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谍战剧 >

小楼又东风第8集剧情介绍

发布时间:18-01-12 阅读:998

小楼又东风第8集剧情介绍

晗芝被骂赌气离开 高晨情急强吻晗芝

小顺看到吕晗芝顺利完成任务且全身而退,深表佩服。韩寿民却称高晨才是他们最终的目标,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王科长跟高晨一路护送吴克回去,趁机八卦到底是哪位佳人令吴克如此倾慕。吴克缓缓说出佳人名字——金棠,还意犹未尽地称不知是否还有机会再见。王科长立即拍马屁,表示他们行动队可以把人给找出来。一直沉默开车得高晨突然插话,称对女人若即若离为好,以退为进方显浪漫情趣。吴克深以为然,想到‘金棠小姐’手里也有他的联络方式,决定一切随缘。王科长趁机将之前买的精品茶叶送给吴克,吴克顺势笑纳。

吕晗芝回到商贸公司,将吴克给她的联系方式上交给韩寿民。金棠追问吕晗芝为何不去翻吴克的公文包,说不定里面有重要线索。吕晗芝一脸正气地称她的淑女教育不许她那样做。金棠轻蔑一笑,她本以为吕晗芝有做特情人员的天赋,识破了陷阱才没去动公文包,原来一切不过是歪打正着。韩寿民问及为何不带花瓶,吕晗芝只好称被她不小心打碎了,并将她接近吴克的全过程讲述出来。韩寿民听后大怒,质问吕晗芝知不知道她一个人的行动关系到整个计划地成败,然后将请战书甩在桌上,大骂她执行任务散漫大意。吕晗芝闻言不服,顶撞称她已成功完成任务,结果又被韩寿民一顿臭骂。韩寿民命令吕晗芝继续跟吴克交往,弄清楚吴克的行踪。吕晗芝心中不解,追问理由,却被韩寿民厉声轰出去。金棠发现韩寿民其实很欣赏吕晗芝地应变能力,不明白为何不当面说出来。韩寿民表示吕晗芝历练少,光听好话会冲昏头脑,到时去高晨身边做卧底必是死路一条。说话间,一身工作服的吕晗芝气冲冲地走进来,将之前穿的礼服扔在桌上,称她不适合情报工作,所以她不干了。同时,吕晗芝又拿走吴克的联系方式,称她会继续跟吴克喝咖啡,但不是为了韩寿民的任务。

老胡告诉高晨,吕晗芝所在商贸公司的骨干都是军统的人,公司经理韩寿民的真实身份是军统上海站的行动队队长。高晨终于明白订婚当天,他的未婚妻要去南京找得人是何许人。老胡怀疑吕晗芝已经加入军统,高晨闻言一口否定,他相信她一无所知,所以才会拿着内置窃听器的花瓶去交给吴克。老胡闻言,提醒高晨决不能暴露他自己的身份。然后高晨又赶去晗园,将钱包送还给吕晗芝。于是,吕晗芝将她在韩寿民那里受得闷气发泄在高晨身上,大吼让他以后不要再来烦她。高晨听后一言未发,转身离去。

吕母逛街时看中一件旗袍,苦于囊中羞涩无奈作罢。回家后,吕母借口头疼要钱去看医生,怂恿吕晗芝去公司预支薪水或找高晨借钱,吕晗芝听后很是为难。为了给母亲看病,吕晗芝决定去公司预支薪水,可是在公司门前徘徊很久,最终还是没有勇气进去。于是,吕晗芝跑去找高晨帮忙。

林主任邀请吴克去酒馆喝酒,高晨作陪。王科长听说吕晗芝有事找高晨,便将她带去了酒馆。高晨听说吕晗芝的来意后,立即将身上所有现金给她,并让她赶紧离开。高晨劝说吕晗芝辞掉商贸公司工作,尽快跟吕母回宁波,吕晗芝却执意不肯。吕晗芝不想白欠高晨人情,拿出事先写好得借条给高晨,表示她一定会还钱。

吕晗芝拿着借条喋喋不休,高晨看到吴克从房间出来,生怕吴克看见吕晗芝,索性直接吻上吕晗芝,以挡住吴克的视线。等吴克走过,高晨放开吕晗芝,吕晗芝立刻给了高晨一巴掌,气愤地跑走。高晨追出去讨要借条并当场撕碎,称那一吻算是利息,借条就当是陪花瓶的钱,两人之间两清。

高晨回到包间,立刻受到几人地八卦调侃。高晨侃侃而谈,一副情场高手的调调,立时让吴克放下戒备引为知己。

吕母看到吕晗芝从高晨处借到钱非常开心,对高晨赞不绝口,还称高晨是吕晗芝的良配,吕晗芝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因为那一吻,吕晗芝心里对高晨感觉很复杂,直到半夜也翻来覆去睡不着。她忍不住问母亲,如果一个女人被男人亲了,既不反感也不恶心意味着什么。吕母迷迷糊糊地称那一定是那个女人也喜欢上那个男人。吕晗芝闻言气恼,翻出吴克的联系方式,心想高晨不让她跟陌生人喝咖啡她偏去。

第二天,吕晗芝约吴克喝咖啡。吴克见到吕晗芝很高兴,还称他三天后就离开上海,想邀请她明晚去外滩公园听音乐会。吕晗芝以回家向父母请示为由,没有当场答应,反而让吴克更加欣赏她的家教严格。

吕晗芝去见韩寿民,韩寿民直接送她一件新旗袍,称作为富家千金,总穿一件衣服容易被人怀疑。吕晗芝心中惊喜,马上将吴克三天后离开上海的动向说出来。吕晗芝不解,韩寿民为何对她重新回来不感惊讶。韩寿民则称他虽然不了解她,但却见识过她的脾气,认为她不是一个轻易服输的人,还称这是她的一个优点。吕晗芝听后,开心不已。

