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偶像剧 >

看见味道的少女第2-3集剧情介绍

发布时间:18-01-27 阅读:999

看见味道的少女第2集剧情介绍

崔守恪与吴初琳离开咖啡厅,一个年轻女人将吴初琳当成崔恩雪,崔恩雪是崔守恪的妹妹,年轻女人忽然称呼吴初琳为崔恩雪,崔守恪吃了一惊转过身子看着吴初琳。

将吴初琳认成崔恩雪的年轻女人已经离去,崔守恪好奇吴初琳为何也叫崔恩雪,吴初琳不以为然认为年轻女人一定是认错了人。

崔守恪再次想起妹妹生前的一些生活情景,读高中的妹妹崔恩雪经常到水族馆玩耍,崔守恪在水族馆里面潜水向崔恩雪挥手示意。

崔恩雪已被不明人士杀害,崔守恪一直想调进重案组调查崔恩雪的死因。

吴初琳回到公司挨了上级一顿训斥,上级要求吴初琳准备一档节目,吴初琳为了应付上级谎称已经找到一个愿意表演的搭档,上级怀疑吴初琳是在说谎,吴初琳保证不久之后带搭档到公司表演。

上级相信了吴初琳的话转身离去,吴初琳回到车上后悔欺骗上级,崔守恪曾在吴初琳面前展示过表示天份,吴初琳眼睛一亮觉得应该找崔守恪当搭档。

崔守恪不久之前开着吴初琳的汽车追捕坏人,坏人被崔守恪和吴初琳抓到,崔守恪在开车过程中弄坏了吴初琳的汽车,吴初琳到修理店向工作人员问清价格打电话联系崔守恪。

崔守恪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餐厅狼吞虎咽进食,一想到崔恩雪的案子还没有破,崔守恪暗自在心中提醒自己必须加入重案组,只有加入重案组才有机会参与侦破崔恩雪死因的行动中。

吃完许多食物崔守恪跟吴初琳见面,吴初琳发现崔守格吃了许多食物,崔守恪一直想进入重案组调查,吴初琳趁机向崔守属展示她的特异功能,只要崔守恪愿意临时做吴初琳的节目搭档,吴初琳就愿意协助崔守恪侦破一些案件。

崔守恪不太相信吴初琳有特异功能,吴初琳让崔守恪离开餐厅寻找一个地方藏好,崔守恪离开餐厅藏到一幢楼房天台上,吴初琳顺着崔守恪留下的气息在 楼下转悠,崔守恪一脸惊讶看着吴初琳在楼下行走,吴初琳行走的路线跟崔守恪上楼时候的路线没有一丝差别,崔守恪渐渐意识到吴初琳果然有特异功能。

吴初琳与崔守恪回到餐厅,崔守恪再次出了一个难题考核吴初琳,吴初琳轻轻松松通过了崔守恪的考核,崔守恪同意当吴初琳的搭档。

吴初琳拿出节目台词给崔守恪,崔守恪借背台词的时间与吴初琳侦破一起案件。

一个叫朱玛丽的女人神秘失踪,重案组小组正在紧急寻找朱玛丽的下落,崔守恪在吴初琳的带领下发现一个男子身上有朱玛丽用过的香水,男子被崔守恪摁倒在地上,两个工作人员从楼中冲出来扶起男子,男子是朱玛丽的男朋友,朱玛丽使用的香水出现在男子身上合情合理。

崔守恪在吴初琳的带领下找到了一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身上有朱玛丽的钱包和信用卡,崔守恪怀疑中年男子绑架了朱玛丽,中年男子带着崔守恪来到一处垃圾堆找出朱玛丽留下钱夹。

朱玛丽的下落再次成迷,崔守恪回到车上拿出朱玛丽遗留的钱夹给吴初琳检查,吴初琳发现钱夹上含有水腥色彩。

钱夹上有水气说明朱玛丽去过河边,崔守恪回到警局来到重案组调查科,科长正在办公室跟下属们研究如何搜寻朱玛丽,崔守恪打断会议提醒科长应该将搜索重点锁定在河边,科长不相信崔守恪的话认为崔守恪是在开玩笑。

崔守恪在吴初琳的陪同下到公司参加节目表演,吴初琳的上级坐在台下观看崔守恪表演,崔守恪的表演虽然可圈可点,但吴初琳的上级仅是提醒吴初琳还要参加评选,如果评选没问题了吴初琳才能跟崔守恪一起表演。

崔守恪与吴初琳离开公司找了一个地方坐下,吴初琳一脸惊讶发现崔守恪撕烂了剧本,崔守恪撕烂剧本只是为了腾出一些纸张空间做笔记,吴初琳对崔守恪的行为哭笑不得。

一周之前,朱玛丽开着汽车来到河边的高坡上停下,一对男女开车从坡上冲下来撞到了朱玛丽乘坐的汽车,汽车失去控制一头滑下高坡坠入深河。

崔守恪在吴初琳的带领下来到坡上寻找关于朱玛丽的行踪,吴初琳找到了朱玛丽留在坡上的气味,崔守恪顺着吴初琳的视线往坡下看去,坡下几百米的下方是一条深不见底的大河。

看见味道的少女第3集剧情介绍

一周之前,朱玛丽开着汽车来到河边的高坡上停下,一对男女开车从坡上冲下来撞到了朱玛丽乘坐的汽车,汽车失去控制一头滑下高坡坠入深河。

崔武恪在吴初琳的带领下来到坡上寻找关于朱玛丽的行踪,吴初琳找到了朱玛丽留在坡上的气味,崔武恪顺着吴初琳的视线往坡下看去,坡下几百米的下方是一条深不见底的大河。

山路旁边出现许多五彩缤纷的朱玛丽的气息,吴初琳目不转睛看着飘浮在崔武恪身后的有色气息,崔武恪在吴初琳的提醒下转身往身后看去,朱玛丽很有可能驾车坠江,吴初琳与崔武恪来到坡边寻找跟朱玛丽有关的线索。

朱玛丽的气息在坡边消失不见,吴初琳顾着寻找朱玛丽的气息立足不稳险些从坡上滑落下去,崔武恪眼疾手快搂住了吴初琳,吴初琳顺势扑进崔武恪怀中,二人紧紧搂在一起面色难堪,吴初琳回过神来离开崔武恪的怀抱。

崔武恪不慎踩碎吴初琳掉落在地上的眼镜,吴初琳心疼无比低头打量已经破碎的眼镜,崔武恪没有向吴初琳赔礼道歉,而是提醒吴初琳庆幸之前没有从坡上滑落下去,坡下百米开外的下方是深不见底的江水,如果吴初琳从坡上滑落下去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幸好崔武恪在千钧一发之际搂住了吴初琳,吴初琳应该庆幸平安无事而不是心疼眼镜被踩碎。

重案组长姜赫带领手下人在树林中搜寻朱玛丽,许多手下人附近低头打量地面,姜赫拿着高音喇叭不停喊话监督手下人搜查,有人忽然向姜赫透露在江边打捞出朱玛丽乘坐的汽车。

姜赫曾经认定朱玛丽不会出现在江边,崔武恪曾经极力要求姜赫到江边搜寻朱玛丽,事实说明崔武恪的推测是正确的,朱玛丽乘坐的汽车果然坠江被打捞上岸。

姜赫来到打捞地点神色复杂看着崔武恪,崔武恪面色平静没有借机嘲讽姜赫。

朱玛丽被困在汽车里面已经失去多时,犯罪心理调查专家严美来到现场想检查朱玛丽的遗体,一名警察不给严美打开车门,崔武恪亲自为严美打开车门,严美钻入到汽车里面掀起朱玛丽手臂上的衣袖,朱玛丽的手臂上出现了血红的条形码。

条形码印证朱玛丽被一名连环杀手杀害,朱玛丽遇难之前已有几名女性遇难,遇难的女性手臂上都有相同的条形码。

上级领导莅临案发现场,姜赫毕恭毕敬迎接上级领导,上级领导安排严美成立搜查小组,姜赫一脸失望只得听从上级领导的安排。严美觉得崔武恪是一个办事能力极强的警察,朱玛丽遇难地点正是崔武恪调查到的,严美当场要求崔武恪加入到搜查小队。

吴父曾是一名警察,严美找到吴父谈起一些往事,吴父已经退休没有再当警察,严美希望吴父再次出山侦破案件。

入夜,崔武恪与吴初琳坐在路边谈话,吴初琳在谈话过程中对崔武恪的背景有了一定了解,崔武恪的妹妹叫崔恩雪,当年崔恩雪在医院里面被人杀害,崔武恪因为妹妹去世无心工作。

吴初琳听完崔武恪讲述的往事感概万分,当初吴初琳身受重伤住院昏迷长达数百日,后来吴初琳苏醒过来发现自己拥有了看到气味色彩的特别能力。

崔武恪调查朱玛丽遇难之前的一些经历,权在熙正在住处外面焚烧朱玛丽的衣物,崔武恪驾车来到权在熙家门外面从车上下来,权在熙正在焚烧朱玛丽穿 过的一条裤子,崔武恪大吃一惊伸手将燃烧的裤子抽回地面踩灭火苗,权在熙一脸狐疑看着崔武恪,崔武恪向权在熙问了一个问题,权在熙如实向崔武恪回答问题, 崔武恪意识到产生误会赶紧向权在熙赔礼道歉,权在熙一头雾水看着崔武恪回到车上驾车离去。

吴初琳在剧院准备表演节目,崔武恪因为办案没有来剧院当吴初琳的搭挡,吴初琳独自一人上台分饰两个角色,导演一脸不悦要求吴初琳结束表演。

崔武恪向严美汇报一些查案经过,吴初琳喝醉了酒来到警局找崔武恪,崔武恪没有料到吴初琳会来警局找他,脸上升起惊慌不知如何是好。

坐在电脑面前的严美对吴初琳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电脑里面有一些失踪人员的档案记录,严美忽然发现吴初琳跟其中一个失踪人员长得很像。

