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都市剧 >

荒原第三季分集剧情介绍(1-15集)

发布时间:18-07-11 阅读:706

第1集

欺世谎言

恶土之内已死了六个领主,只剩地处西部的周领主仍不愿屈服于艳寡妇米涅娃。失去了蒂尔达和沃多的协助,MK又始终不能恢复黑暗力量,米涅娃急需一名新摄政王领导她的蝴蝶军打赢这场战争。为此,她找到了隐居高塔的纳撒尼尔。这名斩杀过千人的勇士被桑尼砍掉右手后便不再露面,人们却并没有忘记他,很多人都想取了他的性命让自己一夜成名。可纳撒尼尔配上铁钩的右手加上左手剑,让他的威力毫不逊色当年。高塔前的空地插满了无数挑战者的武器,正说明了他对米涅娃的价值。纳撒尼尔很清楚艳寡妇并不是为了贱民的自由而战,但只要米涅娃能帮他报仇血恨,他也不介意替米涅娃多杀几个人。而此时,桑尼正藏在深山里独自抚养着儿子亨利。薇儿死去已有六个月了,即要对付时刻都可能找来的赏金猎人,还要想办法喂养年幼的亨利,让桑尼很长时间没有好好的休息了。如果不是亨利发高烧,他仍会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为了儿子的病情,他不得不来到山外的难民营。这座难民营是莉迪亚建立起来的,收容因战争而流离失所的人们。脱离艳寡妇的蒂尔达成立了“铁兔”组织,专门打劫蝴蝶军运往前线的物质补给送到这里。在医者忙于检查亨利病情时,桑尼意外看到正在与难民赌博的八戒。八戒也在艳寡妇的通缉名单之中,可他没有桑尼的本事,没多久就被抓。还是蒂尔达在抢劫运输队时,在囚车里救了他,连桑尼的摩托车也一并送到了难民营。八戒因为作弊被发现,正被人搜身。他身上只有那只罗盘还能值点钱,不过桑尼可不会看着罗盘再次被人拿走。以桑尼的身手,难民自然不敢去招惹,八戒总算躲过一劫。就在此时,医者匆匆跑来,亨利出现奇怪的反应。刚才医者在抽血时,针头刚刺破亨利的皮肤,亨利的双眼就全变成黑色。桑尼急忙轻抚亨利的额头,亨利的双眼才恢复正常。其他人不知道,桑尼和八戒却很清楚亨利体内具有强大的黑暗力量。桑尼手里拿着罗盘,突然想到亨利的高热可能就是与黑暗力量有关,或许“阿兹拉”能治愈亨利的疾病。但是八戒的话有如给桑尼浇了盆冷水,八戒开启了雷达站,按阿兹拉之书所写发射了信号,可等了几个月都没有人来。“阿兹拉”就是个传说,是欺世谎言。

第2集

疯女巫安卡拉

八戒认为“阿兹拉”就是个谎言,但他却不知道有只队伍正在寻找“阿兹拉”的征途上。队伍首领被称为“朝圣者”,他手下有两名身怀黑暗力量天赋的得力干将,替他扫除任何阻挡去路的人。队伍里还有个引路人安卡拉,她曾是修道院的宗师,因热衷于寻找阿兹拉而陷入疯癫。被逐出修道院后,安卡拉偶然救起一名被献祭的孩子,将他培养成为首领,组建起这支队伍,继续完成寻找“阿兹拉”的使命。经过几千公里的长途跋涉,队伍终于来到预言中所指的第一个圣所,一座耸立在湖中孤岛上的城堡。可城堡里破破烂烂,杂草丛生,与人们想象的相差甚远。队伍中出现了埋怨之声,对“阿兹拉”的信仰有所动摇。在安卡拉的指示上,朝圣者蒙上双眼与背叛信仰的人对决。以他的能力,听声辨位易如反掌,几个回合就除掉了敢于挑战的人。风波暂时平息,但朝圣者更担心的是两名手下的状况。随着使用黑暗天赋的次数增多,他们的身体正在承受越来越大的压力,很可能随时倒下。而另一边的恶土之上,刚刚成为摄政王的纳撒尼尔得到了他的第一份差事,给沉迷于鸦片,不愿恢复黑暗力量的MK上堂课。MK是桑尼的徒弟,纳撒尼尔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良机。米涅娃为他量身订制的金属右手暗藏各种暗器,让他如虎添冀。虽然最初有些轻敌,胸口挨了MK一击,但之后就再没给MK机会,直到将MK打晕在地。教训过MK后,艳寡妇给了他下一个任务,去莉迪亚的难民营,抓回八戒并解决掉一再骚扰运输线路的“铁兔”。大批蝴蝶军来到难民营引起了一片骚动,也引起了桑尼的注意,尤其看到蝴蝶军为首的是纳撒尼尔。此刻桑尼正要去北方寻找“疯女巫”安卡拉,寻求治疗亨利的方法,所以不想节外生枝。莉迪亚为了保护桑尼和蒂尔达,主动要求与艳寡妇见面。人们已经看清了艳寡妇的真面目,她设立的难民营只是为了将难民送上前线,替她争夺领土。所以更多的难民投向了莉迪亚,也成了艳寡妇所需的潜在力量。为了拉拢莉迪亚,艳寡妇愿将奎因的皇堡还给莉迪亚,莉迪亚以总督的身份管理那片领土上的罂粟田,唯一的条件就是交出“铁兔”。与莉迪亚见过面后,米涅娃来到MK所住的房间,愕然看到吸食过量毒品的MK倒在地上奄奄一息。MK一直因自己黑暗力量杀死母亲的愧疚所包围着,但在弥留中他看到了真相,是桑尼将长刀刺穿了母亲的身体。心疾去除之后被抑制的黑暗力量再次爆发,较之前更为强大。