韩寿民布置任务,听完音乐会后,让吕晗芝带吴克一定从外滩公园的西南门出来,然后将吴克留在那里,她则迅速离去。吕晗芝好奇吴克留在那里会怎样,韩寿民则高深莫测地称到时她就会知道。

第二天,吕晗芝坐吴克的车来到外滩公园,可惜车辆停在西北门。吕晗芝一直将吴克往西南门引,一向谨慎的吴克并不上当,并且对吕晗芝反复提及西南门产生了怀疑。(剧情吧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楼又东风第2集剧情介绍

晗芝自责伤心父亲离世 林主任设计吞吕家财产

晗园,母亲伤心的告诉她,父亲以后再也不会干涉她了。晗芝走进书房,看着父亲的遗体跪了下来,颤抖着掀开白布,痛哭的说着对不起。夜晚,警察来到晗园,告诉她们经过调查,判断吕其松是被爱国青年刺杀,因他和日本人有生意往来,待抓住凶手后,再通知她们,晗芝看着警察要将父亲的遗体运走,上前抓着父亲的手久久不愿松开,警察走后,晗芝因过分伤心晕倒在高晨怀里,高晨将她抱回房间,看着熟睡的晗芝,想着吕其松的临别之言,他来到书房。

书房,调查所行动科王科长前来,问高晨是否知道周鸿志被杀,还说自己安排了人保护他,可他执意要来晗园送死,二人正说着外面响起了枪声,晗芝被枪声惊醒来到书房,却在门口听到二人的对话,高晨说巡捕房怀疑暗杀吕其松的人,是热血青年团的,王科长反问他怎么看待此事,高晨说给日本人干事都是这种下场,听到此话的晗芝推门而入,吩咐下人以后不要随便将人带到书房,自己不想听到别人在书房议论父亲,王科长识趣离开,高晨心疼的看着晗芝,告诉她自己答应过她的父亲,好好照顾她,晗芝却说两人并未订婚,他没有这样的义务,而自己这样自私的人,也不配得到照顾,晗芝自责父亲去世时,她却要去南京,还想着到了南京给父亲打电话,把他气得七窍生烟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高晨安慰道这是个意外,而该自责的人应该是他,见下人端来一盆水,晗芝拿着毛巾擦拭着父亲的沙发,感谢高晨让自己见到父亲最后一面,高晨无奈离开。

深夜,高晨来到了白天狙击手的位置,仔细的勘察了现场,将可疑之处拍摄下来。随后,高晨将所有的线索交给了老胡,并要求将阻击手找到交给自己处理,老胡感叹吕其松被扣了汉奸的帽子,而吕氏母女以后的日子恐怕不会好过,高晨听了很是难过。

晗芝站在窗边发呆,母亲抱着枕头要来和她同睡,母亲告诉她,不要相信别人的话,父亲绝对不会当汉奸,而自己也从来就没有想过,会一个人过后半辈子,晗芝心疼的搂住母亲,表示会一直陪着她。

次日清早,吕其松是汉奸的消息传的沸沸扬扬,吕太太看到报道后斥责记者,未经调查乱写一气。调查所里,王科长和林主任在讨论周鸿志被杀的事情,王科长告诉他,负责保护周鸿志的人已经送去审讯室,而他们并不了解情况,林主任问他高晨有没有嫌疑,王科长说事发时,高晨正在火车站找逃婚的晗芝,而晗芝逃婚的车票,则是林主任的女儿林美凤帮忙买的,二人正谈论着高晨来了,林主任安慰高晨之后,便问他和王科长,如何看待此事,王科长认为此事没有那么简单,很可能是重庆或者延安方面的人,又或许是同一伙人。高晨则说这是抗日锄奸一石二鸟之计,林主任告诉二人,南京方面已经派人来调查此事,让他们不必插手等待结果即可,高晨恨恨的说不管是谁,最好别落到自己手上,林站长听到此话,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晗园,醒来的母女二人,见无人来叫她们吃早餐,起身下楼后看到客厅里一片狼藉,晗芝跑到佣人房中,但见被子整齐空无一人,母亲建议回宁波娘家,晗芝不同意,起身便要收拾屋子,养尊处优的母亲却说自己什么都不会,晗芝劝道从零开始,二人正说着,吕其松的律师进来,说要与吕太太商量合同的事情,律师告诉她们因吕其松死后股东纷纷撤资,而工厂又不能按时完成订单,按照合约,需要吕家赔偿违约损失,而吕其松现在又被扣上汉奸的帽子,如果打官司,吕家肯定不会占到便宜,而那些人追到晗园的话,后果不堪设想,事已至此,母女二人只好答应赔偿,律师又告诉她们,因吕家现在资不抵债,按照法律规定只能宣布破产,晗芝虽不愿签字,可经不住律师吓唬,母女二人又在文件上签了字。事毕,律师走出晗园,坐进林主任的车里,告诉他吕家母女连文件内容看都没看就签字了,现在吕家的产业只剩下晗园,林主任让他一步一步来。

圣约翰大学,晗芝孤单的走着,周围的人对她指指点点,到校门口时,晗芝被一群自称是爱国青年学生会的女学生拦住去路,让她从圣约翰大学退学,以免玷污学校的名声,晗芝和她们面吵了起来,一群女学生将她围在中间,一边骂她汉奸一边殴打她。高晨开车去学校接晗芝回家,看到此景欲上前时,老胡告诉他查到狙击手的下落,那人是南京方面派来的,现在住在静安寺东边的春来旅馆,会在十二点之前离开,高晨眼看要到十二点,只得先去春来旅馆,蜷缩成一团的晗芝无意中看到高晨开车离开,心生难过。

