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谍战剧 >

面具分集剧情介绍(1

发布时间:18-07-11 阅读:337

面具第1集剧情介绍(2018祖峰侯勇版)

哈尔滨危机四伏状况百出 李春秋被“唤醒”执行秘密任务

1948年腊月,刚刚解放的哈尔滨鱼龙混杂,国民党残余势力蠢蠢欲动,这个历经艰辛迎来新生的城市正接受着前所未有的考验。

哈尔滨特别市公安总局法医科科长李春秋曾是国民党特务,在送孩子上学的路上,有人在他的口袋里塞了报纸,他从上面看到了组织召唤他的消息,之后他按照命令如约赶到鼎丰酒楼。与他见面的是上级派来的尹秋萍,尹秋萍烟瘾很大,她刚向服务员要了洋火,李春秋就及时出现先把洋火递了过来,两人互对暗语确认身份之后便一起用餐,期间,尹秋萍把上级的命令传达给李春秋,这一次上级让他和孟令喜前往北平执行刺杀任务。

已经“沉睡”十年的李春秋已经快要遗忘了自己的使命,他过着平凡的生活,有美丽的妻子和可爱的儿子,现在又要重新过上当初那种刀尖上舔血的日子,他并不情愿,但是身为军统的一员,就要执行命令,都这只有死路一条。这段饭李春秋吃得很不安心,还弄脏了衣服,他擦手的时候摘下戒指竟然拿回。

面具剧照

从酒楼出来之后,他去找了孟令喜,孟令喜现在经营一家小店,也已经娶了妻子,过着安逸的生活,但李春秋的出现让他极其意外,他知道平静的生活就要结束了。听了李春秋的命令,得知不能带着妻子离开,他动摇了,甚至想要在李春秋离开时除掉他,但他的身手不及李春秋,很快就被制服,李春秋告诉他,就算是自己死了,组织上也还会有其他人来找他,现在他们别无选择。

李春秋不知道何时上级让自己离开,他感觉愧对家人,于是特意给儿子请了假,还让在医院工作的妻子姚兰请假出来一家人一起吃饭。李春秋谎称自己要升职加薪,所以请家人吃顿大餐,不过升职之后要经常出差了,他之所以这样说,就是为了让家人不要起疑心。吃过饭之后,姚兰会医院加班,李春秋带着儿子李唐回了家。

哈尔滨特别市公安总局治安科副科长丁战国和李春秋是邻居,丁占国的女儿丁美兮和李唐也是同学,丁占国因为加班回家晚,导致丁美兮放学后无法进家,只能在外面冻着,还好李春秋回来了,带她先回了自己家。

晚上李春秋照顾儿子李唐睡觉之后,突然接到了一个神秘电话,对方告诉他在29天之后的除夕夜离开哈尔滨,而且还提醒他以后他儿子睡觉时就不要关掉房间的灯了。李春秋很清楚自己已经被人监视了,顿时他感到非常惶恐。

第二天,尹秋萍就出了事,有人想要杀她灭口,可惜没能成功,身受重伤的尹秋萍被送进医院抢救,这件事惊动了哈尔滨特别市公安总局副局长兼侦察科科长高阳,他决定暂时把丁战国调到侦查科专门调查此案,恰好医治尹秋萍的是李春秋,他听到了高阳和丁战国的对话,他们发现了尹秋萍的手指被烟熏黄了,断定她烟瘾很大,经验丰富的丁战国找到了尹秋萍包里的香烟和洋火,他发现洋火的商标已经被撕掉,由此他断定尹秋萍是不希望别人知道她曾去过哪里,而这种洋火只有各大酒楼和浴室有出售,李春秋知道很快丁战国就会查到鼎丰酒楼,所以他决定立刻除掉酒楼的那个服务员,因为他曾看到自己和尹秋萍在那里见面。

于是李春秋急忙赶去了酒楼,但是刚走到门口,酒楼里就发生了爆炸,他看到了那个被炸伤的服务员,不明所以的他赶紧离开了现场,他知道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操纵这一切,那个人也许就是晚上给自己打神秘电话的人,可是为什么他要置尹秋萍于死地呢,李春秋心中有很多谜团,他不知道上面又要有什么大行动,到底要达到怎样的目的。

丁战国的人在现场抓到了可疑分子,经过审问得知那人是特务,是他没有见过面的上级命令他在酒楼放置炸弹。丁战国有丰富的审讯经验,他派人搜查了特务的家,找到了那人和心爱女孩的合影,他告诉特务,他所做的事情坑害了那个好姑娘,他的同伴绝不会轻易放过那个女孩。特务思考之后决定与公安合作,一天晚上,他向丁战国报信,告诉他医院将会发生爆炸,而且这次的威力绝不亚于酒楼的那次爆炸。

保密局长春站站长向庆寿给各个站长开会,现在哈尔滨局势紧张,要他们一定要多用心。他的秘书金秘书是公安局派来的卧底,他在秘书室窃听到了向庆寿的话,他得知在公安局内部有特务卧底,于是赶紧把消息传递给高阳。(剧情吧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面具第2集剧情介绍(2018祖峰侯勇版)

李春秋舍身犯险拆炸弹 尹秋萍顽固不化拒绝配合

得知消息的丁战国立即召集同事开会进行行动部署,他告诉大家嫌疑人的明显特征是走路时外八字,让大家一定要密切注意有此特征的人,不要暴露身份。会议结束后,高阳告诉丁战国从现在起所有的行动以及机密时间只能由他们二人知晓,公安局内部有卧底,他命令丁战国不论采取什么办法,都不要让身边这颗定时炸弹爆炸。

丁战国在医院安排了很多看守尹秋萍,随后他也来到了医院,却在尹秋萍的病房碰到了方医生和李春秋,他有些意外,不知道为何李春秋会在这里。李春秋是借着给姚兰送饭的机会,特意来见尹秋萍的。

李春秋知道丁战国在医院安排了这么多人,一定是有大事发生,他一路追问,但是丁战国丝毫不透露消息,他只告诉李春秋让他带着姚兰赶紧离开医院回家,李春秋告诉丁战国姚兰出去采血了,根本不在医院。李春秋赖在丁战国身边不走,因为他知道一会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他必须在现场。