第3集

铁兔妥协

莉迪亚深知在恶土之上生存,绝不能墨守成规。她接受艳寡妇的条件,说出了铁兔蒂尔达的藏身处,也成为了皇堡的新主人。还蒙在鼓里的蒂尔达接到了一封匿名的飞鸽传书,警告她立刻离开。随即,纳撒尼尔就带领蝴蝶军杀了过来。蒂尔达虽然侥幸逃脱,奥黛莎却被俘。其实艳寡妇早就知道铁兔的身份,所以见到被俘的前蝴蝶军奥黛莎并不惊讶。蒂尔达只劫艳寡妇的运输队,却不碰周领主的车辆,说明她只是想报复“母亲”,仅此而已。只要扣着奥黛莎,蒂尔达迟早会自己送上门。现在艳寡妇迫切想知道,到底是谁在给蒂尔达通风报信。纳撒尼尔奉命查找奸细,可他一看字条上的笔迹,就知道是艳寡妇的新任总督莉迪亚。纳撒尼尔与莉迪亚在奎恩之前就已相识,只是莉迪亚选择了身为领主的奎因。多年之后相逢,已物是人非,各自都有坎坷的人生经历。纳撒尼尔不会为难曾经的心上人,将纸条一烧了之。但蒂尔达却不会放过莉迪亚,她趁着夜色潜入皇堡,手里剑直抵莉迪亚的咽喉,可莉迪亚的一席话让她改变了主意。蒂尔达如今的所作所为,就如同叛逆期的女孩给母亲惹麻烦。要想有所作为,就不能躲在森林里当亡命之徒,而是要学习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即使这意味着向艳寡妇妥协。第二天,蒂尔达只身来到艳寡妇的城堡。艳寡妇米涅娃没打算追究蒂尔达劫持运输队的责任,反而想让她重返蝴蝶军,再任摄政王。至于现在的摄政王纳撒尼尔,艳寡妇从没信任过他。为了表示诚意,米涅娃交出了被俘的奥黛莎。但蒂尔达还不满足,提出还要释放被软禁的MK。话音未落,血贯瞳仁的MK冲了进来。MK曾说过,恢复暗黑力量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了艳寡妇,现在他来实现诺言。艳寡妇大惊失色,连连后退。倒是蒂尔达心里清楚,还没到杀死艳寡妇的时候。她挡在艳寡妇身前,轻声细语安抚着MK,让MK平静了下来。随后蒂尔达和奥黛莎紧跟在MK身后,扬长而去。而此刻,本应保护领主的摄政王纳撒尼尔却在马不停蹄的赶往北方前线,因为他听说桑尼正在北方前线指挥战斗。桑尼抱着亨利,和八戒一起冒充蝴蝶军混入了北方前线。他想穿过前线去北方寻找“疯女巫”,可唯一的通道被周领主的狙击手占据,时刻瞄准试图通过的人。蝴蝶军为了攻占通道伤亡惨重,连指挥官都死于狙击手的弩箭之下。桑尼身上穿着蝴蝶军摄政王的服饰,他的命令没人敢质疑。桑尼带领几名蝴蝶佯攻通道,从弩箭飞行的路径判断出狙击手的大致方位,并且断定只有一人。探得虚实之后,当晚几名蝴蝶军向狙击手所在的位置发射带火箭支,掩护桑尼冲到狙击手下方。然后桑尼徒手爬上楼层,生擒敌人。桑尼对这名独自把守着通道,恪守职责的狙击手非常尊重,但其他蝴蝶军却不这么认为。看着被割断喉咙的狙击手,还有异常兴奋,以杀人为荣的年青蝴蝶军,桑尼想到曾几何时自己亦是如此,心中不禁一阵悲凉。