高晨来到春来旅馆,向老板打探到狙击手现住在325房间,他打电话叫林美凤赶紧去学校,然后来到325房间,恰好碰到狙击手从外面回来,狙击手看到高晨手中的枪预感不妙,于是迅速的逃走,高晨忙追了下去,一枪打在了他的腿上,狙击手忍痛逃了出去,打电话给林主任,让他派人来救自己,挂了电话的林主任,看到王科长进来,便让他带人前去春来旅馆。(剧情吧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楼又东风第3集剧情介绍

高晨枪杀狙击手报仇 晗芝找工作屡屡碰壁

林主任派王科长去春来旅馆,高晨也顺着血迹返回325房间,无奈房间空无一人,此时王科长带人赶到,他告诉高晨,自己是行动科科长,而他只是情报科科长,让他以后别单独行事,高晨离开后,阻击手从王科长的车里出来,告诉他杀吕其松是林主任下的命令,王科长大惊,阻击手抱怨林主任不管自己死活,王科长忙安慰道明日送他离开上海。

校门口,晗芝一脸带伤的呆坐在椅子上,林美凤跑来心疼的抱住她,晗芝让她通知两人共同的好朋友,晚上自己要在红房子西餐厅请客。晚上,晗芝早早的在餐厅等候,结果只等来美凤一人,晗芝感慨人心冷暖,美凤告诉她自己会陪在她身边。

晗园,吕太太正和高晨闲聊,见晗芝一脸是伤的回来,上前关心询问,晗芝谎称自己摔跤所致,高晨也为她作证,母亲这才相信,高晨正要离开,晗芝追到门口告诉他,今天的事情不怪他,但不允许他诬蔑父亲,高晨拿出买好的药,给了晗芝让她擦上,晗芝生气的把药扔给了高晨,转身走了。

高晨告诉老胡,自己查到电报,一个月前林灿荣安排了刺杀吕其松的行动,老胡让他刺杀阻击手为吕其松报仇。高晨跟踪王科长来到浦江旅馆,韩寿民也来到这里,二人都欲刺杀阻击手,待王科长离开,高晨进入旅馆,谎称是王科长让他来取东西,忘了房间号码,侍者告诉他房间号,王科长行至半路发现有东西忘拿,忙返回旅馆,高晨进入房间后一枪杀了狙击手,另一房间的韩寿民正在监听他们的动静,听到狙击手被杀,断定调查所怕事情败露而杀人灭口。王科长看到狙击手已死,回来告诉了林主任,林主任生气的斥责高晨,并让王科长调查此事,正在这时高晨进来,主动交枪接受惩罚,林主任直言相告,暗杀吕其松是南京下的命令,罪名是他私通抗日分子,而高晨却说自己并不知道狙击手的身份,林主任说道之所以不告诉高晨这个计划,是为了保护他免被怀疑,高晨解释自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岳父,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而上面一道命令,自己为了接近吕其松所付出的努力付之东流,心有不甘,林主任安抚他道如果南京方面追查此事,自己会替高晨出面解决,让他把枪收回。

晚上,小河边,高晨和老胡向吕其松祭酒哀悼,老胡告诉高晨,组织将派人接走吕氏母女,高晨却担心养尊处优的晗芝能否适应这种生活,老胡安慰他晗芝聪明过人,定能挺过来。

清早,晗芝为母亲备好早餐,母亲抱怨早餐不好,晗芝告诉她美凤帮自己,找了一个教小孩子学钢琴的工作,今天要去面试。王科长和高晨将吕其松的资料交给了林主任,林主任问二人是否查到吕其松同党的信息,二人都说没有,王科长建议抓吕氏母女审问,一旁的高晨持反对意见,林主任让王科长对晗园进行24小时监控,王科长走后,林主任问高晨是否要娶晗芝,高晨说吕其松一死,自己也不需要执行任务,故和晗芝没有关系,林主任让他这段时间不要再去晗园,正说着美凤打来电话,邀请高晨下班后和自己去接晗芝,为她庆祝找到工作,高晨却说自己很忙挂了电话,林主任让他不要理睬美凤。

晗芝去董先生家面试,不想董先生对她动手动脚,晗芝严词拒绝了他,董先生骂她是汉奸的女儿,晗芝生气离开。站长告诉韩寿民,欲把晗芝在一个月内训练成特工,让她接近高晨,韩寿民觉得晗芝一无是处,用她只是浪费时间,但迫于站长的命令只得去见晗芝。晗芝正努力的找工作,却因父亲是汉奸被一次次的拒绝,高晨在暗处默默的看着她。

晗芝和美凤回到晗园时,看到韩寿民在门口,晗芝忙躲了起来,美凤要拉她去见韩寿民,晗芝却觉得自己的形象不好,不愿去见,二人正商量着,韩寿民走了。(剧情吧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楼又东风第4集剧情介绍

韩寿民邀请晗芝去公司上班 高晨雪中送炭照顾母女二人

晗园,正当晗芝和美凤纠结于见韩寿民时,美凤告诉她韩寿民走了,晗芝失望。韩寿民发现调查所在监视晗园,决定再找时间见晗芝。晚上,见晗芝精心打扮,母亲不解,晗芝告诉她自己要去倒垃圾,出门后却没有看到韩寿民,晗芝失望回家,监视晗园的人见她如此打扮,以为她在和人接头,待晗芝走后,二人去垃圾桶里翻找,一无所获。

