是幕后黑手,并指只要张强支持他成为主席的话,收购案将会畅通无阻。

张强指谨昌为做主席已经到达疯狂的地步,谨昌坦言自己从未甘心,因为事务所上下大小事务,都是由他决定,而且众委员每年所收的钜额分红都是由他赚回来的,所以他绝对有资格当上主席。

律政强人第22集剧情介绍

张强怀疑谨昌病重

播出日期: 2016.10.10 (一)

日匡探望继尧,继尧询问日匡官司一事,日匡坦言官司很快会完结;但言谈间,日匡指不想再回事务所,继尧听到后觉得非常失望,直指事务所是他们辛苦建立的,不能白白落入谨昌手上。

谨昌安排了力行处理元亨的案件,张强想知道原因,谨昌知道上次张强与元亨的合作不欢而散,所以才没有把案件安排给他。这时谨昌突然面有难色,状甚痛苦,张强紧张地慰问,谨昌却自称睡得不好而已。但当张强离开谨昌办公室时,却发现谨昌吃药。

少桦不满力行被调走,张强觉得谨昌异于平常,对他的态度亦有所改变,少桦则怀疑谨昌假扮好人,背后定有阴谋。

宜中不满伟梁做法

力行、伟梁、宜中合作处理元亨的案件。元亨被股东从民事途径追讨欠债,原因是公司的股价不停下跌,元亨无法履行承诺派发特别股息。力行认为如果元亨的教唆强奸官司导致公司股价下跌,赔偿亦无可厚非,但元亨觉得说法荒谬。

伟梁问元亨当日与股东之间的协议,有否写入会议纪录,并暗示如果双方的会议记录有所出入,便有讨价还价的空间。宜中一听即知道伟梁心中所想。

会议后,宜中指责伟梁用不合法的手段为元亨抗辩,伟梁却不同意,强调只要赢出官司即可,宜中以事务所主席身分阻止他这样做。他们回到事务所后,希文通知他们,指代表股东的律师是浩天与方宁,宜中大感愕然。

态度转变张强不惯

张强吩咐少桦影印文件准备会议,岂料谨昌一反常态,声称对张强非常信任,无需拿文件在会议上交代。张强觉得谨昌的变故别有内情,但少桦仍然叫他无论如何也不要相信谨昌。

谨昌开会时,有下属办事不力被他指骂,张强见同事面有难色,即主动提出协助。这时谨昌突然感到痛楚,张强跟着谨昌去洗手间,见他痛苦难当,即问他发生何事,谨昌不肯说,只求张强不要告诉其他同事。

宜中等人初次出席元亨案件会议,对方律师是方宁与浩天。宜中坚持元方股价下跌是受大环境因素影响,但浩天列出理据,坚称与元亨的官司有关。

要求元亨解雇宜中

晚上方宁主动寻找宜中,宜中以为众股东接受和解方案,但原来对方不但拒绝和解,更要求元亨立即辞去主席职位。伟梁不忿宜中以主席身分来压他,于是向谨昌投诉,要他出手阻止宜中继续这样做。岂料谨昌大发雷霆,并在众同事面前指骂他。

谨昌与银行开会前突然剧痛,同事帮他叫救护车送院。张强接手谨昌的案件,但与银行开会前,少桦极力阻止他,并指她刚才见到谨昌在笑,可是张强没有理会。

宜中约见元亨,劝他放弃公司主席职位,令元亨极度不满。元亨在停车场碰见伟梁,伟梁指宜中与方宁是好姊妹,所以根本不想元亨赢出官司。伟梁又叫元亨立即解雇宜中,由他全权主理案件。

律政强人第23集剧情介绍

张强狠心解雇少桦

播出日期: 2016.10.11 (二)

银行收购案过程顺利,众同事都想知道张强如何在短时间内办妥事务。希文突然通知力行,指元亨已解雇了宜中,而且将案件全权交由伟梁负责。

谨昌仍在医院休养,公司会议暂由张强负责主持,他收到元亨解雇宜中的通知,于是追问宜中个中原委,但宜中坦言事前毫不知情。

这时,伟梁直斥宜中身为元亨的代表律师,不能甚么事也蒙在鼓里,而且她随便建议元亨接受对方提出的方案,根本是不负责任。张强问伟梁是否背着宜中,私下见过元亨,伟梁坦白承认。