看见味道的少女第7集剧情介绍

崔武恪找到了条形杀手的杀人规律,杀手按照条形码上的信息选择杀害不同的人,崔武恪已经推断出杀手即将下手的新目标身份信息。

杀手正是名厨权在熙,权在熙表面上是一名厨艺精湛风度翩翩的厨师,实际上内里是一名变态杀人魔,警方一直在调查被权在熙杀掉的无辜市民,权在熙已经接连杀害几个无辜市民。

吴初琳来到剧院站在幕后为演员们撑木板,由于体力不支吴初琳身不由已失手推倒木板,站在旁边的崔武恪目睹吴初琳跟木板一起倒在舞台上,吴初琳趴在木板上一脸惊恐看着坐在观众席上的观众们。

导演将吴初琳唤到台下谈话,吴初琳的行为令导演大为光火,本来导演想给吴初琳在剧院工作的机会,奈何吴初琳不好好珍惜来之不易的工作机会,导演决定辞退吴初琳。

吴初琳一脸委屈在导演的责骂声中流下眼泪,崔武恪站在旁边爱莫能助。

权在熙邀请吴初琳喝咖啡,二人来到餐桌前坐下,权在熙向吴初琳透露他患有脸盲症,吴初琳听完权在熙的话恍然大悟,不久之前吴初琳在咖啡工作,权 在熙从咖啡厅经过对吴初琳视若无睹,吴初琳主动跟权在熙打招呼,权在熙停下脚步认出了吴初琳,吴初琳当时以为权在熙不愿意跟她打招呼,直到弄清权在熙患有 脸盲症,吴初琳才意识到权在熙当时不是故意不跟她打招呼。

脸盲症很有可能让人产生误会,不明真相的人会以为权在熙目中无人不愿意跟别人打招呼,权在熙一脸无奈向吴初琳坦承因为患有脸盲症确实得罪过一些人。

艾丽是吴初琳的朋友,艾丽老板发现放在店铺的钞票被人偷走,艾丽成了最大嫌疑人,宋明玉与艾丽同为店员,老板相信宋明玉没有偷店铺里面的钱,一 行三人来到警局找警察断案,办案民警盘问宋明玉的出行情况,宋明玉向办案民警展示出门不在店铺里面的相片证据,艾丽见宋明玉还能证明自己不在场,脸上升起 焦急一脸无奈。

吴初琳在崔武恪的陪同下来到警局里面,艾丽与宋明玉正在接受警察断案,宋明玉向警察出示不在场的相片证据,吴初琳发现宋明玉的身体出现许多带有 色彩的气息,气息显示出宋明玉是在说谎,人在说谎的时候心中就会紧张,一紧张身体就会产生一种气体,吴初琳凭借看到的气体断定宋明玉在说谎。

宋明玉因为有不在场的证据,警察只得将嫌疑对象锁定在艾丽身上,艾丽离开警局向吴初琳述苦,吴初琳拿起手机查看宋明玉在网上上传的相片,相片确实能证明宋明玉不在案发现场,吴初琳决定跟崔武恪一起寻找宋明玉在相片上做假的证剧。

二人来到宋明玉曾经拍过相片的地点,一连换了几个地点也没有找到宋明玉做假的线索,直到来到一家鞋店,事情终于有了转机。

吴初琳发现鞋店上空飘浮着许多咖哩食品的气团,鞋店出现食品气团,说明鞋店的前身是一家餐厅,店员证实了吴初琳的猜测,一周之前餐厅主人转卖门面,门面被新老板改装成了鞋店。

宋明玉在鞋店改装后还能拍出在餐厅吃饭的相片,光凭在餐厅吃饭的相片就能说明宋明玉在做假,崔武恪与吴初琳回到警局向办案民警提供查到的证据,证据铁证如山,宋明玉在警察面前坦承偷了老板的钱。

老板对宋明玉失望之极,警察带走了宋明玉,老板一脸愧疚向艾丽赔礼道歉,艾丽洗清了冤屈主动提出辞职。

崔武恪与吴初琳成功为艾丽平反,艾丽心情感激送了二张餐厅优惠卷给崔吴二人。

夜幕降临,崔武恪来到集装箱区寻找凶手留下的线索,一名黑衣男子从崔武恪身边走过去,崔武恪没有留意从身后经过的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离去不久,崔武恪打开一个集装箱门,门内的空间放着一些东西,崔武恪忽然意识到之前离去的黑衣男子有问题。

黑衣男子已经消失不见,崔武恪从集装箱里面冲出来四处寻找黑衣男子,黑衣男子忽然从崔武恪面前走了过来,崔武恪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事情,黑衣男子往崔武恪肚子上捅了一刀。

崔武恪低头看了一眼血流不止的伤口倒在地上,黑衣男子背对倒在地上的崔武恪快步离去。

看见味道的少女第8集剧情介绍

崔武恪从集装箱里面冲出来四处寻找黑衣男子,黑衣男子忽然从崔武恪面前走了过来,崔武恪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事情,黑衣男子往崔武恪肚子上捅了一刀。

崔武恪低头看了一眼血流不止的伤口一头载倒在地上,黑衣男子背对倒在地上的崔武恪快步离去。

捅伤崔武恪的黑衣男人正是权在熙,权在熙想杀掉崔武恪隐藏自己的杀人魔王身份,一个工人来到集装箱区发现倒在地上的崔武恪。

崔武恪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吴初琳打了一个电话给阎美,阎美接到电话立即奔赴医院探视崔武恪。

权在熙回到家中脱下黑衣外套,崔武恪已被权在熙中伤,权在熙换下黑衣外套坐在沙发上休息。

崔武恪在医生的抢救下渡过危险,吴初琳回到咖啡厅向权在熙透露崔武恪住院的情况,吴初琳不知道权在熙是伤害崔武恪的元凶,权在熙不动声色从吴初琳口中了解崔武恪受伤的情况。

崔武恪虽然渡过危险但还需要住院观察,权在熙来到医院探视崔武恪,病房里面只有权在熙与崔武恪二人,权在熙来到病床旁边伸手往怀中摸去,阎美忽 然开门走了进来,权在熙放下怀中的手恢复平静的表情,阎美对权在熙的到来有些惊讶,正常情况一般人都不会愿意看望受伤的崔武恪,警方会对所有探视崔武恪的 人暗中调查,权在熙光明磊落来医院探视崔武恪,阎美夸赞权在熙是一名成功的厨师。

崔武恪渡守了危险,一名男子来到病房里面向崔武恪走了过去,阎美与几个同伴藏在病房外面严阵以待,男子一步一步向崔武恪身边走去,崔武恪伸手抽出藏在被盖里面的手枪。

男子来到病房旁边掀开衣服祝贺崔武恪恢复健康,崔武恪举起手枪对准男子,阎美和几个同伴冲进病房发现男子并非凶手,凶手已经猜到警方在医院设伏,男子是在凶手的交待下来到病房祝贺崔武恪恢复健康。

吴初琳到咖啡厅找艾丽,艾丽买了一杯咖啡给吴初琳,吴初琳发现装咖啡的杯子飘浮出一些酒水气体,酒水气体说明杯子里面装的不是咖啡,吴初琳一眼识破了艾丽买回来的不是咖啡。

艾丽不知道吴初琳拥有看得见气体色彩形状的特异功能,吴初琳迅速识出杯子里面的不是咖啡,艾丽只得将原因说了出来,原来艾丽担心吴初琳心情不好所以才买了一杯酒,吴初琳因为崔武恪住院心情失落,艾丽想让吴初琳喝酒消解心中的烦恼。

吴初琳来到崔武恪家中做客,崔武恪已经恢复健康出院,吴初琳亲自下厨做了一些食物给崔武恪,崔武恪对吴初琳做的饭菜赞不绝口,吴初琳感概万分向崔武恪讲述身世经历,自从三年前遇到事故住院重获新生,吴初琳无法再记起父母的相貌以及身份信息。

崔武恪听完吴初琳的话脸上升起同情,吴初琳情不自禁与崔武恪接吻,在接吻过程中吴初琳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失态,崔武恪没有再继续亲吻吴初琳,吴初琳辞别崔武恪离去,崔武恪站在原地若有所思,吴初琳来到崔武恪家门外面抚摸嘴唇露出一丝笑容。

崔武恪出院与阎美一起参加千柏京的丧礼,二人离去之时遇到权在熙,权在熙获得千柏京亲人高度赞扬,千柏京去世之后权在熙出钱出力举行丧事。

崔武恪与阎美离开丧礼现场只觉权在熙神色不太正常,阎美猜测权在熙对警察没有好感,二人聊完权在熙谈起已经遇害的崔恩雪,阎美带着崔武恪找到了吴在标,吴在标当年负责处理崔恩雪的案件,崔恩雪被吴在标处理成已经死亡的遇害人员,阎美发现崔恩雪其实活在人间。

吴在标已经不是警察退休有几年,阎美要求吴在标承认隐瞒崔恩雪活在世上的秘密,吴在标否认了阎美的怀疑,崔武恪一脸焦急要求吴在标透露崔恩雪的下落,崔恩雪是崔武恪的妹妹,崔武恪有权力知道妹妹的下落。

吴在标立场坚定一口认定崔恩雪已经离开人世,崔武恪与阎美如何追问吴在标都无法获得真实答案。

吴初琳与崔武恪一起吃饭,崔武恪穿着一件红色外衣精神焕发,吴初琳跟崔武恪相比显得心事重重,崔武恪察觉到吴初琳的神色不太对劲,吴初琳因为想起一些事情心中升起悲伤。

看见味道的少女第15集剧情介绍

崔武恪向吴初琳求婚成功

权在熙即将杀害阎美,阎美被困在密室中已经成为待宰的羔羊,权在熙向阎美讲解杀人方式,密室的通风孔会在指定的时间喷出许多窒息性气体,阎美吸入气体在几秒钟时间内便会陷入到昏迷中。