次日,晗芝路过一家书店,见到门口有招聘启事,便进去应聘,老板让她明日来上班,晗芝高兴离开,母亲见晗芝又在打扮,晗芝解释因找到了工作,第二天来到书店后,老板却说自己刚得知她的情况,劝她另谋高就。晚上,下着大雨,晗芝一人在雨中行走,高晨看到后让她上车,见她不肯便说别把书淋坏了,晗芝把书扔进车里,自己跑到一处门前避雨,不料被里面一个酒鬼吓到,忙又躲进高晨的车里,高晨劝她晚上别一个人出门,万一被盯上后果不堪设想,又安慰她找工作不容易,让她慢慢来,晗芝赌气说有很多工作等着自己,只是不知该如何选择,高晨本想解释那天自己原想为晗芝庆祝她找到工作,晗芝却让他不要再提此事,并说道这个时候敢踏进晗园的人,肯定不是薄情之人,高晨担心的问她,谁去过晗园,晗芝直言韩寿民去晗园找过自己,高晨猜测晗芝精心打扮是去赴约,问她为何韩寿民不送她回家,晗芝却说此事与他无关,让他停车,下车后,高晨告诉她近日不要乱跑,不要见陌生人,晗芝问他缘由,高晨说为了她的安全,晗芝不信有人会跟踪自己。

早上,母亲又在抱怨早餐没有咖啡,问晗芝为何不去书店上班,晗芝支吾着告诉母亲,母亲安慰她没事,美凤高兴跑来,给她们带来了一些化妆品和补品,美凤欲把补品放到厨房,晗芝追来,美凤打开橱柜后看到里面的瓶子都是空的,又看了厨房其它地方也是空的,询问晗芝这几日是怎么过的,晗芝安慰道今早只是没来得及去买菜而已,美凤责备她隐瞒自己,晗芝看到美凤带来的鸡蛋,灵机一动欲在家养鸡孵鸡蛋挣钱。

校门口,韩寿民找到美凤,告诉她自己的商贸公司缺人,希望美凤能带他去见晗芝。美凤和韩寿民来到晗园,看着晗芝正在教一只母鸡孵鸡蛋,晗芝看着韩寿民来找自己,穿着睡衣欲要离开,韩寿民直言自己的商贸公司在招人,问她是否愿意去上班,晗芝却在担心自己的形象,韩寿民见她如此反应,失望离开,晗芝自责自己没有给韩寿民留下好印象。

调查所,王科长告诉高晨,最近少去晗园,要不然自己会很为难,高晨坦言让他如实汇报。高晨去学校找美凤,欲送她回家。车上,美凤质问他为何那天不愿和自己去找晗芝,高晨告诉美凤,林主任在监视晗园,自己不方便再去,美凤生气的去找父亲理论,二人一进屋,美凤告诉父亲,晗芝现在生活困顿,斥责父亲为何要难为晗芝,又威胁父亲,让他同意高晨去晗园,否则自己搬去晗园住,林主任只得答应。

王科长告诉林主任,最近除了美凤,无人再去晗园,林主任决定送美凤去日本留学,并嘱咐他高晨以后可以随意进入晗园。高晨来到晗园,闻到一股臭鸡蛋的味道,晗芝带他来看自己准备让母鸡吃鸡蛋孵小鸡,高晨告诉她只有母鸡和公鸡在一起,才能孵出小鸡,晗芝骂他流氓,高晨给她们带来了米面及生活必需品,晗芝感谢道日后挣了钱会还给他,高晨开玩笑说只因她漂亮,要不然自己才懒得管,又告诉她以后自己会常来晗园。晚上,母亲把高晨送来的南翔小笼包拿给晗芝,并夸赞高晨细心。(剧情吧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楼又东风第5集剧情介绍

晗芝得知父亲身份 晗园被封限期搬离

吕晗芝决定将自己的好衣服当掉贴补家用,吕母表示反对,认为那样吕晗芝就不能穿好看的衣服去见高晨了。吕晗芝心中反感,反驳吕母称就算她没有工作,也不要靠高晨一个外人来养。吕母打算择日给吕晗芝和高晨补办订婚,吕晗芝听后气闷不已。

当铺老板开出的价钱特别低,吕晗芝不服,当场同老板争论起来。王科长派来的两名特务绑架了吕晗芝,想以此设套抓捕吕晗芝的同党。吕母见女儿被抓,紧急将此事通知了高晨。两名特务在抢夺吕晗芝钱包时,下狠手将她打伤。韩寿民去晗园找吕晗芝,看到这幅情景,立马出手将特务揍趴下,然后带走吕晗芝。高晨匆匆赶到时,只看见疼地满地打滚的两名特务,立刻生气地朝二人大吼,吓得特务们躺在地上挺尸。

韩寿民将吕晗芝带至小河边,然后一言不发地先行下车。吕晗芝以为韩寿民在生她的气,慌慌张张地解释称自己学过擒拿术,只是她当时还没准备好,才让那两人钻了空子。韩寿民还是希望吕晗芝好好考虑去上班的事,并将吕父和日本人做生意、暗中支援抗日的隐情告诉她,还称吕父比她想象的要伟大,只是现在还不能公之于众。吕晗芝突然意识到韩寿民身份的特殊性,只是不清楚他到底是哪方人。韩寿民最后给了吕晗芝一张他的名片,称如果她考虑好了,后天早上八点去商贸公司报道。