众人面前责骂伟梁

伟梁离开会议后,张强问宜中为何不反驳伟梁,宜中直指这样做也无补于事。张强直斥宜中不懂保护自己,宜中若有所得,决定给伟梁一个下马威。

谨昌在医院内,一直留意望德基金与永业银行的案件。当他知道银行收购了基金后,喜上眉梢。这时少桦突然出现,要求与谨昌交易,提出只要让张强不再处理基金的事,她可使计令张强放弃与继尧的协议。

方宁对伟梁称,只要说服元亨接受和解建议,他将会得到股东给予的报酬,伟梁即自称会尽力而为。当伟梁离开后,浩天即问方宁究竟伟梁是否可信,方宁坦言现在仍探不清伟梁的手段,只知道伟梁不想再做谨昌的奴隶,所以他需要赚一笔大钱。

劝阻张强停止收购

伟梁对元亨说明说服股东的法门,元亨听罢,对他大表赞赏。少桦告知张强,自己目击望德基金总裁林家源探望谨昌,意味二人早已相识,所以推测今次买卖是一个局。可是张强不相信她,又说即使二人是老朋友,也不能证明甚么。

少桦非常气愤,问张强为何如此相信谨昌,张强自称已验证谨昌药丸的真伪,认为他并非假装患病。这时力行通知张强,谨昌已经重返事务所。张强即前往慰问,喜见谨昌精神多了,便想把基金收购事宜归由他处理,可是谨昌希望张强可以继续负责。

张强被指知法犯法

少桦此时冲入房间,直斥谨昌正在说谎,张强要少桦向谨昌道歉,但少桦不肯,张强于是狠心解雇少桦。

浩天与方宁继续与元亨周旋,这时新闻报道指元亨一案会加快判刑,但元方的股价不跌反升。浩天觉得很惊讶,但方宁却知道背后原因。

方宁回家后不见宜中与希文,于是致电给宜中。宜中表示正在「外面」开会,原来一众律师全都待在张强家中。基金与银行签约成功,但不久却有一群警察走上事务所,指张强参与诈骗。

律政强人第24集剧情介绍

张强打算认罪

播出日期: 2016.10.12 (三)

谨昌向张强坦白承认整件事都是一个局,并自称从小到大不时都想着如何斗赢。张强见到少桦回事务所,内心感安慰,她指力行等人在资料室,原来他们正想寻找家源的资料,并想查出他的位置所在,希望能得到他作证。

张强见到各同事都关心他,非常感动。思慧知道张强的事后非常伤心,而且她更知道负责检控的律师是谁,他们打这类官司,入罪率达八成。

不顾一切协助张强

思慧问张强有没有为自己打算,张强反指想在庭上求情,希望法官可以从轻发落。浩天此时拿出委托书,自荐担任张强的代表律师。

谨昌见到同事在寻找家源的去向,厉言阻止他们,并指如果大家继续将会被解雇,可是众人都一概不理。谨昌即叫下属准备解雇信。这时宜中进来,指众人所做的事皆是她亲自吩咐的,又直言在事务所是谨昌的上司,无权干涉,谨昌无话可说,但他指即使宜中找多少人来,张强都一定会入狱。

谨昌从伟梁口中得知警方正式起诉张强,大喜,并即叫伟梁通知所有委员,要在紧急会议上踢走张强。力行想见张强,但少桦指张强一直困在办公室内没有出来。力行指警方已落案起诉张强,并指检控官是思慧。

委托力行管理股份

少桦拿出一份文件给力行,力行发现是张强的股份委托书,原来张强要把自己所持有的股份,全部交给力行处理。少桦看后,有感张强像处理「身后事」。

张强与浩天去律政司署开会。会议上思慧指律政司决定提出起诉,希望张强主动认罪,如此便可向法官求情,将刑期减至少于十年。

浩天立即反对,指这件案的关键人是家源,但现在家源已逃离香港不知所终。因此,浩天要求律政司找到家源后,才正式起诉张强。然而,思慧指证据一面倒对张强不利,只有认罪才是最好的方法,岂料张强竟答应考虑。