吴初琳带着崔武恪和另外二名警察来到囚禁阎美的密室外面,权在熙开启窒息性气体喷入密室中,阎美吸入窒息性气体倒在地上,崔武恪忽然破门而入进入到密室中。

权在熙站在密室的玻璃窗外面一脸惊讶看着忽然出现的崔武恪,崔武恪来到玻璃旁边举枪对准权在熙的脑袋。

权在熙面对崔武恪手中的手枪非但没有害怕,而是将脑袋凑到玻璃上迎接崔武恪手中的手枪。

崔武恪与权在熙隔着一面防弹玻璃,权在熙扔下崔武恪向秘室走去,崔武恪离开阎美昏倒的房间追赶权在熙,权在熙拎着一个包包手忙脚乱装几本书,崔 武恪在权在熙逃出住宅的时候从秘道追了出来,权在熙站在门口被崔武恪追上,崔武恪举起手枪提醒权在熙不能再逃跑,权在熙不顾崔武恪的警告拔腿就跑,崔武恪 抠动扳机打伤了权在熙,权在熙从地上站起来坚难的向门口走去。

崔武恪慢慢跟在后方,权在熙推开房门来到屋外,许多警察站在屋外举枪对着权在熙,崔武恪从屋中走出来抢过权在熙手中的包包,包包里面的每本书都有一个条形码,条形码传递出不同死者的身份。

阎美被紧急送往医院,权在熙落入到警方手中,崔武恪来到医院看望阎美,阎美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问题随时可以出院。

权在熙被送到审讯室,崔武恪来到审讯室当着权在熙的面焚烧标有死者身份的条形码书本,权在熙悲痛欲绝哀求崔武恪停止烧书,崔武恪要求权在熙招供,权在熙爱书如命同意向警方招供。

崔武恪带着吴初琳回水族馆游玩,一名工作人员夸赞崔武恪交了像吴初琳一样漂亮的女子,崔武恪带着吴初琳离开水族馆,二人来到一家餐厅里面,崔武 恪让吴初琳坐在餐厅里面点菜,吴初琳浑然不知拿起菜单点菜,崔武恪来到餐厅外面打开汽车后盖箱,后盖箱里面放着许多汽球,汽球上写着向吴初琳求婚的文字, 崔武恪计划向吴初琳求婚,结果汽球失控全部飞到天空中。

崔武恪看着飞上天空的汽球无可奈何,吴初琳在崔武恪的陪同下来到一座水池外面,崔武恪计划在水池外面向吴初琳求婚。

一名男子抢先在水池向心上人求婚,吴初琳在崔武恪面前对男子表达不满,男子跪地求婚的行为令吴初琳反感之极,吴初琳不喜欢心爱之人跪地求婚。

崔武恪见吴初琳对跪地求婚方式产生反感,只得带着吴初琳来到游乐园里面,吴初琳离开崔武恪去买饮料,崔武恪将钻戒埋到沙子里面演习挖出钻戒向吴初琳求婚的情景。

吴初琳拿着两瓶饮料回到崔武恪面前,崔武恪一时慌张随便将钻戒扔到沙子里面,吴初琳想跟崔武恪找一个地方坐下,崔武恪带着吴初琳来到埋藏钻戒的区域,钻戒已经被沙子掩埋,崔武恪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钻戒。

吴初琳见崔武恪行为异常一直挖沙子,脸上升起不悦数落崔武恪像小孩一样爱玩沙子。

夜幕降临,崔武恪与吴初琳在夜色下散步,吴初琳看得见气味的色彩,崔武恪从吴初琳手中要了一瓶香水喷在空中喷出求婚文字,吴初琳看着飘浮在空中 的求婚文字,心中升起喜悦向崔武恪做出一个爱心动作,崔武恪见吴初琳用爱心动作表达同意结婚的意思,欢天喜地奔回到吴初琳身边。

不久之后,吴初琳与崔武恪举行婚礼,许多亲友到场参加婚礼,吴初琳坐在房间里面准备出场,崔武恪站在台上等侯吴初琳现身,吴初琳坐在房间里面发现一名男子推门进房,进房的男子是权在熙,权在熙一脸杀气向吴初琳走了过去。

崔武恪在台上耐心等侯吴初琳,吴初琳迟迟没有出现,阎美心中升起不妙来到吴初琳化妆的房间,房间里面空无一人,吴初琳已经不知所踪。

阎美回到婚礼现场向众人报信,崔武恪得知吴初琳不在化妆间,心中掠过一丝不妙离开舞台撒腿向婚礼现场外面跑去。权在熙带走了吴初琳,吴初琳情况危急很有可能被权在熙杀害。

看见味道的少女第16集剧情介绍(大结局)

权在熙坠楼

吴初琳与崔武恪举行婚礼,许多亲友到场参加婚礼,吴初琳坐在房间里面准备出场,崔武恪站在台上等侯吴初琳现身,吴初琳坐在房间里面发现一名男子推门进房,进房的男子是权在熙,权在熙一脸杀气向吴初琳走了过去。

崔武恪在台上耐心等侯吴初琳,吴初琳迟迟没有出现,阎美心中升起不妙来到吴初琳化妆的房间,房间里面空无一人,吴初琳已经不知所踪。

阎美回到婚礼现场向众人报信,崔武恪得知吴初琳不在化妆间,心中掠过一丝不妙离开舞台撒腿向婚礼现场外面跑去。权在熙带走了吴初琳,吴初琳情况危急很有可能被权在熙杀害。

崔武恪在婚礼现场外面找到吴初琳的一个朋友,权在熙来到婚礼现场打晕了吴初琳的朋友,吴初琳已被权在熙带离婚礼现场。

警方从监控录像找到权在熙的踪影,权在熙出现在停车场专门抬头向空中的监控器看过去,崔武恪本来以为权在熙已经身亡,闹了半天权在熙带活着。

权在熙绑架了吴初琳,吴初琳面对权在熙面不改色,权在熙在房间的地板安置一块炸药,只要崔武恪进入房间一定会踩到炸药被炸得粉身碎骨。

崔武恪与权在熙手机视频联系,权在熙将镜头移到吴初琳身后,吴初琳被绑在椅子上动弹不得,权在熙提醒崔武恪尽快搭救吴初琳。

崔武恪来到权在熙囚禁吴初琳的房间,权在熙在楼外等待崔武恪踩到炸弹,崔武恪进入房间不久一股浓烟从窗户飘了出来,权在熙认定崔武恪已经死亡,心中升起喜欢回到房间向吴初琳报丧。

崔武恪忽然现身房间袭击权在熙,权在熙逃离房间来到天台上,崔武恪来到天台上与权在熙肉博,权在熙倒在地上无法再站起来,崔武恪拾起一根铁棒想打死权在熙,权在熙忽然开口向崔武恪求饶。

崔武恪心知不能私自杀害权在熙,虽然权在熙连杀几人罪不可恕,但必须走法律程序判决权在熙。权在熙忽然从地上爬起来夺走崔武恪手中的铁棒,崔武 恪猝不及防被权在熙逼退到天台边沿,权在熙发了疯一般袭击崔武恪,崔武恪在闪避过程中自卫,权在熙立足不稳从天台上掉落下去,崔武恪往楼下一看,权在熙已 经死在楼下一命呜呼。

作恶多端杀害多人的权在熙得到应有的惩罚,崔武恪来到楼下与几个同事看着倒在血泊中的权在熙,吴初琳站在崔武恪旁边捂住嘴巴不敢再看权在熙的死状。

条形码杀人元凶权在熙已经死亡,崔武恪与吴初琳计划结婚的事情,二人决定前往异地渡蜜月。

姜赫受理一起杀人命案,死者是一名房东已经死去多时,姜赫上门找吴初琳求助,吴初琳离家出门来到事发地点,死者的身上散发出一些海带气息,姜赫 在吴初琳的指引下搜到一粒钮扣,一行人来到餐厅找到一个大妈服务员,大妈身上穿的工作服正好少了一粒名子,案发现场的扣子与大妈身上的扣子一模一样,大妈 面对铁一样的证据坦承杀害了死者。

大妈的儿子也拥有重大嫌疑,母子二人抢着揽下杀人的罪名,吴初琳站在审讯室外面看到大妈儿子穿的鞋子散发出一种草药的气味,另一只鞋子则散发出海带的气味,二种八杆子打不到边的气味出现在大妈儿子的脚下,吴初琳只觉有些不可思议。

崔武恪从吴初琳嘴中了解大妈儿子脚上的鞋子异常情况,立即出门抓获一名卖草药的男子,男子叫金贤秀极有可能杀害死者,崔武恪带金贤秀回到审讯室接受盘查。

金贤秀面对警方盘查如实交待犯案经过,死者是一名房东家中放了大量现金,金贤秀来到死者家中偷取现金,死者发现金贤秀偷钱的行为,金贤秀一不做二不休杀死死者。

大妈来到死者住处以为行凶者是她的儿子,大妈儿子亦抢着揽下杀人罪,闹了半天真正的凶手是金贤秀。

大妈与儿子离开警局向警察们道谢,幸亏吴初琳拥有能看见味道的特异功能,不然警方很有可能冤枉大妈。

吴初琳成功帮助警方破案入室盗窃杀人案,崔武恪骑着自行车搭载吴初琳到户外散心,警局的同事再次遇到案件需要侦破,崔武恪与吴初琳骑着自行车向警局赶去。新的案件需要夫妻二人侦破,夫妻二人俨然成为警方眼中的神探。