王科长向林主任汇报给林美凤办理留学的事情,还疑心会不会吕家母女真的不知道吕父抗日的事情。这时,高晨将特务们拎进林主任办公室,称如果吕晗芝有问题,大可直接将她抓回来审问,质问王科长为何要用下三滥手段去殴打甚至抢劫吕晗芝,大骂王科长是在犯罪。王科长有口难辩,只好反复强调不是他下的命令。林主任站出来打圆场,一方面命令王科长严格管理手下人,一方面劝说高晨别为女人伤了和气。最后,林主任为了息事宁人,下令停止对晗园的监视。

晚上,韩寿民送吕晗芝回家,趁机问她是否了解她未婚夫高晨的工作。吕晗芝一听高晨就气不打一处来,强调高晨并不是她未婚夫,还称她一点也不想去了解这个人。韩寿民让吕晗芝自己去药店买药给伤口消毒,吕晗芝站在药店门口,犹豫半晌,最终决定省下这份买药钱。

高晨去见老胡,老胡称上级派来接吕家母女的同志已经到了上海,很快就可以把她们安全送走。

吕晗芝回到家,发现林美凤一直在等她。原来,林主任执意送女儿出国留学,林美凤今晚特意来向吕晗芝告别。两人坐车出去散心,谈及高晨,吕晗芝以为是林美凤痛骂高晨,高晨才良心发现来晗园给她送吃的。林美凤明知吕晗芝对高晨有所误会,却又不知去如何解释。路过郑福记西点房,吕晗芝下车去买了一份地道的酸梅汤,送给林美凤做告别礼物。

家中突然来了一位自称是吕父远方亲戚的陌生人,表示受吕父委托,在吕父遭遇不测时来接吕家母女去宁波老家。吕母担心回宁波后,在娘家人面前不好说,尤其她们母女二人现在还顶着汉奸家眷的头衔,预计回宁波后的处境也不会比上海好。

林主任授意银行的人去找吕家母女,声称要查封晗园,要求她们在一月内搬离,并且只划出一间佣人房给她们居住,甚至一眼不错地监视吕晗芝,称她只能带走随身物品,不能趁机转移资产。吕晗芝耍赖,硬称天冷,将七八件棉服皮草一起穿在身上带走。吕母见状,心中改了主意,劝吕晗芝不如回宁波老家。吕晗芝不愿意,她想去韩寿民的商贸公司上班。吕母知晓吕晗芝对韩寿民的心思,立刻指责她这样太不矜持,倒贴男人太跌身价。

第二天一早,吕母乔装去路边摊买早点,吕晗芝打扮得光鲜靓丽,拿着吕母买来的早点,兴致勃勃地去找上班。可惜吕晗芝是个路痴,费了好大功夫才找到商贸公司所在。(剧情吧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楼又东风第6集剧情介绍

金棠刁难吕晗芝 吕晗芝写请战书

韩寿民安排金棠去训练吕晗芝,金棠满心地不愿意。韩寿民见状,告诫金棠称这是上级的命令,她必须执行。两人为如何训练吕晗芝这个娇滴滴的姑娘争论不休,韩寿民最后警告金棠,不准吕晗芝摸枪。

这时,吕晗芝手拿高跟鞋,一路气喘吁吁地跑进韩寿民办公室。韩寿民马上斥责吕晗芝迟到,因为约定的时间是八点,而现在已经十点半了。

金棠与吕晗芝彼此看不顺眼,金棠告诉吕晗芝,抗日有很多种,其中一种就是环伺在某人身边,然后找机会杀掉他。吕晗芝听后,心中很不买账。午饭时,金棠邀请韩寿民一起吃饭,故意问是否要叫上吕晗芝。韩寿民表示他并不想跟吕晗芝有过多接触。金棠听后,开心不已。金棠回办公室后,刻意拿一大叠乐谱和美术方面的书籍让吕晗芝记诵。不想吕晗芝当场告诉金棠,称她对美术音乐都很了解,这些根本难不住她,还称她不是对金棠安排得工作不满,而是对安排工作的人不是韩寿民而不满。这时,韩寿民悄悄走进办公室,还做手势让金棠不要声张。吕晗芝吐槽称金棠一定喜欢韩寿民,金棠听后瞬间被吓到。韩寿民在金棠汇报工作时,问她是否喜欢他,金棠下意识地否认。

第二天,吕晗芝一早就赶到办公室,并将韩寿民的办公室收拾得非常干净整齐。不想韩寿民压根不领情,还告诫吕晗芝以后不要碰他的东西。韩寿民将金棠昨天趁吕晗芝不注意、偷顺来的钥匙还给吕晗芝,还称吕晗芝这样被人拿了东西都不知道,如何去参加抗日大业。吕晗芝听后,心中很受打击。

金棠安排吕晗芝去仓库轻点货物,吕晗芝心中愤愤不平,便央求前来请领物资的小顺带她去找金棠,小顺听后立马拒绝。吕晗芝一路偷偷跟踪小顺,却看到金棠正在持枪打靶,顿时吓得不轻。

韩寿民跟金棠探讨各式枪支的优劣,发现小顺一直站在身后不走,便开口询问小顺还有什么事。小顺赶紧向金棠讨要她拿走得那页货物清单,金棠一脸莫名其妙,矢口否认清单一事。韩寿民将一直粘在金棠身后的清单纸撕下,递给小顺。金棠瞬间明白了是吕晗芝的小伎俩,气得转身去找吕晗芝算账,却被韩寿民拦下。韩寿民戏谑称没想到吕晗芝可以跟金棠过上两招,吕晗芝听后窃喜不已。金棠则嘲讽韩寿民看上了长得漂亮、出身高贵的吕晗芝,吕晗芝听后立马屏气呼吸静等韩寿民的回答,不想却听到韩寿民称他根本对吕晗芝这样的女人不感兴趣,吕晗芝顿时顿时失望不已。