李春秋和丁战国在医院大厅门口站着,他们观察着周围的人,但是目的却不一样。这时刚好姚兰从外面采血回来,李春秋刚要过去却被身边的丁战国拦住,此时他看到了自己的同伴,于是故意绊倒一个人,引起同伴的注意,同伴收到李春秋的提示,按下炸弹的开关,然后开口喊打“有炸弹”,引起一阵恐慌,大家都慌忙逃窜。

姚兰被人群撞倒,李春秋看到竟然没有前去搀扶,而是选择了去拆除炸弹,很快炸弹就被他拆除,危险解除了。随后丁战国回局里向高阳汇报情况,但是高阳询问他李春秋是否在其身边时,丁战国告诉高阳此时李春秋并不在自己身边,他回想起在医院发生的事情,隐约对李春秋产生怀疑,他担心是有人故意制造混乱,混淆他们的视线,其实特务是想在公安局的人离开医院再动手,他担心尹秋萍遭到意外,于是赶紧带人赶去了医院。

丁战国赶到医院,发现尹秋萍安然无恙,也便放了心,但他目前还不知道尹秋萍咳出李春秋戒指的事情。

李春秋一直在暗中观察,他看到丁战国来了主动上前打招呼,丁战国对他产生怀疑,毕竟一个医生怎么会干碎利落拆除炸弹,怎么会在经历生死之后依然如此淡定,李春秋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他告诉丁战国,自己是从局里培训时发的手册上看到有关炸弹拆解的方法,现学现卖的,但是他的解释依旧没能消除丁战国的疑心。此时刚好姚兰过来,因为刚才摔倒她有些轻微的擦伤,姚兰现在很生气,因为李春秋明明看到自己跌倒却无动于衷,竟然转身去拆炸弹,李春秋告诉姚兰如果当初自己不去拆炸弹,炸弹爆炸李唐就成了孤儿,姚兰想到儿子,这才明白了李春秋的苦心,她原谅了李春秋。

李春秋三番五次想要接近尹秋萍主要是为了拿回自己的戒指,他在尹秋萍的病房和她使眼色,李春秋得知尹秋萍吃下了戒指,现在吐了出来,他偷偷进入到护士的办公室找到了戒指,他拿走了戒指,并用另一枚戒指替换,这样就算是丁战国知道也不会产生怀疑。

下午,李唐的学校要召开家长会,李春秋本是要去参加家长会,但是却被人带到一个神秘的地方与保密局哈尔滨新任站长魏一平见了面,他们说起了当年的那次刺杀行动,在那次行动中李春秋的恩施赵秉义被害身亡,李春秋看到了凶手的背影,穿着立领大衣,他是个高手,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人,而且做到滴血不沾,很厉害。李春秋之所以做法医,就是为了找到凶手,这么多年每一个受刀伤的人他都会亲自去看,就是为了找到当年杀害赵秉义的人,但是那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一样,从那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丁战国因为想要等到尹秋萍开口说话后进行询问,因为医生说下午就可以,所以他没能去参加女儿的家长会,可是已经到了晚上,方医生却告诉他今天无法询问让他们明天再进行,还说起了尹秋萍吐出戒指的事情,丁战国觉得事有蹊跷,便让护士带着自己去置物室查看戒指。

因为丁战国和李春秋没能去参加家长会,惹得老师很不满,他罚李唐和丁美兮打扫卫生一周,而且还把李唐调到了最后一排坐着。姚兰知道了李春秋没有去开家长会的事情,她很生气,认为李春秋这是言而无信的行为。李春秋只告诉姚兰因为局里有事不得已才没能去参加家长会,并保证下次不会了。

尹秋萍的情况稳定后丁战国对她进行了审问,尹秋萍回想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看到了凶手的样貌,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孟令喜,但是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孟令喜打断了喉管无法说话。丁战国希望尹秋萍能够认清形式,坦白从宽,但是尹秋萍并不为所动。

李春秋去找孟令喜,要带着他出一趟远门,就在孟令喜去屋里拿大衣的时候,李春秋看到了墙上的举报电话号码,他知道孟令喜可能要叛变,可是他刚反应过来,就被孟令喜勒住了脖子。(剧情吧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面具第3集剧情介绍(2018祖峰侯勇版)

李春秋险些暴露身份 尹秋萍拒绝配合选择自杀

李春秋和孟令喜打斗过程中,孟令喜的头撞到酒缸上晕了过去,李春秋将其捆绑起来放在车的后备箱里打算带着他一起去木兰县。医院里,尹秋萍示意护士自己要小便,趁着丁战国离开的时间,她用手中的钢笔挑断了自己的动脉,事后丁战国发现她情况不对,掀开被子发现血迹已经浸染了床铺,他赶紧叫来医生让其对尹秋萍进行抢救,还好发现及时,尹秋萍被抢救过来,丁战国知道审问暂时无法进行,只好先回局里。

李春秋开车半路上遇到了哨卡,他因为走神险些撞到了士兵。执勤的杨排长检查了他的这件,确实是公安局的法医,但是却发现这辆车并未在车管所备案,所以杨排长让其下车对他进行搜身检查,就在他们要检查后备箱的时候,李春秋不淡定了,他与士兵发生了冲突,阻止他们检查,杨排长一气之下用枪对着李春秋的脑袋,就在他们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丁战国及时赶到,他从中解释,化解了这场误会。

之后,丁战国借口要去尹秋萍曾经待过的宾县进行调查,和李春秋坐上了一辆车。半路上,孟令喜苏醒了,他发出了声响,丁战国听到了响声但并未多问,李春秋担心他起疑,赶紧转移话题,询问丁战国为何没有在医院审问尹秋萍,李春秋这才知道尹秋萍试图自杀却并未成功。