交出主席位作交易

谨昌在会议上,提出把张强立即停职,而且还要发新闻稿,公开谴责张强。宜中反对,指未经过法庭审讯,不能一口咬定张强已犯罪。伟梁指即使不公开谴责,也要停止张强所有职务,其他委员都同意。谨昌称张强停职后,所有工作都交由伟梁负责,但是宜中反对,并指接手张强工作的另有人选。

张强见谨昌,指他手上有一份文件,可证明望德基金的所有文件,都是经过谨昌修改。张强要再去律政司署,但在开会前谨昌急见宜中,表示可以放生张强,条件是用主席位来交换。

律政强人第25集剧情介绍

谨昌拒绝合并事务所

播出日期: 2016.10.13 (四)

谨昌成为主席后,重新分配所有律师的工作。伟梁向大家讲解细节后,即对力行说谨昌安排了特别的工作给他们。

张强去主席室见谨昌,谨昌表示自从升做主席后,两人一直没有好好沟通。张强坦言如果谨昌觉得不舒服,可运用特权解雇他。谨昌指张强误会,指事务所已经变天,以前发生的恩怨好应一笔勾销。张强答应以后枪口一致对外,谨昌听罢非常高兴,更把一份文件交给张强,指有新工作交给他。

不满安排无法反抗

张强看见是空姐与航空公司的案件,问谨昌分配这案件的原因,谨昌解释这间航空公司是继尧的旧客,张强明白原因,但离开主席房时非常不满。

宜中为谢雪丽控告产科医生孙志球,指医疗事故令她的婴儿胎死腹中,为志球辩护的正是方宁。宜中指孙医生在工作时间,不但迟到,而且协助雪丽生产时,多次在手术室外听电话,错失了救人的时间,间接导致婴儿死亡。另一边厢,方宁反称志球专业,并依足医疗程序办事,所以宜中的指控根本不成立。

宜中追问志球在手术室外收听的来电内容,方宁即指那属于志球的私人事,无需交代。宜中与方宁争持不下,愈说愈激动,最终要医务委员会主席喝止。少桦怀疑谨昌再做小动作,但张强指谨昌已经成为主席,应该不会再使诈。

誓言不会放过谨昌

力行找到航空公司职员黎玉清被同事欺凌的影片,并指是次事件令她身体受损,出现严重精神压力,而且经常梦见当日场面,但她向航空公司投诉后,却不获受理。张强看见玉清的验身报告后,发现有可疑之处,即找与玉清体形相近的女同事,做实验证明自己的看法。

谨昌去见继尧,喜称已踢走宜中,成为事务所主席,又自称与律政司谈好了,只要继尧一放监,他的律师牌就会被吊销。继尧怒称会与谨昌继续斗下去,直到他的生命完结。

颖琳要求公司合并

谨昌下班时在事务所楼下见到颖琳,颖琳祝贺谨昌成为主席,谨昌大喜。颖琳在倾谈间,提出一个可令事务赚更多钱的方法,原来有新加坡公司欲与事务所合并,但谨昌却极力反对。颖琳早料到谨昌会拒绝,所以决定收购其他股东的所有股份。

张强代表航空公司,律政强人第一次与玉清见面。张强坦言航空公司每年都举办迎新活动,一向都有破格的游戏传统,但浩天反驳,认为以此为据并不代表玉清可以接受无礼对待。这时,张强提出自己的观点,怀疑玉清的伤势并非迎新活动的游戏造成的。

律政强人第26集剧情介绍

方宁出卖宜中

播出日期: 2016.10.14 (五)

清早,谨昌淮备了股份转让书给伟梁,要买下他手上的所有股份。伟梁自称是谨昌的手下,无需多此一举,但谨昌直指希望借此为鉴,说服其他委员卖股给自己。他又称日匡等人,已经把股份卖给颖琳了,可是伟梁自称需要时间考虑,这时谨昌怀疑伟梁已见过颖琳。