第4集

盲眼食人族

因朝圣者突破边境,并在孤岛上建立驻地,周领主派出以自己弟弟为首的忍者小队进行剿灭。同时,朝圣者信徒在莉迪亚的罂粟田附近散发“阿兹拉”传单,导致几百贱民逃离。艳寡妇决定和总督莉迪亚一同前往,会会那名“朝圣者”。两名剑拔弩张的领主,却不约而同的要前往同一个地点,自然会引发冲突。艳寡妇循着传单后的地图来到湖边,登舟上岛。有一人与她擦肩而过,手里拎着个小盒子,离岛而去。艳寡妇识得那个盒子是用来寻找黑暗天赋者,心里暗暗提高了戒备。在城堡的大厅中,艳寡妇和莉迪亚见到了朝圣者和大祭司。还未说上两句,艳寡妇就察觉到周围有人暗中偷袭,抬手打落一支射向朝圣者的弩箭。双方联手击退周领主的忍者刺客,也就此达成联盟。在消灭周领主前,双方不再起争端,朝圣者也不再去艳寡妇的地盘散发传单。此刻,桑尼怀抱着亨利,已离开恶土,进入了北方废土地区。在这片污染的土地上,寸草不生,粮食更是珍贵。能在路上遇到一名愿意分享食物的盲眼老人,实属幸运。本打算吃点东西休息一会就连夜赶路的桑尼和八戒却在吃了食物后倒头便睡,直到清晨才昏昏沉沉的醒来,愕然发现亨利不见了踪影。顺着脚印和盲杖留下的痕迹,二人一路追踪到一处地下工事。地堡内几乎伸手不见五指,桑尼慢慢摸索着前进,隐约看到墙壁上有犰狳图像。他大吃一惊,立刻招呼八戒返回地面。可为时已晚,几道黑影从黑暗中现身,冰冷的刀刃架在了他们的脖子上。这是一群盲眼人,居住在废土之上无以为食,只有以人肉为干粮。但他们的首领贾尔和夫人却并不想让年幼的亨利失去父亲,只要桑尼和八戒愿自废双眼,加入盲眼族,便能活命。贾尔给了桑尼一天时间考虑,否则就会成为第二天的早餐。桑尼和八戒被关在屠宰房,两根铁链从天花板连到二人头颈的枷锁上,周围都是被肢解的尸体,让人毛骨悚然。桑尼此时的心情不是害怕担心,而是内疚。这群盲眼人的来历与他不无相关。当年贾尔也是奎恩手下剪刀军首领之一,却与敌军的首领相爱。两人相约逃离,被当时还是摄政王的沃多生擒活捉。那次还是少年军的桑尼第一次参与行动,沃多认为剪刀军应当盲目服从领主,贾尔以及其追随者既然做不到,就不再需要眼睛。沃多刺瞎了贾尔的双眼,仍其自生自灭。桑尼奉命刺瞎了另一个人,也就是现在贾尔夫人的双眼。没想到多年后,命运轮回,实在是种讽刺。更具讽刺的事发生了,一直在追寻桑尼的纳撒尼尔竟然也着了道,被关进了屠宰房,假手也被卸下丢在工具台上。这只假手能发射飞镖,还暗藏长剑。桑尼连忙让八戒脱下鞋子,把两副鞋带连结起来,将工具台上的假手勾到了自己的脚边。等到凌晨贾尔进来,桑尼突施袭击打倒贾尔拿到钥匙。打开枷锁后,桑尼和八戒取回武器,趁盲眼族不备发动突袭。一场血战下来,地堡内仅剩抱着亨利的贾尔夫人。贾尔夫人没有为难亨利,也没有答应心怀歉疚的桑尼重返地面生活。她生活在黑暗之中太长时间,已无法适应光明,唯有自尽结束此生。贾尔夫人的死让桑尼更加羞愧于当年的行径。冤冤相报何时了,桑尼解开纳撒尼尔的枷锁,将手中的长刀还给他。如果纳撒尼尔仍执意完成当年的决斗,桑尼不会还手。但纳撒尼尔要答应一件事,承担起照顾亨利的责任。经历此事,纳撒尼尔也放下了心中的怨恨。之前的恩怨可以一笔勾销,但纳撒尼尔明言,如果桑尼回到恶土,艳寡妇必不会放过他,身为蝴蝶军摄政王的纳撒尼尔届时就不会再手下留情。