吕晗芝回到办公室,回想刚才偷听得对话,终于明白金棠跟韩寿民才是一个世界的人,忍不住萌生了加入他们的想法。于是,吕晗芝写了一份请战书,特意将她参加抗日的原因罗列出来,兴高采烈地交给韩寿民审阅。吕晗芝走后,韩寿民打开她的请战书,浏览后直接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吕晗芝刚走出商贸公司,突然想到她漏写了最重要的一点原因,急忙跑回去找韩寿民,结果却在垃圾桶旁看到了她那份请战书,便难过地流下泪来。韩寿民一直偷眼观察吕晗芝的反应,看到她拿着请战书朝他走过来,连忙收回视线佯装工作状。吕晗芝小心翼翼地将请战书抚平,再次郑重地交给韩寿民,表示她要继承她父亲的遗志参加抗日。韩寿民看这那份请战书,陷入深思。

回家路上,心不在焉的吕晗芝不小心将高跟鞋鞋跟崴断,一气之下直接将鞋跟掰断,深一脚浅一脚地继续走回家。

吕晗芝回到家,看到高晨也在很是意外,她看到收拾整齐的行李更是惊讶。高晨质问吕母跟吕晗芝为何不愿回宁波,还称晗园被查封,她们无家可归为何也不去找他。吕晗芝称她已找到一份轻松的好工作,月底就会有薪水,到时就可以拿这笔薪水去找住的地方。

高晨一眼看到吕晗芝高跟鞋的异样,便没好气地询问。吕晗芝顿觉不好意思,只好低头不语。吕母看吕晗芝跟高晨之间气氛微妙,借口散步迅速离开房间。

高晨称他已经租好房子,建议吕晗芝跟吕母今天就搬过去。吕晗芝却一点也不领情,嘴硬称她家的事情不用高晨管。高晨听后,二话不说直接拎起行李走了出去。吕晗芝不服,抢过行李,硬是不让高晨将行李放入车中带走。高晨抱怨吕晗芝为何总是这样强悍,吕晗芝则顶撞称她一直都是这样强悍、骄傲。高晨看到吕晗芝故作坚强的样子,理解之余却也心疼不已。

晚上,高晨给吕晗芝买了她最喜欢的额点心。吕晗芝却提出让高晨请她喝酒。喝醉后的吕晗芝无力地将脑袋放在高晨肩膀上,质问订婚一事到底是不是吕父提出的,还问询高晨是否喜欢她。高晨听后欲言又止,直到吕晗芝酒醉昏睡过去。原来,高晨三年前第一次见到吕晗芝的时候,就开始喜欢她了。(剧情吧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楼又东风第7集剧情介绍

晗芝巧妙接近吴克 高晨帮晗芝延时间

国民党方面的投日高级军事专家吴克即将到达上海,此人对重庆的军事部署十分了解,所以日方对他非常重视。高晨告诉老胡,吴克上海一行的安保工作将由调查所负责,此人还酷爱古董、喜喝咖啡。老胡称吴克对抗日统一战线威胁太大,上级已经同意高晨的锄奸计划,但是让他切记,无论遇到什么情况他都不能暴露身份。

与此同时,韩寿民也在同金棠讨论如何除掉吴克。韩寿民认为吴克一向谨慎,几乎从不和陌生人打交道,而且他对军统上海站情况非常了解,即使是外围人员他也很清楚,除掉他实属不易。金棠建议从杭州站或天津站调用人手,韩寿民听后却摇头,因为时间上根本来不及。韩寿民灵光一闪,想到一个人——吕晗芝,在这种紧急情况下,或许可以让她试一试。

韩寿民命令吕晗芝换身华丽的衣服去执行任务,却发现她除了拿在手上的旗袍,其余衣服都拿去当铺当掉了。韩寿民马上带她去当铺,赎回两件她最喜欢的礼服。吕晗芝去更衣室换衣,韩寿民问她对清朝花瓶是否了解。吕晗芝家学渊源,对此侃侃而谈。韩寿民听后,心中有了决断。吕晗芝换好礼服走出来,高贵典雅的模样瞬间把韩寿民看呆掉。

韩寿民命令吕晗芝从现在开始忘掉吕家的事情,谨记她就是一个养尊处优只知道逛街、喝咖啡、听音乐会的上海大小姐,同时将任务目标吴克的照片拿给她看。韩寿民将装有窃听器的花瓶交给吕晗芝,让她想办法让吴克收下。吕晗芝得知她独自一人去执行任务,心中很是没底。韩寿民提醒她,进入咖啡馆后不要去寻找吴克,也不要坐在吴克邻座,更不要直视吴克眼睛。金棠看出吕晗芝内心害怕,便安慰称韩寿民会在旁边时时刻刻保护她。最后,韩寿民让吕晗芝好好记忆吴克的样貌,仅一会儿功夫吕晗芝就记住,称是一个樱桃小嘴薄嘴唇的男人。小顺玩笑称他记人都看眼镜、胡子,吕晗芝关注得重点却不一样。吕晗芝一本正经地辩解,称胡子和眼镜都可以改变,只有人的骨骼不会轻易改变。韩寿民听后,发现吕晗芝身上有些别人没有的优点,值得一用。