看见味道的少女第3集剧情介绍

一周之前,朱玛丽开着汽车来到河边的高坡上停下,一对男女开车从坡上冲下来撞到了朱玛丽乘坐的汽车,汽车失去控制一头滑下高坡坠入深河。

崔武恪在吴初琳的带领下来到坡上寻找关于朱玛丽的行踪,吴初琳找到了朱玛丽留在坡上的气味,崔武恪顺着吴初琳的视线往坡下看去,坡下几百米的下方是一条深不见底的大河。

山路旁边出现许多五彩缤纷的朱玛丽的气息,吴初琳目不转睛看着飘浮在崔武恪身后的有色气息,崔武恪在吴初琳的提醒下转身往身后看去,朱玛丽很有可能驾车坠江,吴初琳与崔武恪来到坡边寻找跟朱玛丽有关的线索。

朱玛丽的气息在坡边消失不见,吴初琳顾着寻找朱玛丽的气息立足不稳险些从坡上滑落下去,崔武恪眼疾手快搂住了吴初琳,吴初琳顺势扑进崔武恪怀中,二人紧紧搂在一起面色难堪,吴初琳回过神来离开崔武恪的怀抱。

崔武恪不慎踩碎吴初琳掉落在地上的眼镜,吴初琳心疼无比低头打量已经破碎的眼镜,崔武恪没有向吴初琳赔礼道歉,而是提醒吴初琳庆幸之前没有从坡上滑落下去,坡下百米开外的下方是深不见底的江水,如果吴初琳从坡上滑落下去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幸好崔武恪在千钧一发之际搂住了吴初琳,吴初琳应该庆幸平安无事而不是心疼眼镜被踩碎。

重案组长姜赫带领手下人在树林中搜寻朱玛丽,许多手下人附近低头打量地面,姜赫拿着高音喇叭不停喊话监督手下人搜查,有人忽然向姜赫透露在江边打捞出朱玛丽乘坐的汽车。

姜赫曾经认定朱玛丽不会出现在江边,崔武恪曾经极力要求姜赫到江边搜寻朱玛丽,事实说明崔武恪的推测是正确的,朱玛丽乘坐的汽车果然坠江被打捞上岸。

姜赫来到打捞地点神色复杂看着崔武恪,崔武恪面色平静没有借机嘲讽姜赫。

朱玛丽被困在汽车里面已经失去多时,犯罪心理调查专家严美来到现场想检查朱玛丽的遗体,一名警察不给严美打开车门,崔武恪亲自为严美打开车门,严美钻入到汽车里面掀起朱玛丽手臂上的衣袖,朱玛丽的手臂上出现了血红的条形码。

条形码印证朱玛丽被一名连环杀手杀害,朱玛丽遇难之前已有几名女性遇难,遇难的女性手臂上都有相同的条形码。

上级领导莅临案发现场,姜赫毕恭毕敬迎接上级领导,上级领导安排严美成立搜查小组,姜赫一脸失望只得听从上级领导的安排。严美觉得崔武恪是一个办事能力极强的警察,朱玛丽遇难地点正是崔武恪调查到的,严美当场要求崔武恪加入到搜查小队。

吴父曾是一名警察,严美找到吴父谈起一些往事,吴父已经退休没有再当警察,严美希望吴父再次出山侦破案件。

入夜,崔武恪与吴初琳坐在路边谈话,吴初琳在谈话过程中对崔武恪的背景有了一定了解,崔武恪的妹妹叫崔恩雪,当年崔恩雪在医院里面被人杀害,崔武恪因为妹妹去世无心工作。

吴初琳听完崔武恪讲述的往事感概万分,当初吴初琳身受重伤住院昏迷长达数百日,后来吴初琳苏醒过来发现自己拥有了看到气味色彩的特别能力。

崔武恪调查朱玛丽遇难之前的一些经历,权在熙正在住处外面焚烧朱玛丽的衣物,崔武恪驾车来到权在熙家门外面从车上下来,权在熙正在焚烧朱玛丽穿 过的一条裤子,崔武恪大吃一惊伸手将燃烧的裤子抽回地面踩灭火苗,权在熙一脸狐疑看着崔武恪,崔武恪向权在熙问了一个问题,权在熙如实向崔武恪回答问题, 崔武恪意识到产生误会赶紧向权在熙赔礼道歉,权在熙一头雾水看着崔武恪回到车上驾车离去。

吴初琳在剧院准备表演节目,崔武恪因为办案没有来剧院当吴初琳的搭挡,吴初琳独自一人上台分饰两个角色,导演一脸不悦要求吴初琳结束表演。

崔武恪向严美汇报一些查案经过,吴初琳喝醉了酒来到警局找崔武恪,崔武恪没有料到吴初琳会来警局找他,脸上升起惊慌不知如何是好。

坐在电脑面前的严美对吴初琳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电脑里面有一些失踪人员的档案记录,严美忽然发现吴初琳跟其中一个失踪人员长得很像。

看见味道的少女第4集剧情介绍

崔武恪调查朱玛丽遇难之前的一些经历,权在熙正在住处外面焚烧朱玛丽的衣物,崔武恪驾车来到权在熙家门外面从车上下来,权在熙正在焚烧朱玛丽穿 过的一条裤子,崔武恪大吃一惊伸手将燃烧的裤子抽回地面踩灭火苗,权在熙一脸狐疑看着崔武恪,崔武恪向权在熙问了一个问题,权在熙如实向崔武恪回答问题, 崔武恪意识到产生误会赶紧向权在熙赔礼道歉,权在熙一头雾水看着崔武恪回到车上驾车离去。

吴初琳在剧院准备表演节目,崔武恪因为办案没有来剧院当吴初琳的搭挡,吴初琳独自一人上台分饰两个角色,导演一脸不悦要求吴初琳结束表演。

崔武恪向严美汇报一些查案经过,吴初琳喝醉了酒来到警局找崔武恪,崔武恪没有料到吴初琳会来警局找他,脸上升起惊慌不知如何是好。

坐在电脑面前的严美对吴初琳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电脑里面有一些失踪人员的档案记录,严美忽然发现吴初琳跟其中一个失踪人员长得很像。

吴初琳喝醉酒到警局找崔武恪,崔武恪正在警局向严美汇报调查千柏京的进展,千柏京是一名医生极有可能杀害朱玛丽,崔武恪曾去医院找过千柏京谈话。

严美发现吴初琳长得跟一个失踪人员很像,失踪人员的名字叫崔恩雪,吴初琳喝醉了酒被崔武恪扶到沙发上躺下,崔武恪一脸愧疚向严美道歉,警局是办案重地无干人等不得随意进入,吴初琳喝醉酒到警局找崔武恪,崔武恪自知违反了警局规定赶紧向严美道歉。

严美对吴初琳的姓氏产生好奇,崔武恪向严美透露吴初琳的名字,严美见吴初琳不叫崔恩雪,还以为认错了人。

警局上班时间即将到来,严美收好资料准备离去,离去之前严美叮嘱崔武恪继续调查千柏京。

吴初琳躺在沙发上睡到天明,几个警察站在沙发旁边一脸好奇打量吴初琳,吴初琳苏醒过来大吃一惊从沙发上坐起来,崔武恪回到警局代替吴初琳向同事们致歉。

吴初琳离开警局心情失落,崔武恪从警局中追出来找到了吴初琳,吴初琳因为崔武恪没有及时去剧院配合她演戏被导演辞退,崔武恪弄清原因一脸愧疚向吴初琳致歉,吴初琳余怒未消煽了崔武恪一个耳光,崔武恪已经毁掉了吴初琳的事业,吴初琳有了一种走投无路的感觉。

崔武恪来到剧组找到导演为吴初琳说情,导演一脸不屑要求崔武恪想办法逗笑他,只要崔武恪逗笑导演,导演就同意给吴初琳继续演戏的机会。

几个工作人员被导演唤出房间,几人站在门外坚起耳朵偷听房间里面的动静,片刻过后崔武恪与导演走出房间,导演哈哈大笑说了一些旁人听不懂的话语。

吴初琳接到导演打来的电话,导演提醒吴初琳回剧组重新排戏,吴初琳惊喜交加回到剧组,导演已经知道崔武恪是一名警察,看在崔武恪是警察的份上导演愿意录用吴初琳。

吴初琳因为获得重新演戏的机会买了一些食物到警局向众人道谢,许多警察获得吴初琳曾送食物,崔武恪坐在电脑前对吴初琳不理不睬,吴初琳一头雾水站在旁边看着正在工作的崔武恪。

崔武恪带着吴初琳离开警局,吴初琳跑到警察送食物影响众人工作,崔武恪一脸不悦数落了吴初琳一顿。

权在熙出门遛狗不慎弄丢小狗,小狗一路飞奔扔下权在熙,权在熙在追狗过程中不慎撞倒吴初琳,吴初琳在权在熙的陪同下到医院检查伤势,负责为吴初 琳检查伤势的医生是千柏京,千柏京发现吴初琳的手腕上有开刀做过手术的痕迹,吴初琳曾在三年前被汽车撞伤,千柏京听完吴初琳的话神色有些不太对劲。

千柏京因为一起杀人案被警方传讯,一名警察来到审讯室审问千柏京。

吴初琳发现卓志硕警官携带跟死者相关的气息,崔武恪在吴初琳的指引下将犯罪嫌疑人锁定在卓民硕身上。

杀害黄吉秀的凶手正是卓民硕,崔武恪来到健身馆找到了卓民硕,卓民硕还没反应过来已被崔武恪拷上手铐,崔武恪拷好手铐指证卓民硕杀害了黄吉秀,卓民硕见崔武恪办案如神,脸上虽然非常惊慌但却默默承认杀害了黄吉秀。

崔武恪带着卓民硕回到警局,卓民硕的哥哥卓志硕曾想顶替杀人罪责,崔武恪忽然将卓民硕抓回到警察局,卓志硕悲痛欲绝与卓民硕道别,卓民硕自知犯了杀人罪命将不保,卓志硕越哭越伤心为卓民硕的家人担心。