因为李春秋从局里借来的车是组装车,半路上车除了问题,轮胎被扎,丁战国要从后备箱拿工具换轮胎,李春秋担心他发现孟令喜,所以百般阻挠,就在丁战国就要打开后备箱的一瞬间李春秋打飞了他的帽子,趁着丁战国拿帽子的时候他赶紧从后备箱拿出了工具,为了让丁战国上车,他假装用工具箱砸伤了他的手,伤口不能被冻着,丁战国这才赶紧上了车,李春秋换好了车胎,将丁战国送到了宾县公安局之后自己赶紧去往了木兰县。

李春秋打算把孟令喜扔在半路,不了他打开后备箱发现孟令喜已经苏醒,两个人发生了激烈地打斗,李春秋不敌孟令喜险些被他掐死,幸好魏一平及时赶到一枪打死了孟令喜,李春秋的脸上沾满了血迹他将擦拭过面部的围巾扔在了地上,却被魏一平责备,因为围巾一旦被共党发现那么李春秋只有死路一条,魏一平没想到李春秋竟然如此优柔寡断,心肠太软,在他发现孟令喜叛党的时候就应该第一时间解决掉他,而不是用这种方式,还险些将自己暴露。李春秋不知道孟令喜为何要背叛党国,也没有猜到曾经战功赫赫的他竟然会被自己人打死,死在荒郊野外。因为还要回宾县接丁战国,他不能耽误,赶紧赶了回去,现场留给魏一平处理。

李春秋接到丁战国,半路上丁战国发现了他脖子上的伤,李春秋谎称是姚兰发脾气挠的,丁战国信以为真没有多想。

因为上次他们两个人没能去学校参加家长会,所以他们打算请陈老师吃饭赔礼道歉,陈老师摆出一副自己高高在上的架子,丁战国和李春秋也没有在意,好声好气伺候着他。

丁战国回到家看着自己手上的伤,觉得今天李春秋的举动有些异样,他连忙给杨排长打了电话询问今天和李春秋发生冲突的原因,然后又联系了木兰县公安局,却意外得知方局长不在。他觉得事情有问题,连夜赶去了局里找郝队长要来了今天李春秋开的那辆车的要是,打开后备箱之后发现里面特别干净,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之后他去找了高阳,他打算给敌人设一个圈套让其自己钻进去。第二天,丁战国故意找来了李春秋和助手小李,他打算拼出酒楼爆炸前一天赊过账的人,因为赊账是要留下姓名的,这样顺藤摸瓜他就能查到和尹秋萍街头的那个人。但是账本已经被炸成了碎片,所以他必须要拼凑出来,由于人手有限,所以让小李留下来帮忙,李春秋见状也想要留下帮忙,却被丁战国拒绝,回到办公室的李春秋尽可能回忆与尹秋萍见面那天看到自己的人,担心丁战国会先自己一步找到他们,那样自己就暴露无疑了。(剧情吧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面具第4集剧情介绍(2018祖峰侯勇版)

丁战国和李春秋展开较量 李春秋想要离开哈尔滨

丁战国等人查到了赊账账单上的梁福,得知消息后他派人前去带人,自己则和李春秋下起了棋,顺便把查到梁福的消息告诉给他,李春秋若有所思,以至于下棋都心不在焉,他知道一旦梁福说出自己,那自己就会彻底暴露,为了安全,他必须要马上去车站赶最后一班火车离开哈尔滨。可是一旦自己匆忙离开也同样会暴露,所以他决定再观察一下情况。

梁福被带到公安局问话,李春秋悄悄来到了审讯室外面偷听情况,他听到了梁福的描述,很显然自己当天与尹秋萍见面时的穿着确实如梁福所说,他准备离开,却被丁战国突然叫住,李春秋谎称自己要去刘福居买酱肘子,于是丁战国便让他帮自己捎回来两个,随后他便派人跟踪李春秋。原本他以为李春秋会逃跑,没想到他竟然又回来了。路上,李春秋仔细回忆了与尹秋萍见面当天的情况,他发现梁福说的话有不实之处,他断定这其中必然有诈,所以才又返回了公安局。

回到公安局的李春秋来到审讯室找丁战国,他看到了梁福,也看到了根据梁福的描述警方画出的画像,他竟然公开表明画像上的人跟自己很像,此时丁战国过来,李春秋把酱肘子交给他,声称自己这两天跟姚兰总是吵架,所以要去医院给她送酱肘子。

其实离开审讯室之后,李春秋来到了停尸房,他竟然发现了尹秋萍的尸体,回想当初丁战国曾经当着自己的面说尹秋萍已经被抢救过来,可是现在尹秋萍的尸体就摆在眼前,他明白丁战国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了。

丁战国没想到李春秋竟然会不按套路出牌重新返回公安局,他怀疑是因为手下的人跟踪是漏出了马脚,让丁春秋发现了破绽,但前去跟踪的人告诉他一路上李春秋都没有回头,不会发现自己。

李春秋从停尸房出来后去医院找了姚兰,他想要带着姚兰离开哈尔滨,但是毕竟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姚兰并不想离开,因为她有手术所以并没有跟李春秋多说就进了手术室。

李春秋此时才明白为什么孟令喜会不顾一切杀死尹秋萍和自己,其实他是想要摆脱这种颠沛流离让人窒息的生活,想要安安静静过生活。

木兰县的方杰方局长得知丁战国联系过自己,回到局里便立即给他回了电话,丁战国向他询问了李春秋昨天到达木兰县公安局的时间,但他无意中却得知了方杰在处理一起交通事故,死者是个猎户,由于被重型卡车碾压面目全非,而且到目前还没有查到此人的身份,丁战国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并不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他知道事发的地点正是李春秋去往木兰县的必经之处,那条路上有很多煤渣,如果死者的鞋底没有煤渣那就证明他是死在别处而后被抛尸的,为了调查清楚情况丁战国让方杰带着猎户的尸体来到哈尔滨,但并未让他直接到公安局而是先去了市二院找医生验尸。医生检查尸体后认为就是由于卡车碾压导致死者死亡,丁战国见状决定带尸体回公安局让李春秋检查,事先他叮嘱方杰不要告诉李春秋他们去过市二院。