少桦上班时见到玉清,她问玉清为何不见浩天同行,原来玉清是独自前来找张强,因她有说话要对他说。少桦指玉清不能在没有律师陪同下见张强,但玉清不停哀求少桦。少桦向张强为玉清求情。但张强指已把好的和解方案给她,只是她不接受。

少桦替玉清求情

日匡探望继尧,指法庭已接受他的上诉,很快便会开庭,继尧反问他有关卖股份的事,日匡承认已把手上的所有股份卖给颖琳,亦希望继尧如此做,可是继尧拒绝。日匡指继尧出狱后,事务所都不会由他掌权,这时继尧说他已申请提早假释。

宜中为最后一次的医疗聆讯陈词,她直指志球专业失德,导致雪丽的婴儿无辜死亡。方宁反对,再次强调志球是名专业医生;宜中列举志球以前所犯的医疗失误,但方宁指这是一般医生常犯的错。宜中请雪丽再一次描述出事发时志球的态度时,雪丽竟自称放弃控告,令宜中惊愕。

谨昌收购委员股份

谨昌约见其他委员,并把新加坡公司的骗局告诉众人,从中提出想收购委员的所有股份,让颖琳没有机会完成收购,岂料众委员不答应谨昌的要求。

玉清与浩天去事务所开会,张强指航空公司愿意给二十万慰问金,但不会向玉清道歉。浩天力陈航空公司的不是,但都被张强一一反驳。当玉清走出事务所大厅后,少桦发现她精神有异,说时迟那时快,玉清拿起桌上的生果刀,企图伤害自己。张强见其他人都不能说服她,只好亲自尝试。岂料玉清竟把张强割伤。

宜中知道方宁出卖

颖琳带新加坡公司的总裁Leo去见谨昌,续谈收购的事,谨昌初时非常讨厌对方,可是听了Leo的说话后,却开始欣赏他。

宜中去医院探望张强,问张强是否强逼玉清接受一个不合理的方案,张强坦白承认。宜中听到后非常失望,指一直以为张强会改变,但原来他仍是只顾胜利,根本没有理会过受害者的心情。当护离开后,张强要求力行为玉清播放一段片。

希文首次接官司,宜中与方宁淮备为她庆祝。岂料宜中意外接听到雪丽打给方宁的来电,始知道方宁与雪丽,原来曾经私下协议。

律政强人第27集剧情介绍

张强、谨昌对簿公堂

伟梁把收购股份的文件交给委员,指他们签署后与事务所再没有任何关系,众委员非常不满,怒骂谨昌出尔反尔。谨昌追问签署的进度时,委员责骂谨昌欺骗他们,更拒绝出售手上股份。

谨昌笑言现在事务所由他掌权,如果他们不肯卖股份,以后都不会再派分红。谨昌更指众委员昔日只需拿出少量资本就能入股,现在他用一百倍将股份买回来,绝对是仁至义尽。

要求张强担任主席

继尧偷偷见张强。张强提起其他委员准备把手上的股份卖给谨昌。继尧自称早已知道这事,更知道谨昌已承诺合并,张强即问继尧会何时重返事务所,继尧自称即使回去也压不住谨昌,因为他收到律师公会通知,自己的律师牌吊销在即。张强因不能保住宜中的主席位而内疚,继尧认为只要张强肯坐上主席之位,就能与谨昌相斗。

谨昌对伟梁说,必须要把事务所的生意推向另一个高峰,所以决定与Tom &Baker合并,把业务推向全世界。谨昌又称继尧已出狱,但竟然没有返回事务所,背后一定有阴谋。

谨昌专诚等候张强,提出收购他手上的所有股份,但张强拒绝。谨昌指如果他不肯卖股,便会叫颖琳解雇方宁。Tom & Baker正式与Law& Cheung 合并,颖琳指事务所需要重组,方宁对自己被实时解雇,感到非常愕然,浩天追问原因,颖琳称这是公司决定。