林主任跟高晨宴请吴克,吴克听说抗日组织情报灵通,连他喜欢什么样的花瓶都知道,心中很是不以为然,并自负地称他一向谨慎,不会上任何人的当。

高晨去晗园找吕晗芝去看房子,吕晗芝称要去罗曼咖啡馆约会,婉拒了他。高晨深知吕晗芝的路痴属性,便提议开车送她过去。路上,高晨一个急刹,无意间看到吕晗芝手中礼盒内的花瓶,立刻回想吴克的喜好,心中起疑。他抢过花瓶仔细检查,果然在里面找到一只微型窃听器。高晨终于明白,军统刺杀计划竟然是让吕晗芝去执行!高晨不愿眼睁睁看着吕晗芝送死,故意将花瓶打碎,并抢走她的钱包。吕晗芝见状,大喊抢劫,让警察将高晨抓走,而她则趁乱逃之夭夭。

吴克在罗曼咖啡馆一边看报,一边喝咖啡,眼看就要离开,吕晗芝却还未出现,这让等在咖啡馆对面房间的韩寿民、金棠等人焦急不已。终于,吕晗芝出现在咖啡馆门前,可韩寿民却发现她竟然双手空空没带花瓶!金棠吐槽韩寿民,竟然相信吕晗芝可以完成任务。

吕晗芝站在咖啡馆门前,想到没有钱包、花瓶已碎,不由心中泄气,但一想到韩寿民就在某处看着她,又心有不甘。于是,吕晗芝走向不远处的卖花姑娘,以发夹去换三朵玫瑰花,并让卖花姑娘每隔五分钟送一朵给她,还谎称她的名字叫‘金棠’。安排好一切后,吕晗芝从容地走进咖啡馆,优雅地点了一杯咖啡,静等好戏上演。

五分钟后,卖花姑娘走进咖啡馆送花给‘金棠小姐’,称有位先生约她去看电影,吕晗芝故意高傲地表示拒绝。不远处的吴克听后,颇感好笑。

吕晗芝施施然走向吴克座位后面的杂志栏,随意挑选了一本古董杂志,然后似模似样地翻看起来。这时,卖花姑娘再次进来送花,称如果‘金棠小姐’同意去看电影,那位先生愿意出钱包下整个电影院。吕晗芝依然表现得兴致缺缺,再次傲慢地拒绝。卖花姑娘称‘金棠小姐’不答应,她就拿不到花钱。吕晗芝马上表示她可以付花钱,片刻后又故作为难地称她忘带钱包了。卖花姑娘称只要她见到‘金棠小姐’约会得对象,那位先生就会付花钱。于是,吕晗芝假称吴克就是她约会得对象,成功打发走卖花姑娘。吴克听着吕晗芝跟卖花姑娘的对话,下意识地对‘优雅高贵的金棠小姐’上了心。

吴克准备离开,特意在结账时将吕晗芝的咖啡一起买单,并为她叫了一份香草冰淇淋。吕晗芝拒绝了冰淇淋,将欲拒还迎得戏码扮演得惟妙惟肖,成功让吴克放下心中警惕,甚至主动在吕晗芝对面坐下,同她攀谈起来。

韩寿民跟金棠本已对吕晗芝不再抱有希望,看到这出好戏,忍不住赞叹吕晗芝手段高明。

高晨还在街边同警察纠缠,王科长赶到帮他解了围。王科长看着碎落一地得花瓶倍感奇怪,高晨说是他买了想送给吴克,却不小心打碎了。高晨跟王科长闲聊几句后不由出了一身冷汗,因为他原本正是要赶去罗曼咖啡馆,没想到王科长也有同样打算。如果让王科长看到吕晗芝跟吴克坐在一起,凭他在行动队几年锻炼出来得嗅觉,吕晗芝就很难脱身了。高晨决定跟王科长一同前往咖啡馆,使计拖住王科长,只要不让王科长看到吕晗芝跟吴克坐一起,事情就还有挽回得余地。于是,高晨借口与吴克拉近关系,提议精挑细选一份礼物做见面礼,将王科长拉去茶楼挑选茶叶。

吴克突然看见吕晗芝在看古董杂志,猛然想起林主任地提醒,眼神瞬间高深莫测起来。吕晗芝猜测也许是花瓶话题引起了吴克地戒备,便大胆做了一个决定,按照直觉去应对。吕晗芝解释称杂志栏上的其它杂志她都看过,所以随手挑了这份古董杂志。

吴克非常警惕,借口去卫生间,故意将自己的公文包留在桌上,以此试探吕晗芝。吴克躲在暗处观察吕晗芝,发现她并没有碰公文包,终于松下一口气。

吴克跟吕晗芝一起走出咖啡馆,吴克殷勤地将他的地址和联系方式给了吕晗芝,然后目送她远去。王科长跟高晨赶到时,看到吴克望着远处发呆,便上前询问。吴克喃喃称,只有在上海才有如此佳人。(剧情吧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楼又东风第9集剧情介绍

晗芝受惊高晨心疼 吕家母女搬离晗园

吕晗芝见吴克似乎起疑,只好使出美人计做羞涩状,称想跟他单独走一走。吴克见状心猿意马,立刻答应从西南门出去。

音乐会结束时,天色已黑,吕晗芝与吴克并肩向西南门走去。这时,吕晗芝佯装崴脚,撒娇称脚疼无法走路。吴克闻言,便让吕晗芝等在此处,而他跑去找司机开车过来。等吴克走远,韩寿民立即现身,将吕晗芝带走。吕晗芝坐在韩寿民车中,不解她还要做什么,抱怨韩寿民总在关键时刻将她撇开。这时,韩寿民看到吴克从前方慌张跑来,当即按下吕晗芝的头,并掏出手枪指向吴克。只听砰得一声枪响,吴克被等候多时得金棠一枪打死。吕晗芝看到这一幕,吓得大声尖叫,却又在瞬间反应过来,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巴。韩寿民示意吴克的司机也见过吕晗芝,金棠则回复她已处理掉司机。