李春秋检查了尸体,他说出了自己的判断,并未隐藏。尸体的情况大概明了,丁战国和李春秋都发现了猎户的衣服,死者的袜子上绣着“平平安安”的字样,丁战国还发现了死者随身携带的烟杆、烟草还有荷包。李春秋知道丁战国一定会由此查起,所以他必须要比丁战国早一步找到死者孟令喜的家人,因为他并不知道孟令喜是否跟家人提起过自己,接下来这两人开始了自己的调查之路。

丁战国从烟草入手,李春秋从荷包入手,最后是李春秋先找到了孟令喜的妻子喜儿,他告诉喜儿孟令喜杀了人,而且给死人换上了自己的衣服,让大家误认为死的是他,现在孟令喜为了躲避公安局的追查已经躲到了山里,李春秋知道喜儿有哮喘病,而且几天前孟令喜曾带她看过病,所以他跟喜儿说了这个情况,取得了喜儿的信任,临走前给了喜儿一笔钱,还特意叮嘱她一旦家里有人来询问,就装出很伤心的样子,再问其他的情况就说不知道。

丁战国根据线索找到了喜儿家,他先见到的是喜儿残疾的母亲,随后喜儿回到家,丁战国向其说明了孟令喜的情况,但是交流过程中他发现喜儿似乎有所隐瞒,回到局里,丁战国向高阳汇报了情况,他断定有人先他一步找到了喜儿,所以喜儿才对自己有所隐瞒。(剧情吧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面具第5集剧情介绍(2018祖峰侯勇版)

丁战国险些被特务杀害 李春秋冒险营救丁战国

李春秋的同伙陈彬身份暴露,和机床厂的纠察队发生了枪战,身受枪伤的他不敢去医院,只能到李春秋家,还险些被李春秋当成蟊贼处理。李春秋帮他取出子弹,伤口刚包扎好,姚兰就带着李唐和要家访的陈老师回了家,情况紧急下,李春秋为了不暴露两人的身份,只好动手划伤了陈彬的手臂,谎称他是因为擦玻璃时不小心打碎了玻璃划伤了手臂。处理完伤口,李春秋借口送客人顺便买下酒菜带着陈彬离开了家,但是他将从陈彬身体中取出的子弹装入口袋时,陈老师通过他家的玻璃反光看到了他这一举动。

晚上,姚兰因为李春秋随便带别人回家疗伤的事情和他发生了争执,因为李唐看到血受到了惊吓,好久才平复下来。之后,李春秋睡不着就去了书房,刚打开灯就赶紧关上,他清楚地察觉到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现在他必须要时刻准备着离开哈尔滨,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

第二天,魏一平约见了李春秋,李春秋将丁战国怀疑试探自己的事情做了汇报,为了能让李春秋继续潜伏,魏一平决定制造一场意外除掉丁战国。

公安局内部出了奸细,所以高阳决定对所有人都进行一次调查,他让每个人都填写了个人履历表,李春秋由此察觉到是公安局内部出了问题,被怀疑的并不只是自己一个人,由此看来,怀疑自己不过是丁战国的个人行为,而且魏一平向自己透露会对丁战国采取行动,至于结果怎样,只能等待了。

马上就到了丁战国妻子的忌日,他准备带着女儿去扫墓,特地从局里借了一辆车,在食堂吃饭时,李春秋听到了这个消息,于是他趁着买酒的机会用商家的电话联系魏一平,就在电话拨通的那一刻,有两个孩子进来,李春秋看着眼前的孩子想到了李唐和丁美兮,顿时他心软了,放弃了给魏一平提供丁战国行踪的消息。

但是,李春秋却没料到陈彬早就派人暗中监视丁战国,他们已经清楚了解了丁战国前往西山公墓的路线,准备在路上动手。陈彬在行动前特意给李春秋打了电话,目的就是告诉他待在办公室不要出去,这样就可以有不在场的证据,李春秋并不想让丁战国出意外,面对威胁自己生命的人,他想到的是孩子,只有7岁的丁美兮如果失去了父亲,就成为了孤儿,自从李春秋当上了父亲,他的心肠变得很软,他想到组织丁战国,但没有想到丁战国已经出发了,更让他意料之外的事情是,李唐也和他们在一起,因为扫完墓,丁战国要带着丁美兮滑冰,李唐也很想玩所以愣是上了丁战国的车。

陈老师因为李唐没有请假就跟着丁战国离开学校的事情很不满,他联系了姚兰,姚兰得知情况后便向李春秋询问,李春秋知道自己必须要出面了,否则自己的孩子也会有危险。于是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陈彬准备动手的地点。原来他们利用别的车挡住丁战国的去路,然后在路边的陡坡上摆好了圆木,只要绳子一断,圆木就会全部滚落下来,全部砸中丁战国的车。

幸好李春秋及时赶到,他眼看着绳子就要被香烧断,竟然用手拽住了绳子,这一次刺杀丁战国的行动失败了。

不过接下来魏一平也并没有闲着,既然丁战国没有那么容易死,那他就给他制造些麻烦,这样一来丁战国的心思也不一直放在李春秋身上了。

于是,陈彬决定炸仓库,可是没想到炸弹竟然没有爆炸,自己还被工人发现了,不得已他只好杀掉工人赶紧逃走。

魏一平知道现在哈尔滨药品紧缺,而且有一批抗生素正在运往哈尔滨的途中,他计划找到药品后立即销毁,然后在哈尔滨制造一场传染病,他所发的电报被高阳截获,他命令工作人员尽快破译。(剧情吧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面具第6集剧情介绍(2018祖峰侯勇版)

魏一平决定炸毁医药仓库 李春秋主动请缨完成任务

陈彬回到家,看到妻子在家,他的妻子在铁路工作,他发现制服不在了,就知道妻子已经辞职了,在他逼问下妻子说明了真相,她已经换了一份挣钱多的工作,因为她不想让陈彬再出去做一些危险的事情了,但是陈彬很生气,他不想成为一个只靠女人养的废物,虽然是这样,他也看出了妻子跟着自己的决心,也知道她也是为自己好,心中也很感动。

魏一平知道李春秋送孩子上学的时间,他特意到学校门口等着,他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告诉他昨晚陈彬行动失败的事情,让他时刻监视丁战国的侦查动向以便及时让他汇报。