看见味道的少女第5集剧情介绍

崔武恪拷好手铐指证卓民硕杀害了黄吉秀,卓民硕见崔武恪办案如神,脸上虽然非常惊慌但却默默承认杀害了黄吉秀。

崔武恪带着卓民硕回到警局,卓民硕的哥哥卓志硕曾想顶替杀人罪责,崔武恪忽然将卓民硕抓回到警察局,卓志硕悲痛欲绝与卓民硕道别,卓民硕自知犯了杀人罪命将不保,卓志硕越哭越伤心为卓民硕的家人担心。

吴初琳在街上散步,崔武恪与严美在餐厅里面吃饭,吴初琳从餐厅外面经过神色复杂看着崔武恪,崔武恪顾着跟严美聊天没有发现吴初琳,吴初琳忽然升起一种莫名其妙的酸楚回到家中吃泡面。

放在桌上的手机发现来电铃声,来电者是崔武恪,吴初琳拿起手机接通电话,崔武恪邀请吴初琳出门吃饭,吴初琳吞吞吐吐不想回答崔武恪,崔武恪已在 电话中听到电视机播放节目的声音,吴初琳本想找理由推脱崔武恪,崔武恪知道吴初琳在家中,吴初琳琳只得离家出门与崔武恪见面,崔武恪待吴初琳出现之后带头向一家餐厅 走去,吴初琳跟着崔武恪来到餐厅里面坐下,崔武恪点了许多肉类烘烤食物与吴初琳边吃边聊。

卓志硕身为警察包庇弟弟杀人犯罪,警方依法逮捕卓志硕,卓志硕戴着手铐从警局走了出来,崔武恪神色复杂送卓志硕上车,卓志硕一脸愧疚向崔武恪表达谢意,崔武恪如果没有及时抓获卓志硕,卓志硕认为自己可能还会接二连三犯案。

崔武恪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卓志硕犯罪次数,卓志硕上警车之前提出跟崔武恪握手,崔武恪伸手跟卓志硕握手,卓志硕与崔武恪握完手上车离去。

卓志硕的案件已经侦破结束,严美与同事们回到警局继续调查条形码凶手案件。

吴初琳来到权在熙经营的餐厅吃饭,洪厨师站在天台上坠楼身亡,崔武恪与几个同事目睹洪厨师坠楼砸在一辆汽车上的过程,一行人赶紧向楼上的天台奔去。

权在熙在餐厅等待洪厨师做菜,洪厨师迟迟没有出现,权在熙久等无果来到天台上寻找洪厨师,洪厨师坠楼的过程被权在熙看得一清二楚,权在熙趴在楼 顶边尚往楼下看去,凑巧的是崔武恪抬头向天台看过去,权在熙神色慌张想回到楼内,崔武恪带着几个同事来到天台堵住了权在熙,权在熙有口难辩被警察当成嫌疑 犯。

吴初琳认定权在熙不是杀害洪厨师的凶手,崔武恪提醒吴初琳不要多管闲事,吴初琳拿出一包艾草递给崔武恪,崔武恪以为吴初琳送食物给他,吴初琳提醒崔武恪借艾草的气息寻找凶手,权在熙身上没有艾草说明不是他杀害了洪厨师,吴初琳希望崔武恪能还权在熙一个清白。

崔武恪接过吴初琳赠送的艾草,吴初琳一心想为权在熙翻案,崔武恪提醒吴初琳不要多管闲事,吴初琳是好心帮助崔武恪查案,崔武恪非但没有领情而是提醒吴初琳不要管闲事,吴初琳哭笑不得看着崔武恪离去。

姜赫带着二名下属到千柏京的家中查案,千柏京家宽畅豪华如同王宫,姜赫一脸惊叹扫视大厅环境。

吴初琳从权在熙家中出来在路上遇到崔武恪,崔武恪与吴初琳来到一家餐厅吃饭,在吃饭过程中崔武恪伸手抚摸吴初琳的秀发,吴初琳脸上露出一丝羞涩 什么话也没说,崔武恪伸回手提醒吴初琳的头发沾上汤水,吴初琳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自主多情,崔武恪别无它意只是为吴初琳抚去沾在头发上的汤水。

吴初琳在吃饭过程中发现崔武恪目光呆滞陷入到深思中,崔武恪已经喝醉了酒熟睡过去,吴初琳伸手碰了一下崔武恪,崔武恪倒在包厢靠背上闭目睡去, 吴初琳看着熟睡的崔武恪忽然想起一幕往事,不久之前崔武恪曾跟吴初琳谈论妹妹失踪的事情,吴初琳拿起手中的布娃娃对崔武恪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布娃娃曾是 崔武恪与妹妹崔恩爱回忆的钮带,崔武恪与崔恩爱一起逛街,崔恩雪手中拿着一个布娃娃,崔武恪拿过布娃娃怪声怪气跟崔恩雪谈话。

服务员提醒吴初琳不能让崔武恪在包厢睡觉,吴初琳带着崔武恪来到一处台阶上坐下,崔武恪靠在崔武恪的大腿上熟睡过去,吴初琳情不自禁想亲吻崔武恪,崔武恪忽然睁开眼睛看着吴初琳,吴初琳吃了一惊不知如何是好。

看见味道的少女第6集剧情介绍

吴初琳拿起手中的布娃娃对崔武恪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布娃娃曾是崔武恪与妹妹崔恩爱回忆的钮带,崔武恪与崔恩爱一起逛街,崔恩雪手中拿着一个布娃娃,崔武恪拿过布娃娃怪声怪气跟崔恩雪谈话。

服务员提醒吴初琳不能让崔武恪在包厢睡觉,吴初琳带着崔武恪来到一处台阶上坐下,崔武恪靠在崔武恪的大腿上熟睡过去,吴初琳情不自禁想亲吻崔武 恪,崔武恪忽然睁开眼睛看着吴初琳,吴初琳吃了一惊顿觉面红耳赤,崔武恪一声不吭坐起来搂住吴初琳,吴初琳没有反抗崔武恪,崔武恪静静地搂抱吴初琳,吴初 琳忽然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产生了幻觉。

崔武恪苏醒过来送吴初琳坐公车,吴初琳踏上一辆公车示意崔武恪拿取放在帽子里面的布娃娃,崔武恪伸手摸到藏在后脑勺的布娃娃,妹妹崔恩雪也有一 模一样的布娃娃,崔武恪吃了一惊拿着布娃娃踏上公车坐在吴初琳旁边,吴初琳不想再要回布娃娃,崔武恪担心带着布娃娃思念妹妹崔恩雪,吴初琳扔下崔武恪下车 步行回家,崔武恪神色复杂坐在公车上看着吴初琳在路上行走。

千柏京曾经负责医治受伤的吴初琳,三年前吴初琳被送到医院,千柏京的妻子急需更换心脏,奄奄一息的吴初琳给千柏京带来希望,只要吴初琳离开人世千柏京就能为妻子更换心脏。

吴初琳意志力强大一息尚存,千柏京产生了杀害吴初琳的念头,吴初琳躺在病床上陷入到昏迷中,千柏京拿出一支针筒想注射到输液管里面,经过片刻思虑千柏京放弃杀害吴初琳的念头。

吴初琳回到剧组向导演报道,导演要求吴初琳必须带崔武恪一起到剧院表演,吴初琳想凭着自己的能力获得导演认可,导演不想给吴初琳独自表演,吴初琳离开剧组到权在熙的餐厅当服务员。

崔武恪与几个同事来到一家餐厅外面查案,吴初琳发现餐厅的老奶奶神色异常回到餐厅里面,几个警察觉得餐厅是正常营业没有可疑的地方,吴初琳对餐 厅老奶奶产生了疑心,崔武恪在吴初琳的提醒下怀疑餐厅里面有暗室供人非法赌博,几个同事跟着崔武恪来到餐厅里面发现一道木门,众人踢开木门果然发现门后有 一个密室,密室里面有许多人正在赌博,崔武恪与几个同事无法抓捕所有赌客,赌客们惊慌不安从密室里面逃出来,幸好一批警察及时赶到守在餐厅外面,许多逃出 餐厅的赌客被警察抓了个现形。

餐厅的老奶奶和大爷跟着赌客们一起被押往警局,对于警察能发现餐厅中有密室的原因,老奶奶和大爷想破脑袋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千柏京发现权在熙藏有朱玛丽遇害的相片,权在熙外出归来从千柏京手中拿回了相片,千柏京佯装什么也不知道驾车离去,权在熙回到办公室拿出相片发 现上面沾着一些血液,千柏京曾在观看相片之前手指受伤流了一些血液,权在熙当时外出归来提议千柏京找创可贴包好受伤的手指,相片上出现一些血液,说明千柏 京已经查看过权在熙保存的相片。

千柏京驾车回想看到朱玛丽遇害相片的经过,权在熙正是杀害朱玛丽的凶手,千柏京驾车来到一幢教堂里面,崔武恪来到教堂的时候千柏京已经不知所踪。

崔武恪来到权在熙住处打探千柏京的下落,权在熙倒了两杯酒端到崔武恪面前,崔武恪向权在熙了解千柏京的线索,千柏京最后一次现身的时候是在权在 熙家门外面,崔武恪例行公事向权在熙了解千柏京最后一次现身的过程,千柏京极有可能搭乘飞机离开本国,奇怪的是警方调查航空飞行记录没有查到千柏京登机记 录。

权在熙面带笑容对崔武恪有问必答,崔武恪从权在熙嘴中问完所有问题告辞离去,权在熙收住笑容神色复杂看着崔武恪离去。

条形码杀手每次杀人都会留下一个条形码,崔武恪回到警局向同事们讲解条形码包含的意思,所有条形码来自一家图书馆的图书,崔武恪猜到凶手把遇害者当成一本图书杀掉就刻上一个条形码。