第5集

命中注定的交织

桑尼和八戒终于抵达了废土之北的秃鹫峰,“疯女巫”安卡拉就藏身在这雪山之中。冰天雪地里,一架坠毁的军用运输机就是安卡拉的圣殿。八戒很不想见到那人,当年安卡拉还是修道院中的导师,八戒拜她为师。因执着于寻找“阿兹拉”,安卡拉被赶出修道院。八戒也在她的影响下想方设法得到了“阿兹拉”之书和罗盘,谁知到头还是一场空。面对八戒的困惑,安卡拉打开飞机残骸里的电台,一阵摩尔斯电码的滴滴声传了出来。八戒仔细倾听着,心里暗暗翻译电报内容。他诧异的发现这些信号并不是他此前所发,而是其他人发来的回电。安卡拉揭开了这个谜底,信号是由“朝圣者”所发,是在招募开创新世界的勇士。建立新世界势必要毁灭旧世界,恶土将会在血雨腥风中得到净化。八戒对安卡拉的危言耸听并不相信,但安卡拉只能暂时控制住亨利体内日益强大的黑暗力量,要想得到治愈只有向“朝圣者”寻求帮助。这也就是说,不论八戒信与不信,桑尼都会去湖中圣所寻找朝圣者。而此时,朝圣者同样有所感应。奉命寻找黑暗天赋之人的妮可斯,在树林中发现了虚弱的MK。MK被送到圣所得到悉心照顾,朝圣者和大祭司克蕾西达察觉到MK体内的黑暗力量非其他人可比。但MK心中只有复仇一念,为了拉拢MK,朝圣者领着他来到一处工地。这里藏有此前文明留下的神器,只要挖掘出来,就能净化恶土,建立起“阿兹拉”。对“阿兹拉”的向往,让MK暂时放下仇恨,成为朝圣者手下一名干将,却引起另一人的不满。卡斯托也是朝圣者的得力干将之一,曾与妮可斯配合扫除朝圣者前进道路上的所有障碍。但随着使用黑暗力量的次数增多,他的身体在逐渐虚弱。大祭司克蕾西达也无力回天,只有将他派到周领主之地,用余下的生命完成任务。当晚,克蕾西达感觉到大脑里出现了奇怪的符号。当她用鲜血涂抹在墙上时,MK一眼就认出那是恶土杀手的纹身,杀人越多,纹身就越多。而克蕾西达画出纹路正是桑尼后背上的纹身图案,MK发誓要找到桑尼为母报仇,却被朝圣者严厉制止。桑尼的命运注定与朝圣者交织在一起,朝圣者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他。荒原第三季分集剧情第5集电视猫。恶土的另一边,从孤岛圣所回到皇堡的艳寡妇和莉迪亚惊讶的发现后备箱里竟然藏着一个人,此人正是周领主的弟弟盖尤斯。艳寡妇上次见到盖尤斯的时候,还是周家领主的仆人米涅娃。盖尤斯生性善良,在他十六岁生日会上,米涅娃不慎打碎酒杯。盖尤斯拒绝了父亲惩罚米涅娃的要求,之后他的姐姐朱丽叶也就是现在的周领主,狠狠责打了米涅娃。血肉模糊的米涅娃被丢进猪圈,还是盖尤斯偷偷将她放走。多年之后相见,盖尤斯还是那个善良的盖尤斯。他因私放贱民被姐姐关了几年,现在朱丽叶又以其他贱民的性命相要挟,命他偷袭朝圣者。盖尤斯愿意加入蝴蝶军,推翻周领主。在一番思想斗争后,艳寡妇决定接纳他。很快边境传来消息,朝圣者拎着几名偷袭者的人头去了周领主的领地,要求周领主提供一千名人力。周领主不敢违命,却又无力从前线抽调人手,于是便向蒂尔达所在的难民营下手。袭击难民营的除了周领主的的剪刀军,还有追随朝圣者的卡斯托。艳寡妇、纳撒尼尔和新加入的盖尤斯率领蝴蝶军前来救援,将卡斯托生擒活捉。



上一篇:李宇春曝文艺复兴肖像画大片 优雅复古张力十足
下一篇:贾静雯幸运躲过火山喷发 发文祈福:希望一切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