丁战国带着李春秋勘察了现场,李春秋根据现场的打斗痕迹和血迹真实还原了现场,丁战国发现了炸弹中的雷管,果然要从中查起,经过化验科的检查,他们确定雷管中的原来是从肥皂中提炼的,由此他们也查到有一批运输到哈尔滨的雷管被发现,而且已经被缴获,运输人员发生意外也在死在了爆炸中,现在他们决定从肥皂厂查起,能够直接接触到甘油的人有很大的嫌疑,或许跟特务有过正面接触,这样顺藤摸瓜有助于他们查到线索。

魏一平在上午九点钟给法医科去了电话,他提前告知李春秋,如果他不在办公室就证明丁战国的侦查方向在他们的掌控中,李春秋计算好了时间,故意在九点钟之前出去打水,魏一平确认了消息,便立即通知了在化工厂工作的人,以其父亲生病为由让他赶紧离开。当丁战国他们来到化工厂的时候人早就不见了踪影,但是丁战国留个心眼,他在离开之前故意让手下的同事去法医科监视李春秋的动向,看他是否会离开或者打电话给外界通风报信,可是李春秋并无任何异常举动,这让丁战国很疑惑,侦查陷入了困境。

魏一平找来了李春秋,他查询过李春秋过去的资料,他知道李春秋曾经取得过很好的爆破成绩,所以他向其询问了有关炸弹雷管改造的方法,并且让李春秋尽快找到哈尔滨医药总仓库中抗生素药品的放置位置,李春秋将改造方法写下留给魏一平便离开去完成下一个任务。

陈彬联系会制造炸弹的高升,但他并不知道此人已经成为了丁战国的线人,他们在电话中一点约在尼古拉大教堂见面,高升立即通知了丁战国,丁战国第一时间布置了行动计划,他们早早埋伏在教堂外面,却迟迟等不到目标出现。其实,陈彬早就化妆成黄包车夫带着高升去了别的地方,因为上次医院的爆炸事件,陈彬险些被发现,他知道只有高升一个人知道自己的行动,难免怀疑他,他用枪逼问高升是否对别人透露过消息,高升虽然胆小怕事,这一次并没有说出实情,他死不承认,因为他清楚一旦自己承认肯定活不了,不承认的话还有一丝活着的机会,果然他蒙混过关,陈彬告诉他这不过是一次考验,也是上峰的意思,他让高升按照单子上的步骤制作炸弹,高升不敢不服从他的命令,更何况自己的女朋友也在他们的掌控中,一旦出现意外,那女朋友就没命了,他很清楚陈彬等人的手段,所以只好乖乖听话。

丁战国发现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对方还没有出现,他就猜测到特务没有完全相信他们的线人,应该在中途改变了见面地点,无奈他们只好先收队回公安局。

李春秋在他们离开之后去了市医院,他以自己生病需要青霉素为由找到了方医生,从方医生口中他得知最近抗生素类药品紧缺,不过医药公司已经到货了,正在准备分配,不过要是领取药品需要一系列的手续,相当繁琐。李春秋离开医院后去了医药公司仓库外面查看情况,围墙加高,里面还有两条大狼狗,不过看守的共军人员并不多,只有几个,他立即将这些情况汇报给魏一平。与此同时他也得知了魏一平的计划,魏一平已经派人做好了炸弹,他检查过没有问题,但是魏一平决定强攻,因为仓库的位置在郊区,强攻来看还是有成功的希望,李春秋认为这样不妥当,强攻需要人手,如果在召集人手的环节出了问题,那很快就会暴露他们的行动目的,所以李春秋提议自己一个人来完成这次的任务,魏一平认为现在李春秋是丁战国的监视目标,他行动会暴露自己,可是李春秋却认为越危险的人才是越安全的,所以他坚持要自己行动,魏一平认为他所言有理,同意了他的想法。

丁战国给高升打了一下午电话,终于联系上了他,高升很害怕,他把陈彬所在地告诉给丁战国,让其务必派人去抓捕他,刚才自己就险些死在他的手中。(剧情吧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面具第7集剧情介绍(2018祖峰侯勇版)

仓库被炸李春秋被方医生怀疑 线人偷听陈彬和上级对话遭到惩罚

丁战国根据线人提供的消息立即派人前去查看情况,不顾他并不打算抓人,只是要对他进行严密监视,主要目标是他的上级。李春秋拿着炸药回家的路上碰到了出门的丁战国,丁战国闻到了他身上异样的味道,以为是蒜味,李春秋便谎称自己刚才买了很多蒜。

丁战国离开家去了线人家中,他向其询问了今天下午和陈彬见面的情况,线人如实回答,并强调因为雷管中加了黄磷,会有很大的蒜味,而且隔着衣服都能闻到,丁战国想到了李春秋,他的衣服上就有很大的蒜味,他猜测李春秋可能要去执行这次的爆炸任务。

线人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危,他求着丁战国能够让自己离开哈尔滨,但是丁战国告诉他他的任务还未完成,他需要帮助自己找到他们的上级还有藏在公安局的内鬼,所以暂时他不可能离开哈尔滨,线人实在是忍受不了双方带给自己的压力,他每天依靠吃大量的药物才能睡着,这种生活十分煎熬,面对线人的哀求,丁战国能做的也只能是安慰,只有抓住了他的上级,线人才能彻底安全。线人情急之下,竟然想要用到杀死丁战国,可惜他根本不是丁战国的对手,很快就被制服。

丁战国来到李春秋家,但是李春秋并不在家,从他妻子姚兰口中得知李春秋去找车队的郝师傅喝酒了,丁战国知道此事必有蹊跷,他回到家立即联系了郝师傅,没想到李春秋竟然真的和他在一起喝酒。其实,李春秋在来到郝师傅这里之前就已经放置好了炸药。

第二天,丁战国就去勘察了现场,很奇怪的是炸弹爆炸,动静很大,但是破坏力并不大,而且也只有一个仓库管理员受伤,正所谓“雷声大,雨点小”。而且,根据仓库管理员汇报的情况,他曾发现一辆报废的叉车被移动了位置,很显然放置炸药的人正是为了减少炸弹的威力才挪走叉车,但他们目前并不清楚此人为何要这样做。高阳让丁春秋放出风去,对外界表明这次爆炸致使仓库药品毁坏极多,部队正准备送来第二批药品,这样做也是为了迷惑外面的特务,还有防止他们进行第二次爆炸的行动。