凶手依然逍遥法外,崔武恪一步一步推断猜到凶手新的作案目标。

权在熙来到图书馆打印出一张条形码,条形码包含权在熙要杀的人,此人正是发现权在熙是连环杀手的千柏京。

看见味道的少女第9集剧情介绍

权在熙避过警察调查

吴初琳与崔武恪一起吃饭,崔武恪发现吴初琳的神色不太对劲,吴初琳尝出食物中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崔武恪坐到吴初琳身边给予关怀,吴初琳眼含热泪陷入到莫名其妙的忧愁中。

对于自己忽然忧愁的原因,吴初琳也无法弄清原因,崔武恪见吴初琳已经没有食欲,只得带着吴初琳到屋外散步,吴初琳在崔武恪的带领下来到屋外散步,清凉的夜色抚摸吴初琳的思维,吴初琳渐渐从忧愁中走了出来。

崔武恪陪着吴初琳回到房间里面,吴初琳换了一身睡衣安排崔武恪在客厅过夜,崔武恪钻入到账蓬里面睡觉,吴初琳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发短信给崔武恪,崔武恪亦回了短信给吴初琳,二人没有睡意索性短信聊天到深夜。

吴初琳到剧院打扫卫生,导演已经没有再给吴初琳上台表演,吴初琳愿意打扫卫生接受导演的安排,导演在工作间不可一世训斥吴初琳。

阎美经过调查发现权在熙是条形码杀人凶手,崔武恪带着几个同事来到权家找到了权在熙,权在熙拒绝配合警方调查,崔武恪愈发认定权在熙是杀人凶 手,杀人凶手曾在某次行动中手臂受伤,崔武恪要求权在熙展示手臂,权在熙在崔武恪的要求下展示手臂,崔武恪发现权在熙的手臂上果然有一道伤痕,权在熙向崔武恪 解释手上的伤痕是在工作中不慎划伤,崔武恪没有相信权在熙的话。

一名警察要求获取权在熙口中的唾液以便做DNA检测,权在熙反抗无果只得让警察取走了唾液。

崔武恪带着同事们回到警局向阎美复命,阎美命令手下人冻结权在熙出国资格,权在熙疑似条形码杀人凶手,阎美心知不能给权在熙出国的机会,如果权在熙坐飞机出国,警方将会花费更大的精力追捕权在熙。

不久之后,权在熙的DNA检查已经有结果,阎美得到权在熙的DNA检查结果认真细看,姜赫几人一脸期待看着阎美的表情变化,阎美看完DNA检查结果大失所望,姜赫等人从阎美的表情上看到了结果,权在熙的DNA跟条形码杀手不一样,由此说明真正的凶手不是权在熙。

其中一名警察提议恢复权在熙出国的资格,权在熙已经不是条形码凶手,警方错误判案损害了权在熙的形象,崔武恪决定亲自到权家向权在熙赔礼道歉。

权在熙面色平静看着登门造访的崔武恪,崔武恪一脸愧疚向权在熙赔礼道歉,权在熙邀请崔武恪入座,崔武恪坐到桌前心事重重,权在熙计上心来谎称自己的手机忘记带需要打电话,崔武恪借了手机给权在熙。

权在熙得到手机站在崔武恪身后做了手脚,崔武恪浑然不知不知道权在熙暗地对手机做了手脚,权在熙设置完手机的一个菜单回到桌前,崔武恪想拿回手 机,权在熙迅速举杯跟崔武恪喝酒,崔武恪没有察觉到放在桌上的手机正在自动进行某项设置,权在熙不动声色陪崔武恪喝酒,崔武恪喝完酒拿回手机,手机的设置 正好已经结束,权在熙不动声色送崔武恪目送崔武恪离去。

吴初琳打电话给崔武恪,崔武恪因为在忙事情没有接电话,吴初琳心中升起不悦对崔武恪产生不满,崔武恪跟吴初琳还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吴初琳提醒自己没有必要生崔武恪的气。

权在熙邀请吴初琳参与一档美食节目,吴初琳穿了一身黄色衣服来到节目现场,权在熙笑容满面迎接吴初琳,吴初琳因为第一次参加节目心情紧张,权在熙算是吴初琳的伯乐,吴初琳保证以后要是出名了会答谢权在熙。

吴初琳一大早起床接到崔武恪的电话,崔武恪在屋外等侯吴初琳,吴初琳没有化妆直接来到屋外见到了崔武恪,崔武恪忽然要求吴初琳自行决定二人是做 爱人还是普遍朋友,吴初琳惊喜交加忽然意识到自己没有化妆,崔武恪没有嫌弃没有化妆的吴初琳,吴初琳焦急不安捂住脸庞,崔武恪拉起吴初琳的手向警局走去, 吴初琳心情激动有了一种谈恋爱的喜悦感。

阎美在警局打印一张失踪人员的画相,失踪人员的画相跟电脑中保存的一个失踪人员一模一样,阎美看着手中画相吃了一惊,崔武恪带着吴初琳来到警局。

阎美拿着手中的画相目不转睛打量吴初琳,吴初琳浑然不知看着阎美。

看见味道的少女第10集剧情介绍

吴初琳是崔武恪的妹妹

阎美对吴初琳的身份产生怀疑,吴初琳与崔武恪来到警局里面找阎美,阎美不动声色没有盘问吴初琳的身份信息,吴初琳正想寻找一名脑海中记得不太清 楚的某人相貌,阎美正在为吴初琳拼接某人相貌,吴初琳跟着阎美来到一个办公室里面,阎美趁机支开吴初琳离开办公室拿饮料,吴初琳离去之时将身份证件放在桌 上,阎美拿起手机拍下了吴初琳证件上的名字。

吴初琳拿着饮料回到办公室,阎美正在拼接一张相片,吴初琳坐到桌前指引阎美如何拼接某人的五官特征。

崔武恪与吴初琳离开警局,吴初琳来到一幢楼房里面上厕所,一个红衣男子出现在厕所里面,吴初琳以为走错了厕所赶紧向另一间厕所走去,另一间厕所里面也有一个男人,吴初琳晕头转向不知道哪间厕所才是女性专用。

红衣男子出现的厕所忽然走出一个女人,吴初琳吃了一惊冲进厕所里面寻找红衣男人,红衣男人是变态狂跑进女厕所已经跳窗逃跑,吴初琳顺着红衣男子 留下的气息色彩来到楼外找到了崔武恪,崔武恪与吴初琳一起寻找红衣男子,红衣男子悄悄藏到一棵树上,吴初琳大吃一惊看着站在树上的红衣男子,红衣男子从树 上跳下来向马路对面跑去,吴初琳跟着红衣男子跑到马路上险些被一辆汽车撞到,崔武恪在千钧一发之际将吴初琳拉到路边,吴初琳在即将被汽车撞到的时刻想起自 己三年前受伤的经过,当时吴初琳同样是在马路上狂奔被一辆汽车撞倒,往事清楚无比显现在吴初琳的脑海中,吴初琳流下眼泪向崔武恪透露她已经记起三年前被汽 车撞的过程。

吴在表是吴初琳的养父,阎美开车出门寻找吴在表,权在熙暗中跟踪阎美,吴在表出现在权在熙的面前,权在熙计上心来在吴在表驾驶的汽车外面佯装倒 在地上,吴在表以为是自己开车撞伤了权在熙,权在熙蹲在地上扮出痛苦万分的模样,吴在表来到车头前方扶住权在熙,权在熙在吴在表的带领下前往医院检查伤 势。

阎美来到吴在表工作的地方,吴在表已经驾车送权在熙前往医院,权在熙检查完身体伤势准备离去,吴在表提议请权在熙吃饭,权在熙盛情难却提出跟吴在表喝茶,吴在表在喝茶过程中认出权在熙是名厨,权在熙的女朋友朱玛丽遇害,吴在表向权在熙表达慰问。

权在熙坐着吴在表的汽车回到原来的地点,阎美从吴在表的汽车外面经过,吴在表坐在汽车里面等到阎美离去才从车中走出来,阎美浑然不知钻入到自己的汽车里面坐车离去。

入夜,崔武恪来到吴初琳家中,吴初琳离开房间留崔武恪躺在床上,崔武恪躺在床上抱着被盖产生幻觉,幻觉中的被盖变成了吴初琳,吴初琳与崔武恪躺 在床上亲密相拥,崔武恪从幻觉中恢复过来发现怀中搂抱的是被盖,吴初琳站在床前一脸惊讶看着崔武恪,崔武恪坐床上坐起来搂住吴初琳。

阎美开除崔武恪,崔武恪退出搜查小组不再参与调查条形码杀人案。

吴初琳参加权在熙主持的美食节目,一个叫秀美的工作人员与吴初琳打招呼,秀美称呼吴初琳为崔恩雪,吴初琳一头雾水没有反应过来,秀美曾是崔恩雪 的好友,吴初琳长得跟崔恩雪一模一样,秀美认定吴初琳是崔恩雪,吴初琳在秀美的提醒下想起跟崔武恪某次谈话的情景,崔武恪曾经向吴初琳透露他的妹妹就叫崔 恩雪。