吕母正在开心地试穿白天新买的旗袍,看到吕晗芝的异样,还以为她为买旗袍的事生气,连忙胡乱解释。吕晗芝惊魂未定,跑去将家中银行封条全部撕去,然后把自己关在浴室中,用满池的冷水去平复心中的慌乱与恶心。

高晨紧急赶往晗园,因为在一小时前王科长告诉他,吴克被军统女特工迷得神魂颠倒,然后在偏僻处被一枪毙命。高晨追问是否抓住女特工,王科长表示人被同伴救走。高晨心中明白,那个军统女特工其实就是吕晗芝,听到她安然无事,高晨瞬间松了一口气。

高晨赶至晗园,吕母告诉高晨,吕晗芝已经在浴室呆了一个多小时,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拜托高晨去劝劝吕晗芝。高晨把吕晗芝的换洗衣服拿至浴室门口,及时叫醒了深陷恐惧、差点溺水得吕晗芝。吕晗芝换好睡衣,呆呆地坐在床边。不明情况的吕母心疼女儿工作辛苦,特意做了鸭血泡饭给吕晗芝补血养身体。吕晗芝看到后,顿时产生联想,条件反射地干呕起来。吕母一脸的莫名其妙,高晨只好打圆场,谎称吕晗芝是受寒了,帮托吕母熬碗姜汤来。高晨听着吕晗芝的呕吐声心疼不已,等她从卫生间出来,高晨劝诫她,吕母已经有了白发,如果她再继续现在的工作,只怕有一天会白发人送黑发人。吕晗芝假装听不懂,高晨一气之下抓住她的手臂,万分肯定地直视她的眼睛。

韩寿民不放心吕晗芝,在晗园外远望。高晨发现韩寿民,拿枪抵住他,并卸下他的配枪。此时高晨很想质问韩寿民,为什么要让刚刚遭遇了家庭大变故的单纯女孩去干刺杀汉奸这么危险的事情,但他同时也知道,他什么也不能说。韩寿民突然向高晨出手,然后两人缠斗起来,一时间也不分胜负。高晨技高一筹,重新用枪抵住韩寿民,称吕晗芝是他未婚妻,警告韩寿民不准再靠近她、骚扰她。高晨逼走韩寿民后,恰巧吕母来找他,希望他今晚留下来照顾吕晗芝,高晨欣然答允。

韩寿民回到办公室,金棠见他愁眉不展,便知他在担心吕晗芝。韩寿民担心不知吕晗芝以后是否还能继续执行任务。

第二天一早,林主任向高晨打探他跟吕晗芝的关系。高晨知道,他不能在林主任面前流露出对吕晗芝地丝毫关心,所以谎称吕晗芝对他死缠烂打,让他苦不堪言。林主任闻言很是高兴,才说出他盘下晗园却又不好意思直接搬进去的心思,暗示高晨住进去帮他打理晗园。高晨故作为难,担心被人背后非议,林主任让他对外称是调查所安排住进去的。

一月期限已至,吕家母女被迫搬出晗园。吕晗芝依依不舍地看着晗园,忍不住回想起和父母在晗园生活得点点滴滴。母女二人搬到新家,却是一处老式弄堂,甚至没有独立的卫生间跟浴室。吕母嫌弃不已,还称住在这种地方她会做噩梦。吕晗芝咬牙称她不会回商贸公司上班,现金也所剩无几,只能委屈先在此住下,等她找到新工作领到薪水,再换好的居住环境。吕母哭诉自己倒霉,更是提议去找高晨帮忙。吕晗芝想到高晨对她的一记强吻,立刻控诉高晨就是流氓,让吕母打消这个念头。

高晨告诉老胡,一直没有吕家母女的音讯,很担心她们遇上麻烦,老胡安慰称组织会一直寻找她们的下落。

吕家母女对家务一窍不通,连生火做饭都做不好。吕母提议买蛋糕吃,吕晗芝心疼母亲只好答应。心善的吕晗芝还给旁边的小女孩买了一块,却被女孩妈妈一把将蛋糕打落,称她们不吃狗汉奸的东西。周围邻居也纷纷大骂吕家母女是狗汉奸,甚至有人在她家门上写上狗汉奸几个字。吕晗芝恼羞成怒,拎着棍子在楼下大骂反击。深夜,屋漏偏逢连夜雨,吕母听着滴答滴答的雨声,倍感凄凉。于是,吕母建议吕晗芝回商贸公司上班,或者再去找高晨借钱。

第二天一早,吕母便跑去商贸公司找韩寿民,谎称吕晗芝生病急需钱住院,韩寿民一口答应预支薪水。吕母回家后,拉着吕晗芝出去找新住处。吕晗芝追问吕母钱是从哪来的,吕母支支吾吾,谎称是以前姐妹借得。吕晗芝听后不信,还称借钱是要还的,而以她们现在的经济条件根本还不起钱。(剧情吧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楼又东风第10集剧情介绍

预告

高晨躲在柱子后面,看着吕晗芝身着男装,扛着大包小包艰难地往外走。门房正欲上前抓人,高晨急忙拦下,称晗园本就是她家,以后她回来想拿多少东西就拿多少,不许为难她。

吕晗芝抱着大包小包赶去新家,高晨就在后面开车尾随,终于找到吕家母女落脚的地方。看着如此糟糕的环境,高晨心中心酸不已。(剧情吧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高晓松万圣节自拍太吓人 祝福网友万圣节快乐
下一篇:红蔷薇大结局:红蔷薇陈得道是坏人吗 红蔷薇陈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