受伤的仓库管理员被送至市医院治疗,他的耳朵被炸掉了一个,不过根据他的描述,让方医生回忆起曾经李春秋来医院,自己曾告诉过他抗生素药片所在的位置,这引起了他的怀疑。

再加上姚兰听到的消息,是有人喂看守的大狼狗吃了被注射了药物的包子,让它们睡了过去,这加重了方医生的怀疑,他想到自己曾经提醒过李春秋仓库里有狗,他觉得此事很有可能与李春秋有关系。

李春秋送孩子上学的路上遇见了乔装打扮的魏一平,他知道该来的总会来,以为是魏一平发现了破绽,但是出乎意料,魏一平得到的消息竟然是仓库里的药品损失极为惨重,李春秋想不出是谁帮自己圆了这个谎,但他知道公安局里除了自己应该还有其他的特务。

陈彬找来了高升继续做炸药,没想到魏一平竟然来突击检查,不过他并没有与线人正面接触,陈彬将其带到了另一个卧室,不过线人留了个心眼,他在陈彬关门时故意用手挡住门然后待其进到另一个卧室之后悄悄出来在门外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原本他做的不露痕迹,但是没想到自己临走时的一句话竟然暴露了自己刚才的行为,他想要抽烟却发现口袋里的烟没有了,陈彬便给了他一盒,线人询问他为何戒烟了还会有烟,陈彬听到他的话确定自己并未对他说过而是在刚才对魏一平说自己戒烟了,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听到了刚才二人的对话,便逼问他听到了什么内容。之后,为了警告线人,陈彬竟然割伤了他的手指,受伤的线人沿途找到了一个小诊所逼着医生给自己治疗。

方医生怀疑李春秋的身份,竟然对其开始了跟踪,却被李春秋发现,自己跟丢了人也就只好放弃直接回医院了。李春秋没想到方医生会跟踪自己,从他跟踪的方式和技巧上来看,他根本没有受到过专业的训练,此时李春秋开始怀疑方医生的真实身份,而且昨晚郝师傅突然提起了自己开过的那辆车的事情,难道是自己的哪些行为露出了破绽,一切都是迷,李春秋不知道自己的背后究竟有多少双眼睛。(剧情吧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面具第8集剧情介绍(2018祖峰侯勇版)

李春秋无意中发现妻子出轨 车队郝师傅离奇死亡

李春秋没想到方医生会跟踪自己,他现在不想坐以待毙,他想要开门见山找方医生谈一次,于是他往方医生的办公室打电话确认他在办公室之后便去了医院,在他来到这里之前,一直暗恋方医生的小孙护士想要约他一起去看电影,却被方医生婉拒。等李春秋来到方医生办公室,他根据椅子和茶杯中的水温断定他刚刚离开不久,于是便去其他的房间找他,没想到却发现妻子姚兰竟然和方医生有私情,两个人的对话被他听到,而且姚兰竟然有要跟方医生私奔的念头,,李春秋忍无可忍,他拿起一把手术刀想要杀了这对奸夫淫妇,就在要动手的时候,被及时出现的丁战国拦住,丁战国早就发现了端倪,为了李春秋的家庭,为了李唐,他希望李春秋能够保持冷静,虽然他能够理解李春秋的心情,但是现在发生了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车队的郝师傅竟然死在了公安局的大院里,丁战国带着李春秋去给郝师傅验尸后便去高阳的办公室汇报情况。

根据李春秋的检查情况,他断定郝师傅是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被熟人甚至可以说是朋友的人从正面一刀刺死,根据郝师傅的体格他不可能没有任何抵抗,但是他的身体上除了那刀毙命伤,再无其他伤痕,所以只有以上这一种解释,而且凶手是一个高手,下手的位置非常正,伤口很深。

李春秋根据郝师傅干净的鞋底判断车队值班室并非第一案发现场,因为从他的鞋面可以看出那不是一双新鞋,但是鞋底却异常干净,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凶手故意处理干净,目的就是为了掩盖第一杀人现场。李春秋在郝师傅的指甲中发现了一种颗粒,那是一种灌木,在公安局后院就有一些这样的灌木,所以第一案发现场很可能是在那里,也很有可能是在距离那里很近的屋子里。

郝师傅只不过是一个司机,却被一个高手杀害,高阳和丁战国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高阳分析很有可能是郝师傅看到了自己不该看的东西才遭到灭口,丁战国认为郝师傅被害肯定和那个潜伏的卧底有关系,所以他决定展开地毯式搜索。

李春秋回家的路上陷入了沉思,一天之内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自己被跟踪,亲如兄弟的郝师傅被杀害,相濡以沫的妻子出轨,但是回到家面对可爱的孩子,不管心里有多气愤,委屈都要忍着,他不想孩子知道他的母亲是那样一个女人。

当时李春秋在和丁战国争执时,他踢翻了办公室的架子,姚兰也知道自己和方医生的事情败露,她心事重重回到家里,李春秋看到她回家,便对孩子说自己晚上要加班匆忙离开了家,没有理会姚兰,姚兰也没有阻拦他离开,夫妻两人的关系出现裂痕,恐怕是无法挽回。

李春秋离开家之后去了丁战国家,其实姚兰和方医生的事情他早开始怀疑了,因为曾经医院爆炸那次,李春秋去学校开家长会,丁战国因为要审问尹秋萍所以一直在医院,他注意到了姚兰丝袜的变化,因为他第一次见姚兰的时候,丝袜的洞在左边,等姚兰从方医生办公室出来之后丝袜上的洞竟然到了右边。李春秋很生气,他没想到自己一直拿丁战国当朋友,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竟然闭口不提。但是站在丁战国的立场,他无法说出口,李春秋听完他的话,也表示理解他。