吴初琳为了查出自己的身份离开节目现场,权在熙在节目现场准备开始主持节目。

吴初琳来到一间放着许多书册的房间里面,其中几本书引起了吴初琳的好奇心,吴初琳伸手向书本勾去,书本摆着太高难以勾到,吴初琳不慎将几本书全部碰落到地上。

其中一本书夹着一张信,信是千柏京写给吴初琳的,千柏京在信中提起吴初琳三年前遇车祸住院的经过,吴初琳看完信件对自己的身世有了更详细的了解。

权在熙在节目现场没有看到吴初琳,吴初琳正在书屋里面阅读千柏京写的信件,权在熙来到书屋里面找到了吴初琳,吴初琳眼含泪水顾着阅读信件没有发现来到身边的权在熙。

权在熙伸手想夺过吴初琳手中的信件,吴初琳回过神来吃了一惊看着权在熙,权在熙一头雾水想知道吴初琳阅读的信件内容。

看见味道的少女第11集剧情介绍

吴初琳提出跟崔武恪分手

吴初琳为了查出自己的身份离开节目现场,权在熙在节目现场准备开始主持节目。

吴初琳来到一间放着许多书册的房间里面,其中几本书引起了吴初琳的好奇心,吴初琳伸手向书本勾去,书本摆着太高难以勾到,吴初琳不慎将几本书全部碰落到地上。

其中一本书夹着一张信,信是千柏京写给吴初琳的,千柏京在信中提起吴初琳三年前遇车祸住院的经过,吴初琳看完信件对自己的身世有了更详细的了解。

权在熙在节目现场没有看到吴初琳,吴初琳正在书屋里面阅读千柏京写的信件,权在熙来到书屋里面找到了吴初琳,吴初琳眼含泪水顾着阅读信件没有发现来到身边的权在熙。

权在熙伸手想夺过吴初琳手中的信件,吴初琳回过神来吃了一惊看着权在熙,权在熙一头雾水想知道吴初琳阅读的信件内容。

吴初琳神色慌张谎称手中的物品是剧本。权在熙低头往地板上一看,地板上散落着几本书本,吴初琳神色慌张谎称不小心碰翻了书本,权在熙提醒吴初琳参加美食节目,几个工作人员忽然来到书屋催促权在熙参加美食节目。

权在熙与几个工作人员离去,吴初琳站在当场依然深陷震惊中无法自拔。

崔守恪站在办公室外面冲阎美叫喊,阎美无故开除崔守恪,崔守恪只想知道原因,阎美没有告诉崔守恪被开除的原因,而是命令两个手下开门拖走了崔守恪,崔守恪

离去之后阎美向姜赫透露开除崔守恪的真相,崔守恪的妹妹崔恩雪被条形码杀手杀害,阎美心知不能再继续让崔守恪在重案组参与条形码杀手案件。

崔守恪与条形码杀手有个人恩仇,阎美不希望崔守恪将个人的仇恨带到查案中。

吴初琳上门看望崔守恪,崔守恪停职在家闷闷不乐,吴初琳一脸好奇问起崔守恪是否遇到了烦心事,崔守恪向吴初琳一五一十透露被上级开除的事情。

吴初琳来到养父吴在表居住的地方,父女二人坐在江边谈起崔守恪的妹妹崔恩雪,吴在表刻意隐瞒吴初琳的真实身份,吴初琳一直不知道自己是崔恩雪。

夜幕降临,吴初琳来到警局想寻找崔守恪,崔守恪不在警局里面,吴初琳来到警局大厅听到姜赫与两个下属在谈论崔守恪的妹妹崔恩雪,崔恩雪就是吴初琳,吴初琳心情沉重转身离开警局。

崔守恪拎着一些礼物来到吴初琳家门外面,吴初琳外出归来发现崔守恪站在家门口,崔守恪过生日买了一些礼物想跟吴初琳一起庆祝,吴初琳引领崔守恪回到家中过生日。

崔守恪摆上蛋糕点燃蜡烛,吴初琳在崔守恪的要求下唱起生日祝福歌曲。

崔守恪在吴初琳家中庆祝完了生日,吴初琳提醒崔守恪已经夜深必须回家,崔守恪在吴初琳的要求下起身离去,吴初琳送了崔守恪一段路,崔守恪劝说吴初琳不要再送他,吴初琳忽然面色悲痛提出跟崔守恪分手。

崔守恪刚过完生日以为吴初琳在开玩笑,吴初琳再次重复跟崔守恪分手的话语,崔守恪无法理解吴初琳忽然想分手的原因,吴初琳含着眼泪目光悲绝不肯 说出原因,崔守恪的情绪开始变得激动,吴初琳始终不肯说明为何分手,在崔守恪的注视下吴初琳钻入到一辆汽车离去,崔守恪站在当场心如刀割陷入到悲痛中。

吴初琳驾车向权在熙的住处赶去,崔守恪接到了阎美打来的电话,阎美向崔守恪透露吴初琳的动向,崔守恪正在开车已经在追踪吴初琳的路上。

吴初琳开车来到权在熙家门外面,权在熙站在房间里面的一个角落里面不接吴初琳打进的电话,吴初琳下车之时拿着手机等侯权在熙接听,权在熙站在角落里面拿着手机没有说话,吴初琳拿着手机进入权在熙的家中,权在熙藏在角落里面双眼露出一丝杀气。

吴初琳一边听电话一边在客厅行走,权在熙悄悄从角落中走出来来到吴初琳身后,吴初琳顾着听电话没有察觉到权在熙站在身后,权在熙忽然伸手搭在吴 初琳的肩膀上,吴初琳吓了一跳转身看着权在熙,权在熙一脸杀气盯着吴初琳。吴初琳显然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忽然出现的权在熙令吴初琳崩紧了神精心悬得越来越 紧。权在熙站在当场没有做出任何动作,吴初琳一脸惊恐紧紧盯着权在熙。

看见味道的少女第12集剧情介绍

吴初琳在权家安置摄像头

吴初琳开车来到权在熙家门外面,权在熙站在房间里面的一个角落里面不接吴初琳打进的电话,吴初琳下车之时拿着手机等侯权在熙接听,权在熙站在角落里面拿着手机没有说话,吴初琳拿着手机进入权在熙的家中,权在熙藏在角落里面双眼露出一丝杀气。

吴初琳一边听电话一边在客厅行走,权在熙悄悄从角落中走出来来到吴初琳身后,吴初琳顾着听电话没有察觉到权在熙站在身后,权在熙忽然伸手搭在吴 初琳的肩膀上,吴初琳吓了一跳转身看着权在熙,权在熙一脸杀气盯着吴初琳。吴初琳显然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忽然出现的权在熙令吴初琳崩紧了神精心悬得越来越 紧。权在熙站在当场没有做出任何动作,吴初琳一脸惊恐紧紧盯着权在熙。

权在熙企图伤害吴初琳,客厅的电灯忽然熄灭,吴初琳趁着电灯熄灭迅速逃走,权在熙在黑暗的客厅寻找吴初琳。

崔武恪来到权在熙家中带走了吴初琳,吴初琳跟着崔武恪逃到权在熙家门外面,二人藏在拐角处等待权在熙现身,权在熙从屋子里面走出来四处寻找吴初琳。

崔武恪掏出手枪出奇不晕砸晕权在熙,权在熙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崔武恪的妹妹崔恩雪死在权在熙手中,权在熙失去知觉如同待宰的羔羊,崔武恪举起手枪想打死权在熙,吴初琳提醒崔武恪打死权在熙就成了杀人犯,崔武恪在吴初琳的劝说下没有再伤害权在熙。

权在熙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正好遇到二个警察上门寻找吴在表,吴在表在权在熙家中喝醉了酒,权在熙向二个警察透露吴在表正在屋内一个房间的床上睡觉。

二个警察不相信权在熙的话,权在熙回到屋中送苏醒过来的吴在表跟二个警察见面,二个警察见吴在表果然平安无事从权在熙家中出来,二人没有再盘查权在熙。

崔武恪成功带着吴初琳逃出权在熙的家,吴初琳当时处境危急即将被权在熙伤害,崔武恪心有余悸庆幸吴初琳逃过一劫。

吴初琳在崔武恪的陪同下回到住处,崔武恪在屋外没有离去,吴初琳回到住处发现房间里面一片狼藉被人入室破坏,崔武恪听到吴初琳的尖叫声赶紧冲进 屋中,吴初琳趺坐在地上神色慌恐,权在熙很有可能来吴初琳家中寻找某些东西,崔武恪没有再让吴初琳继续住在家中,吴初琳来到崔武恪的家中暂住,崔武恪交了 一把卡片钥匙给吴初琳。

吴初琳在崔武恪指使下来到权在熙家中的书屋安置摄像头,权在熙等到节目结束的时候升起疑心向书屋走去,吴初琳藏在电梯里面佯装在换丝袜,权在熙 打开电梯大门看到吴初琳在电梯里面换丝袜,吴初琳扮出一副难堪的模样向权在熙解释在电梯里面换丝袜,权在熙信以为真向吴初琳赔礼道歉向书屋走去。

书屋的摄像头顺利安好,吴初琳回到监控车上与崔武恪汇合,崔武恪一脸感激看着吴初琳,吴初琳经历了一次命悬一线的行动口干舌燥拿起一瓶水喝了好几口。

权在熙的书屋已经处于警方的监控内,崔武恪提出跟吴初琳复合,吴初琳眼含泪水希望崔武恪能带她一起祭拜崔恩雪,崔恩雪被吴初琳害死,吴初琳只想祭拜崔恩雪以示心中内疚。

崔武恪计划收回摄像头,吴初琳趁着权在熙外出办事向权家赶去,权在熙在路上跟一个男子通电话,男子提醒称在会面地点发现许多警察,权在悉听完男子的话挂掉电话开车向家中方向赶去。