方宁不满突被解雇

继尧回到事务所,众同事都非常高兴,继尧更立即召开会议。方宁私下见颖琳,想知道被解雇的原因,但颖琳只说是总公司安排,方宁决定从民事渠道讨回公道。

继尧在会议上感谢谨昌为他管理事务所,并宣布只要处理好股份事宜后便立即退休。谨昌笑言宜中得到继尧的股份后,她便成为事务所的大股东,以后一定会好好照顾她。岂料继尧称宜中未够成熟,不能接收他的股份,而得到股份的原来是张强。继尧又希望以股东身分提出最后一个动议,就是重选主席。

继尧入院谨昌大喜

谨昌听罢随即发难,指现在事务所已不再属于继尧,继尧直称谨昌想卖了事务所,所以一定要阻止这次合并,还要求所有员工投票表态,岂料他说得太过激动,当场晕倒。

医院内,宜中只是看着父亲,脑海一片空白。张强问她下一步行动如何,宜中坦言甚么也想不到。谨昌以高价收购张强的股份,并要他立即离开事务所。张强竟然答应,宜中更不知如何是好。张强与少桦执拾好所有私人对象,正离开事务所时,在楼下见到方宁,她要委托张强,控告Tom& Baker无理解雇。

律政强人第28集剧情介绍(大结局)

张强质疑解雇原因

方宁的诉讼案引起了全球关注,因为只要方宁胜诉,Tom &Baker便会受到全球多宗同类指控。谨昌与张强在开庭先会面,谨昌表示对今次官司非常期待,因为除了可以与张强做对手外,更可以在个人履历上,增添一宗重要胜诉。

官司正式开堂,颖琳成为第一位证人,谨昌问她解雇方宁的原因,颖琳解释是为了精简公司架构,并且已根据劳工法例,赔偿给方宁。轮到张强提问,他质疑Tom& Baker声称精简人手,但最后只解雇方宁一人,理据可疑。

浩天拒绝协助谨昌

张强找到方宁的直属上司做证,指方宁是唯一反对公司合并的人,可是谨昌手上的文件却显示,所有职员一致同意合并,谨昌更指这份文件有八位委员签名,而且每一位委员都可以出庭作供,因此谨昌断定颖琳解雇方宁并非报复。

伟梁深夜约见浩天,直指公司合并后,大中华区将会有五位委员,谨昌想邀请浩天出任其中一席。浩天心知谨昌的计算,好意婉拒,伟梁不停劝浩天,希望他能回心转意。这时浩天拿出一封辞职信,自称已决定上庭后辞职。

宜中被指偏帮方宁

浩天在庭上透露,事务所曾主动与方宁加签两年合约,证明她对公司贡献良多。然而,谨昌随后揭穿浩天曾患脑癌,却没有在公司的健康保险申报,藉此贬低浩天口供的可信性。浩天实时反驳,自称签了保险文件后,才发现有脑癌,那时根本没有心情修改。可是谨昌不听解释,只是不停大造文章。

宜中在庭上作证,称赞方宁是位很出色的律师,即使在不同的公司工作,都是有口皆碑。可是谨昌却指宜中与方宁不但是好同事,也是好姊妹,二人更同住一室。所以宜中的口供有偏私之嫌,并不可信。

张强突然离开香港

聆讯完毕,方宁发现欧洲公会即将撤销对Tom &Baker的指控,因为他们都对今次的官司打定输数。宜中劝她要相信张强,只要有张强在官司就有胜算,但方宁觉得张强不是有心为她打官司。少桦表示如果方宁现在放弃,则整宗官司都会败诉。方宁坦言,希望自己决定去路。

Donald & Co.及Tom & Baker完成合并,以后事务所将以Tom & Baker命名,谨昌指Donald&Co.已经完成历史责任。这时少桦突然出现,指继尧已把所有股份受权张强托管,方宁这时才对宜中说,其实张强早已安排好一切。宜中知道真相后,打算去找张强,但少桦和力行都指张强已经离开香港……



上一篇:《妈妈不见了》分集剧情简介1-2全集大结局及演
下一篇:《霹雳天命之仙魔鏖锋II斩魔录》分集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