第二天丁战国来到了线人家中,他看到了线人受伤的手指,他知道现在高奇的情绪很不稳定,而且处境也有些危险,但是他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丁战国承诺他只要他弄清楚那个神秘男人的身份,他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以后也就不用再过这种提心吊胆的生活了。

早上李唐要上学,本来姚兰要去送他,结果李春秋却准时赶回家,因为李唐的眼睛看不清黑板,李春秋决定带他去医院检查,姚兰也只好跟着去了医院,在检查的时候,李春秋借口要去卫生间离开,姚兰知道马上就要到上班时间,她担心李春秋会去找方医生方黎算账,赶紧赶去办公室看情况,但是她担心的事情并未发生,因为方黎还没有来上班。李春秋去方黎的办公室不过是在他的电话里安装了窃听装置,然后找到丁战国帮忙,从他那里得到了侦查科监听办公室的钥匙,他为了不让丁战国蹚浑水,配了一把钥匙,然后趁机进入监听室,刚好他听到了姚兰和方黎的对话,他得知方黎想要跟自己谈判。

其实方黎并不是只有姚兰这一个女人,他在外面还有一个小情人,这次和姚兰的事情败露,

他选择回到小情人那里待一段时间。

李唐虽然还小,但是他能察觉到父母的变化,他认为是父亲李春秋要抛弃自己和妈妈了。(剧情吧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面具第9集剧情介绍(2018祖峰侯勇版)

方黎主动约李春秋谈判 李春秋对方黎产生杀心

因为父母的事情李唐在学校上课都不专心了,上课走神被陈老师发现,被狠狠批评了一通,还被罚到教室外面反省。

方黎是个瘾君子,他的这个小情人也是个有夫之妇,抽大烟的时候还在担心小情人的丈夫是否会回家。方黎情人的丈夫去佳木斯运木头了,因为公路被炸所以又一次出差,而公路正是被国民党特务炸毁的,方黎想起了李春秋的异常举动,他怀疑李春秋很有可能国民党的人,所以他打算从利用此事威胁李春秋,并主动约他见面谈判。

方黎想勒索李春秋两根金条,并用药品仓库爆炸案威胁他,他声称自己有证据证明他与那起爆炸案有关。但是方黎万万没想到自己反倒被将了一军,心思缜密善于观察的李春秋根据平日里对方黎的观察,他断定方黎是个瘾君子,方黎没想到李春秋会有自己的把柄,而且李春秋会把自己看的很透彻,而且知道自己是因为要抽大烟才会勾引有夫之妇,但是这丝毫不会影响他要钱的目的。很快,两个人约好在了下午在汇丰银行的贵宾室见面,因为那里有警卫,方黎觉得会有安全感,他担心李春秋会杀自己灭口。

李春秋很好奇方黎到底掌握了什么不利于自己的证据,他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呐喊让自己除掉这个人渣,所以他在和方黎分开之后就去工具店买了一把匕首。李春秋从商店里出来,竟然遇到了前来找自己的喜儿,她的母亲现在瘫痪在床,孟令喜不在家,家里没有了主心骨,喜儿现在很无助,而且很缺钱,自己的身体也很虚弱,李春秋答应会帮她找到孟令喜,但是需要一段时间,分开之前,李春秋给了喜儿一笔钱,让她先拿着补贴家用,当喜儿转身离开的时候,李春秋动了杀心,但是他摸着刀却怎么都不忍心下手,最后还是让喜儿离开了。

李春秋准备好东西之后第一时间联系了方黎跟他确定见面时间,迫不及待离开哈尔滨的方黎决定立即见面,李春秋率先赶到了见面地点,他更换了贵宾室和卫生间指示牌的位置,事先躲在门后面准备趁机偷袭方黎,果然方黎上当,去了卫生间,就在李春秋掐住他脖子的那一刻,被人看到,他们被带到银行的治安室问话。李春秋想要私下解决这件事情,毕竟关系到自己的身份,他告诉工作人员自己和方黎是熟人,两人刚才不过是开个玩笑,但是他不敢保证方黎会不会狗急跳墙报警举报自己,还好方黎识相,没有戳穿他。

方黎告诉李春秋仓库爆炸前他从自己口中套出仓库的布局图,当他得知狗被肉包子蒙晕,就知道这事跟李春秋有关,他看着李春秋沉默不语的样子十分得意,没想到李春秋也有哑口无言的时候,他开始不断挑衅李春秋的底线,终于李春秋再也忍不住了,暴打了他一顿,因为此时李春秋知道方黎所谓的证据,不过是他的猜测,这些在丁战国和高阳那里根本站不住脚,对自己构不成威胁,所以他对方黎大打出手,无所顾忌。

方黎无法忍受,就去找丁战国报案,他把医药公司爆炸的事情和李春秋有关的事情告诉给丁战国,正如李春秋所料,方黎的话根本不会让丁战国轻易相信,因为李春秋有不在场的证人,方黎的话根本无法作为直接证据。

丁战国其实早就怀疑李春秋,但是出于长远考虑,他必须做出相信李春秋的样子,还劝方黎不要对外声张此事。此时李春秋也在接受治安科人员的询问,丁战国来到这里,表示此事就按照打架斗殴处理,还公开声明已经派人对方黎进行保护,李春秋由此判断丁战国一定从方黎那里得到了医药仓库爆炸跟自己有关的消息,所以现在不能轻举妄动。

事情还没有彻底结束,姚兰就跑到公安局,告诉李春秋李唐失踪一事,丁战国立即带人去学校进行调查,安排大家寻找孩子。李春秋和姚兰夫妇俩主动要了一辆车也出去寻找,哈尔滨的冬天很冷,到了晚上是会冻死人的,所以大家都很着急地在寻找。

在路上,李春秋怀中的刀掉了出来,姚兰知道了他今天和方黎见面的目的,她乞求李春秋不要杀人,因为她不想让孩子的父亲成为杀人犯。李春秋告诉姚兰是方黎主动约自己见面,还要两根金条作为他离开姚兰的要求,李春秋将方黎所有事情都告诉给了姚兰,因为他替姚兰不值,没想到姚兰会喜欢上这样一个人渣。