吴初琳浑然不知来到权在熙家中准备收回摄像头,权在熙回到书屋的时候吴初琳在上厕所,崔武恪一脸惊讶看着忽然回到家中的权在熙。

权在熙站在书屋里面左看右看,崔武恪心中升起不安拔打吴初琳的电话,吴初琳在上厕所将手机放在洗手台上,崔武恪无法立即跟吴初琳取得联系。

权在熙在书屋里面找到藏在书中的摄像头,崔武恪目睹权在熙对着摄像头镜头说话,权在熙说完话拧坏了摄像头,崔武恪心中升起不妙离开监控车撒腿向权在熙家中跑去。

权在熙离开书屋来到电梯外面,电梯门缓缓打开,吴初琳站在电梯里面一脸惊恐看着权在熙。崔武恪撒腿向权在熙家中跑去,吴初琳已被权在熙发现极有可能丢掉性命。

看见味道的少女第13集剧情介绍

吴初琳向崔武恪的同事展现超能力

权在熙在书屋里面找到藏在书中的摄像头,崔武恪目睹权在熙对着摄像头镜头说话,权在熙说完话拧坏了摄像头,崔武恪心中升起不妙离开监控车撒腿向权在熙家中跑去。

权在熙离开书屋来到电梯外面,电梯门缓缓打开,吴初琳站在电梯里面一脸惊恐看着权在熙。崔武恪撒腿向权在熙家中跑去,吴初琳已被权在熙发现极有可能丢掉性命。

吴初琳到权在熙家中取摄像头,权在熙察觉到吴初琳的意图忽然返回家中,坐在监控车内的崔武恪通过监控器目睹权在熙回到书屋,书屋里面安置着一台微型摄像头,权在熙很快搜出了藏在书屋里面的微型摄像头。

吴初琳在电梯里面遇到站在电梯外面的权在熙,权在熙面带笑容看着吴初琳,吴初琳吃了一惊站在当场不知所措,权在熙虽然知道吴初琳来他家中的目的是为了取走摄像头,但还是扮出一副浑然不知的模样煮咖啡招待吴初琳。

崔武恪来到权家见到了吴初琳,吴初琳像是看到救星一样看着崔武恪,崔武恪要求权在熙让吴初琳离去,权在熙接受了崔武恪的提议放走吴初琳。

崔武恪在书屋安置摄像头的行为已被权在熙察觉,权在熙警告崔武恪下不为例,崔武恪的妹妹崔恩雪死在权在熙手中,权在熙犯下多起命案反而理直气壮警告崔武恪,崔武恪动了真怒提醒权在熙早晚会伏法。

吴初琳发现权在熙身上带有千柏京的气味,千柏京已经死在权在熙手中,权在熙身上出现千柏京的气味,由此说明千柏京的遗体很有可能在权在熙家中。

崔武恪带着吴初琳回到警局,吴初琳拥有看见味道的特异功能,崔武恪想让同事们接受吴初琳一起侦破权在熙杀人案。

几个同事不相信吴初琳能看见味道,吴初琳提醒众人可以测试她的超能力,崔武恪的几个同事来到更衣室在各自的衣柜随机放入彼此的衣物,吴初琳凭借衣柜外面散发出来的味道色彩一一识出存放的衣物是谁的,崔武恪的同事目瞪口呆终于相信吴初琳拥有看见味道的超能力。

一行人来到警局大厅遇到一名警长,警长正在抓捕一个外号叫“铁头功”的犯罪份子,铁头功趁着警长不防备逃出警局,阎美决定现场考验一下吴初琳的超能力。

吴初琳来到警局办公厅找到铁头功留下的一件外衣,外衣上散发出铁头功身体的气息,吴初琳顺着铁头功留在衣服上的气息来到警局门外。

警长乘坐的专车引起吴初琳的注意,专车车尾漂浮着铁头功的气息色彩,吴初琳猜到铁头功就藏在汽车后备箱里面。

崔武恪来到车尾敲击后备箱提出铁头功赶紧现身,铁头功见自己的行踪已被警方发现,只得推开后备箱爬出来主动伏法。

警长对众人迅速抓到铁头功惊讶不解,吴初琳没有向警长透露她有看见味道的超能力,阎美等人随便找了一个理由骗过了警长。

吴初琳的超能力已经过审,崔武恪与同事们回到会议室开会,权在熙身上出现千柏京的气味,众人猜测权在熙家中一定有关千柏京相关的物品,或者千柏京的遗体就在权在熙家中也不一定。

崔武恪破案心切愿意假装被权在熙绑到权家,几个同事不赞成崔武恪以身试险,权在熙已经连杀几人手段狠辣绝非一般的犯罪份子,崔武恪如果被权在熙绑架很有可能遭受非人的折磨。

吴初琳在阎美的带领下来到一家香水商店,柜台上摆放着味道不尽相同的香水,吴初琳分别打开几瓶香水倒入到一个新瓶子里面,新瓶子汇集几种不同香气的香水,吴初琳调好新香水送给阎美。

崔武恪给同事们讲解权在熙的身份背景,投影幕布显示出权在熙的相关资料,权在熙曾在国外学医是名牌医科大学生,国外的权威机构对权在熙做了心理测试,权在熙做完心理测试没有再继续学医,回国之后权在熙转行成为一名厨师。

阎美忽然失踪,崔武恪开车搭载吴初琳来到权在熙家门外面,吴初琳在崔武恪的要求下在屋外静侯,崔武恪冲进权家二话不说挥拳将权在熙击倒在地上, 权在熙倒地之后牙齿流血面色平静,崔武恪拿出手枪对准权在熙的脑袋,权在熙疑似绑架了阎美,崔武恪情绪激动要求权在熙交出阎美。

看见味道的少女第14集剧情介绍

权在熙绑架阎美

阎美忽然失踪,崔武恪开车搭载吴初琳来到权在熙家门外面,吴初琳在崔武恪的要求下在屋外静侯,崔武恪冲进权家二话不说挥拳将权在熙击倒在地上, 权在熙倒地之后牙齿流血面色平静,崔武恪拿出手枪对准权在熙的脑袋,权在熙疑似绑架了阎美,崔武恪情绪激动要求权在熙交出阎美。

阎美无故失踪,崔武恪闯入权在熙家中,权在熙极有可能绑架了阎美,崔武恪要求权在熙交出阎美,阎美被权在熙关在一间密室里面,密室隔绝外界的声音极为隐蔽,崔武恪在两个同伴赶来的时候在权在熙家中四处寻找密室。

权在熙面对二名举枪警察面色平静,吴初琳深恶痛绝注视权在熙,权在熙是一名变态杀人狂,吴初琳曾经一度以为权在熙是个品行极佳的厨师。

被困在密室里面的阎美从室内的监视器看到室外的情景,崔武恪正在室外寻找阎美,阎美来到墙壁下方大声呼喊崔武恪,崔武恪没有听到阎美的喊声,阎美心知密室已经阻隔声音传播,崔武恪与阎美只是隔了一堵墙,二人却像是隔了二个不同的世界互不干涉。

崔武恪未能在权在熙家中找到阎美,权在熙待崔武恪几离去方才来到密室里面,阎美被困在密室中无法脱身,权在熙要求阎美写下自已从出生再到当警察的人生记录。

阎美写完记录将被权在熙杀害,权在熙每次行凶之前都会要求遇害者写下自己的传记。

吴初琳与崔武恪谈论阎美的下落,阎美被权在熙关在秘密暗室中,吴初琳曾经看到权在熙的身上散发出阎美的身体气息。

权在熙软禁了阎美,吴初琳心知自己有机会换回阎美,权在熙一直想杀掉吴初琳,吴初琳产生了跟阎美调换的想法。

外界都不知道权在熙是一个变态杀人魔,权在熙的厨师生涯风水声起获得许多粉丝拥护,许多粉丝来到发布会现场找权在熙索要签名,吴初琳来到发布会现场想接近权在熙,崔武恪赶了过来当众提醒权在熙休要得意太早,在粉丝们的注视下,崔武恪强行拉走了吴初琳。

吴初琳接近权在熙是为了换回阎美,崔武恪不允许吴初琳为了换回阎美成为权在熙的人质,吴初琳不顾崔武恪反对私下跟权在熙在餐厅谈判,权在熙在吴初琳面前否认软禁阎美,吴初琳一脸真诚希望权在熙放掉阎美,只要权在熙愿意放掉阎美,吴初琳愿意成为权在熙的人质。

权在熙故意扮出一副莫名其妙的模样佯装不知吴初琳所说的话包含的意思,吴初琳一脸无奈看着权在熙起身离去。

权在熙回到密室里面跟阎美谈话,阎美的生命倒计时已经不多,权在熙决定在定好的时间中杀掉阎美,阎美在权在熙的要求下写完自己的人生传记,权在 熙发现其中一些内容是阎美捏造的,阎美提醒权在熙上了其它死者的当,一些死者在自己的人生传记中写下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权在熙被死者临死前玩弄了一把。

崔武恪陪着吴初琳寻找阎美留下的气味,二名警察随同吴初琳一起寻找气味,吴初琳顺着气味向前行走,天空忽然下起倾盆大雨冲散了保存在地上的气味。

气味由粒子组成,大雨可以冲掉所有粒子,崔武恪心知吴初琳因为下雨无法再看见空气中的气味粒子,吴初琳在雨中仔细打量地面已经不像原来那样容易 看到气味粒子,转眼功夫飘浮在地面的气味粒子全部消失不见,吴初琳心急如焚蹲在地上扫拔泥土寻找气味粒子,崔武恪于心不忍拉起吴初琳,吴初琳在崔武恪的搀 扶下来到路边的屋檐下避雨。

权在熙即将杀害阎美,阎美被困在密室中已经成为待宰的羔羊,权在熙向阎美讲解杀人方式,密室的通风孔会在指定的时间喷出许多窒息性气体,阎美吸入气体在几秒钟时间内便会陷入到昏迷中。

吴初琳带着崔武恪和另外二名警察来到囚禁阎美的密室外面,权在熙开启窒息性气体喷入密室中,阎美吸入窒息性气体倒在地上,崔武恪忽然破门而入进入到密室中。

权在熙站在密室的玻璃窗外面一脸惊讶看着忽然出现的崔武恪,崔武恪来到玻璃旁边举枪对准权在熙的脑袋。

权在熙面对崔武恪手中的手枪非但没有害怕,而是将脑袋凑到玻璃上迎接崔武恪手中的手枪。



上一篇:不屈的车女士第86-87集剧情介绍
下一篇:暴风的女子第130-135集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