此时,迷路的李唐四处找人询问,但是他却怎么都找不到回家的路,在路边看到了电话亭,却无法拨通电话,饥寒交迫的他便蜷缩在电话亭睡着了。

方黎的事情传遍了整个市医院,小孙护士也知道了,但是她并没有责怪谁,还帮助方黎处理了伤口,方黎看到了小孙护士手上的戒指,便想到了李春秋手上的戒指,似乎与当时尹秋萍吐出来的戒指十分相像,于是他决定从戒指开始查起。(剧情吧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面具第10集剧情介绍(2018祖峰侯勇版)

方黎不顾一切决意毁掉李春秋 贪财如命的他不慎失足坠亡

李唐在电话亭中睡着,幸好被好心人看到报了警,丁战国得到线索后找到了他,得知消息的李春秋夫妇赶到丁战国所在位置接到了李唐,姚兰抱着李唐伤心痛哭,如果李唐失踪她也没有继续活下去的动力。李唐误以为是李春秋要抛弃他们母子,才伤心离家出走,姚兰告诉他不要胡思乱想,李春秋见到李唐,心中对姚兰的怨恨也减少了些许,他抱住了姚兰和李唐,李春秋没想到夫妻两个人事情竟然会给孩子造成这么大的伤害。

回到家,姚兰泣不成声,她愧对这个家庭,但她并不想毁掉这个家,不想让李唐成为单亲孩子,她恳求李春秋能够给自己一个改正的机会,她愿意和李春秋一起离开哈尔滨,但李春秋并未理会她。李春秋接到了魏一平的电话,魏一平约他第二天下午见面。

方黎被打,他咽不下这口气决定用尹秋萍吐出戒指一事毁掉李春秋,因为在他的印象里,李春秋的结婚戒指与尹秋萍吐出来的那枚极为相似,很大可能就是那枚戒指,所以他到档案室查询了关于尹秋萍的病情记录,上面明确记录她吐出过一枚戒指,这就是搞垮李春秋最有利的证据。

在查资料的过程中,方黎的烟瘾犯了,他忍无可忍只好先赊账联系了卖大烟的人,并保证会在三天后多付给对方三倍的钱,随后便立即拨通了公安局的电话,要给对方提供关于李春秋的线索,方黎说的话语无伦次,电话那头的人认为他是神经病将电话挂断。

第二天,方黎去医院上班,没想到姚兰竟然会光明正大拦住自己要跟自己谈一谈,两人去了办公室。姚兰开门见山,她希望方黎能够离开哈尔滨,离开自己,同时也戒掉大烟,但是方黎并不甘心,他知道只有彻底除掉李春秋自己才能安全,不然就算是离开哈尔滨,也无法安心生活。

姚兰离开办公室之后,方黎联系了丁战国,他约丁战国见面,跟他说尹秋萍吐出戒指的事情,但是他并不知道自己的电话已经被李春秋监听,得知情况的李春秋立刻动身出发想要阻止方黎,但是没想到丁战国留了一手。

丁战国在离开之前特意联系了高阳,让其想办法拖住李春秋,将要出门的李春秋被高阳拦住,他没有拒绝的理由,只能跟着高阳去了办公室。表面上,高阳在跟他讨论郝师傅遇害一事,实际上是在拖延时间。通过和高阳的对话,李春秋已经知道他是另有目的,并非只是和自己说些茶话,从高阳的眼睛里他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的结局,但是即便如此,他也要非常镇定,不能漏出丝毫破绽。

姚兰无意中听到了方黎跟别人打电话,她猜测方黎很有可能要伙同别人一起整治李春秋,于是她把方黎带到他们两人第一次约会的地方,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希望他能带着这些钱离开哈尔滨,但是方黎并不想就此善罢甘休,他要让李春秋滚出哈尔滨,然后逼他放弃姚兰。姚兰威胁方黎一旦卫生局知道他抽大烟的事情,那么哈尔滨的任何一家医院都不会容纳他。

不过,方黎并不畏惧她的恐吓,依旧收下了钱,但他告诉姚兰这只是医药费。姚兰追着他希望他能够亲口说出不再对付李春秋这样的话,没想到却被方黎一把推到,钱也撒了一地。此时方黎看清了姚兰的真面目,她对自己根本没有感情,和她的家庭相比,自己什么都不是,只不过是她的一条狗。方黎不顾及倒在雪地上的姚兰,只顾捡地上的钱,但没想到为了一张钱失足从楼顶上摔了下去。在咖啡厅等待方黎的丁战国发现他迟迟不来,便主动去了市医院找他,没想到刚进医院就发现了从楼顶跌落的方黎。

丁战国向高阳汇报了情况,李春秋也得知了消息,第一时间赶到医院看望姚兰,受到惊吓的姚兰浑身一直发抖,看到跑来的李春秋,抱着他嚎啕大哭。丁战国叫李春秋出来跟他说明了情况,现在方黎死了,李春秋安全了,近在咫尺的真相就这样消失了,但是李春秋并未从丁战国的言行中察觉到丝毫沮丧,他知道自己遇上了一个非常强大的对手,不过好在此刻自己是安全的。

孟令春的妻子喜儿去店里买米,但是店老板死活不肯赊账,也不肯低价卖给她,店老板一直对喜儿不怀好意,这次逮住机会强奸了她。

下午,李春秋如约到教堂与魏一平碰面,没想到魏一平竟然给了他一笔钱,因为他们跟踪喜儿的过程中,发现拥有菩萨心肠的李春秋总是乐善好施。这次见面魏一平让李春秋尽快找到老赵生前交给他的邮政局通讯录,上面记录了十年前执行暗杀计划的人员,其中活着的就只有李春秋了,一旦被共党发现这份名单,李春秋恐怕在劫难逃。

从教堂出来后,李春秋去了哈尔滨啤酒厂,他以调查居民居住情况为由查到了赵冬梅的相关信息,因为当年的那份名单藏在赵冬梅居住的房子里,想要拿到东西,就必须和赵冬梅熟络,这样才有机会进入到她的房间。(剧情吧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热血高校分集剧情介绍(1-12集)
下一篇:多名驴友太白山大爷海“野泳”引众怒 管理部门